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博硯「說」法》勞動局長遇襲背後的勞動問題

為了解決公部門勞動派遣問題,賴揆宣示要將派遣歸零。但制度不管怎麼變,唯一不變的就是政府不願意承擔雇主的責任。這樣的制度對勞動市場到底是好是壞,一望即知,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一名基層勞工闖入台北市勞動局長的辦公室,並持鋼筋條打傷了局長。多數台北市勞動局的同仁對這名加害人並不陌生,他是申訴大戶,勞動局對於他所提出的申訴檢舉,反應回覆也非常的迅速,只是結論一直無法達到他的要求,或者說,一勞永逸解決他的問題,於是他對雇主甚或是政府的怨氣全出在台北市勞動局上,而賴香伶局長就成了可憐的代罪羔羊。

加害人口中一而再、再而三提及的承攬問題是甚麼?

目前台灣勞動市場中非典型勞動人口為數眾多,典型的勞動是持續性的雇用關係,在這種持續性的雇用關係之外,有很多勞工拿的是定期性的契約或是部分工時的契約,也就是所謂的打工,另一種則是所謂的派遣。

派遣,比較繞口的定義是「派遣事業單位指派所僱用之勞工至要派單位,接受該要派單位指揮監督管理,提供勞務之行為」。也就是說,某個公司需要員工,但不自己雇用而是找一家人力公司來雇用,這些人力公司再雇用人力後派這家公司服務。派遣使得原本需要雇用人的公司得到更高的人力彈性,因為一旦不需要或是不想用,這些人也不是公司的問題。

典型的勞動是持續性的雇用關係,在這種持續性的雇用關係之外,有很多勞工拿的是定期性的契約或是部分工時的契約,也就是所謂的打工,另一種則是所謂的派遣。(圖為資料照,美聯社)

於是,派遣公司有如軍閥一般帶著一群人到處投靠。在法律關係上,將雇主應該要承擔的責任以要派公司或發包單位名義,轉嫁給派遣/承攬公司,如勞健保等。而這些派遣/承攬公司為獲致利潤,常常以定期契約或轉換雇主等中斷勞工年資、甚或剝削苛扣勞工所得。據報載更有多起例子違反《勞基法》有關工時、休假、職災、退休金等義務而侵害勞工權益等情事,但這些派遣/承攬公司卻由於主體的不同,勞動檢查機關再怎麼處罰都不會罰到要派公司。

依行政院主計處統計,去年國內的非典型勞動人口超過80萬人,其中派遣人數有62萬人之多,雖然上升速度減緩,但仍較前年上升,而公部門更是派遣制度的愛用者。這些公部門愛用的派遣公司也有多家被查獲有違反勞動法規,但被查獲又怎樣呢?儘管政府勞務採購契約都明文要求要保障員工的合法權益,然而,就算派遣公司被查獲違法,翌年派遣/承攬公司只要變更公司及負責人名稱又可再度投標,勞動檢查機關就算疲於奔命檢查,也完全無法遏止勞動市場惡化的情況。

今年為了解決公部門勞動派遣問題,賴揆宣示要將這些派遣歸零。不過,到底是怎樣歸零?我們現在又有了一個新的制度,稱之為「自然人承攬」,意即由一個勞工向公部門承攬該工作,責任由其自負。所承攬的內容從研究計劃到掃地工作都有可能,制度不管怎麼變,唯一不變的就是政府不願意承擔雇主的責任。說真的,這樣的制度對勞動市場到底是好是壞,一望即知,

何以政府就這麼不願意自己去雇用?除了在法制上受到員額管控外,也不能落入外界對於一個大政府的質疑。但政府在業務日漸增多的情況下又要減少人員雇用,最後就會變成一個說假話的遊戲。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