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hinac》《三月的獅子》-東京佃島的下町風情

十月的夏日午後,走在太陽跟微風穿過大樓縫隙打在身上,有點溫暖有點熱,但在《三月的獅子》作者羽海野千花老師的鋪陳下,隅田川這一岸的故事,總是冷冰總是空。

hinac

第一次從日比谷線的八丁堀出站。

會在這裡下車的遊客,多半是為了省去東京站遠到不見盡頭的轉乘而前往迪士尼的老手,因為從這轉京葉線快又方便。看著站外整齊的帷幕大樓,或許我是當天唯一一個不是為了這個目的下車的外地人,為的是踏進《三月的獅子》故事裡。

「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應是《三月的獅子》中最出色的部分。這部作品沒有落於俗套的公式,沒有過於強大或廢人主角還是美到不合邏輯的美少女,有的只是一個個描寫細膩,會哭會笑會煩惱的血肉之軀,而利用幾個場景巧妙轉換,古老與摩登的交互使用,讓故事在畫面上更有厚度。

「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是《三月的獅子》中最出色的部分。(圖:網路)

故事主角桐山零的「家」,更精確的說,他的「住處」,就在車站出來的不遠處。

十月的夏日午後,走在太陽跟微風穿過大樓縫隙打在身上,有點溫暖有點熱,但在作者羽海野千花老師的鋪陳下,隅田川這一岸的故事,總是冷冰總是空。

發現了零的家,大樓自是不可能進入的,那是河岸邊的其中一棟,不是太新,展露了零的個性與獨立生活下必須面對的經濟問題。桐山零一個人面對一切的勇氣,寄養時同輩給予的壓力,在將棋方陣中攻防的能力與友情,當然還有川本家給予的溫暖與愛心,零承受了這一切,然後活著。

學著零走到了河岸邊,靈岸島水位觀測所就在島頭一隅,這天天很藍,照著冰冷的、以金屬與水泥製成的建築。零跟他的無血緣姊姊-幸田香子的許多對手戲都在這裡,川本家那些不愉快的心情有些也留在了這一側。草叢中的不起眼水準點,看了令人莞爾,這裡是日本海拔高度測量的基準點,這裡的三角點有名稱,稱為「交無號」。交代表基準點(交叉),無號即是「零」之意,或許羽海野老師在取材、命名時,也把這個考量放進去也說不一定。

靈岸島水位觀測所與河邊步道,許多重要的劇情都在這裡發生。(圖:作者提供)

動畫中的靈岸島水位觀測所與河邊步道。(圖:網路)

交無號水準點,即是日本的「零」。(圖:作者提供)

再度走上故事中多次出現過的中央大橋,這一岸宛若立方體的超高層集合大橋,蔓延到了隅田川的那一側,先不說開發計畫與都市更新,這看起來就像是透過這座斜張橋傳染過去似的。

《三月的獅子》中,橋上以及兩邊的河岸,常常以空景入戲。這些看來訴說現代東京繁華的景色,在新房昭之監督的鋪陳下,常常是以淡彩或黑夜來表現,或許是為了凸顯東京的現代感與進步,又或者是以一種輕描淡寫的方式訴說著大城市中小人物的孤獨。

晴空塔在遠處可見清晰,遊船自河上開過,這是旅遊雜誌中常出現的老哏東京風情。彼岸成了此岸,沿著河堤走過,將高層集合住宅拋在身後,身邊的風景好似壯年變成老年一般,建築漸漸變矮,也漸漸變舊。但是,人也漸漸變多,穿著也逐漸不那麼拘謹,或者說「local」。

晴空塔與隅田川。(圖:作者提供)

跨過水門,那個在故事片頭曲也有出現過的小小住吉神社鳥居就在堤防邊矗立,兩旁盡是兩層樓高的獨棟住宅,巷弄僅勉強讓一台小車通過,跟河的那岸截然不同。我跟隨在一對情侶後參拜了神社,並從南邊的小徑離開。公寓、矮房、老人家,映入眼簾的是截然不同的風景,這裡是佃島,故事中川本家與三日月堂的所在。

佃島的住吉神社。(圖:作者提供)

朝著路頭走去,常常出現在故事中,擁有紅色扶手的佃小橋在我通過日之出湯ー另一個時常作為背景的公共澡堂後出現。這日是假日的午後,橋下的兩岸有著嬉鬧的兒童與悠閒釣魚的中年人們。我在橋上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一個玩瘋了的小女孩從另一端上橋然後撞上了我,看似她母親的人追上來道歉,令人想起了故事中活潑好動、口齒不清的川本桃與大姊明里。

在佃島的傳統駄菓子屋。(圖:作者提供)

佃島的休日,煞是悠閒。拐個彎繞到一旁的巷子內,那駄菓子屋就在路頭一角,兩個少女在店門口吃著東西,若是日向跟千穗,或許也會做一樣的事吧。

佃島的休日午後,跟《三月的獅子》故事一樣充滿著暖心又慵懶的味道。(圖:作者提供)

穿過了還有手壓給水幫浦的小巷,動畫二期片頭也有出現過的老店「佃煮天安」就在左手邊。雖然說三日月堂是虛構的,但在一期播映後,許多網友便以故事中的方位猜測這裡就是三日月堂的位置,當地區公所的旅遊簡介上也追認了這種說法。二期開播後,「佃煮天安」也以本來的面貌在故事中示人,古樸的味道,慵懶的氣氛,遠處的佃大橋將佃島與南邊的月島隔開,緊緊鎖在這種獨特的昭和味之中,和著甜鹹滋味的小菜,令人暖心不已。

佃煮是什麼呢?這是一種日本家庭中常有的烹飪法,而做成的這種甜鹹滋味的小菜,便是從江戶時代的佃島發源,進而傳至日本各地。我朝著店門口拍照,或許是突兀,一位穿著布衫的老伯停下腳步,「這裡的佃煮好吃喔!」的對著我說。我謝過他的同時,也兀自的在內心微笑了起來,這阿伯的率真,還真跟川本家的爺爺有幾分類似!

佃煮天安,故事中三日月堂的所在地。(圖:作者提供)

動畫中的三日月堂。(圖:網路)

斜陽逐漸落下,街道呈現金黃的同時,氣溫也回到了十月份該有的樣子。我打了個哆嗦,穿上外套,回頭望著這個擁有人味,令人內心暖暖的小社區。

這一刻,我明白了羽海野老師的苦心。孤獨的桐山零君啊,你實在有夠幸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