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東亞漫遊》味道的政治

食物的味道真是一件弔詭的事情,享用美食之前散發出來的香氣,酒足飯飽之後卻成為了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異味。更慘的是,本來是國族象徵的這些飲食,卻成為了用來貶低女性的用語,更讓人覺得難堪。很多時候,味道成為一種用來攻擊或貶低「他者」的工具,即使那些味道有時可能只是想像出來的。

何撒娜/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我最近參加了某場在韓國舉行的學術研討會,並發表了研究論文。在會議中,一如既往地見到了許多好久不見的老朋友,也認識了不少新朋友。跟其中一位新朋友閒聊時,她告訴我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她有一些外國朋友來到韓國旅行或居住,這些外國朋友說,當他們一抵達韓國的機場,就聞到空氣中有一股「濃濃的泡菜味道」。

我聽到這件事情時覺得很訝異、也覺得有點荒謬,韓國仁川機場多年來在全球機場評選中名列前茅,英國航空服務調查和諮詢機構Skytrax在2018年度全球機場評選結果中,仁川機場排名全球第二,僅次於新加坡樟宜機場。整體服務評價這麼好的大機場,我自己也曾多次經由這裡進出韓國,很難想像仁川機場的空氣中會瀰漫著一股「泡菜的味道」。即使是規模較小的金浦機場,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好像也不曾聞過這股傳說中的「泡菜味」。我很難確定是否因為我自己太熟悉這個環境,而沒聞到這股「異味」,但這讓我聯想起韓裔美籍作者洪又妮某本書中提到的某些情結。

泡菜情結

韓國國族代表食物泡菜的製作過程中會加入蒜泥、魚露等材料一起進行發酵,因此泡菜有股強烈的味道,而這常成為令韓國人自卑的「泡菜情結」。作者提到她認識一位在美國執業的韓國醫生,被護士們抱怨講話時有股難聞的味道,醫師太太嚇得把泡菜裡的大蒜份量減少,免得老公遭受到歧視。書中提到另一個有趣例子,2013年作者把自己在巴黎的公寓出租給一位年輕的日本女學生,這位不會說法語的日本新房客在看房子時,通過翻譯抱怨冰箱裡有難聞的泡菜味。洪又妮回答自己對泡菜裡的某些成分過敏,因此從來不曾在冰箱裡放泡菜;這位日本女生聞到的,是法國起司的味道。作者沒提到這場日韓泡菜攻防戰的結果如何,我猜大概是因為法國起司的味道比韓國泡菜「高級」而落幕。

韓國國族代表食物泡菜的製作過程中會加入蒜泥、魚露等材料一起進行發酵,因此泡菜有股強烈的味道。(By Korea.net/Korean Culture and Information Service wikimedia.org/)

不僅外國人講到泡菜的氣味時會皺眉頭,就連韓國人自己對於泡菜的味道都有一種「泡菜味情結」。

韓國人可能是目前我看過最看重口腔保健的民族,大概是因為韓國料理味道很強烈的關係。在食堂裡跟韓國朋友們一起吃飯常有個有趣的儀式,就是飯後每個人會自動去倒一杯白開水漱口,一方面是確保沒有菜渣殘留在嘴裡,另一方面就是把嘴裡那股強烈的味道沖淡。

許多韓國人吃過飯後會馬上去刷牙,這點常讓我心中感覺很複雜、很糾結。飯後刷牙是個很好、很健康的習慣,值得讚許並大力推廣,但刷牙這件事畢竟蠻個人的,在公共場所刷牙我自己真的無法做到。以前在韓國某大學研究單位作研究工作時,每當用餐時間結束後,常看到很多人回到研究室換上拖鞋,從自己的研究桌開始一邊刷牙一邊穿過漫長的公共走廊走向洗手間。

有次幾位韓國朋友來台灣旅遊,吃過飯後我帶她們去來台必遊景點故宮參觀,她們到故宮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衝進裝潢精美的豪華廁所裡刷牙,讓不小心路過看到的警衛大驚失色。警衛大聲喝斥著我們說廁所是公共場所不能刷牙喔(?),我苦笑著道歉賠不是,說她們快要刷好了請見諒。韓國朋友們邊刷牙邊一臉狐疑看著我跟警衛對談,我當然沒有翻譯給她們聽,因為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在公共洗手間能不能刷牙這個文化差異。

除臭戰爭

韓國料理的強烈味道不只會殘留在口腔裡,也會附著在衣服上,特別像是烤肉店這樣的餐廳,吃完出來身上一定到處都是烤肉味。很多韓國餐廳會很體貼地在結帳出口處擺放薄荷糖與衣物除臭劑,讓客人用來去除口中及身上的食物味道。

前不久我去韓國參加會議,為了方便而住在離會議場所不遠處的Airbnb,屋主體貼地在房內特別擺放了一瓶衣物除臭劑,我在其他國家住過的Airbab還不曾看到過類似的擺設,顯見韓國食物味道之強烈、以及韓國人對於去除食物殘味的重視。

在韓國,搭乘公車或地鐵時,除了要閃開那些很霸道會把人推開、嗓門很大的阿珠媽們之外,最怕碰到剛從餐廳吃完飯出來的大叔們。他們身上的酒氣、嘴裡呼出來的大蒜味、以及身上各種食物殘留的味道,在密閉擠滿人的車廂裡真是一種對人極大的折磨。

身上各種食物殘留的味道是惱人的異味。(圖:網路)

廣告中強調殘留在衣服上的味道讓人不快,因此需要衣物除臭劑來幫忙消除異味。(圖:網路)

美食享用之前散發出來的味道是誘人的「香氣」,酒足飯飽之後殘留的味道卻變成惱人的「異味」,想想這真是一件很弔詭的事情。

性別與味道的政治

食物的味道不僅成為一種曖昧的存在,也成為貶低女性的工具。

「大醬女」、「泡菜女」是韓國男性對他們認為長相不好看,卻又愛慕虛榮女性的一種諷刺,因為「大醬」、「泡菜」都帶著一股強烈的氣味,而這種氣味又被認為是低俗、不夠高尚的。

另外一個例子是清麴醬湯。清麴醬是一種韓國傳統的醬,短暫發酵過後富有許多營養成分,卻因為味道強烈而讓很多人避而不吃,因此在街市上的餐廳越來越難看到這道傳統的料理。為了重新吸引人們對清麴醬湯的青睞,有人開始製作味道沒有那麼強烈的清麴醬,希望可以讓人們重新喜愛這道傳統美食。問題是,失去了「味道」的清麴醬,還能算是清麴醬嗎?我記得韓國電視劇《食客》裡,有集就在討論這個問題。

然而,即便清麴醬營養豐富、符合人們對於追求健康飲食的目標,製作者也努力讓清麴醬的味道不那麼強烈,人們卻轉而吃起聞起來味道沒有那麼重、營養成分卻差不多的日本納豆,清麴醬因而在與納豆的戰爭中節節敗退。

清麴醬是一種韓國傳統的醬,短暫發酵過後富有許多營養成分,卻因為味道強烈而讓很多人避而不吃。(圖:網路)

自己的味道:留還是不留?

食物的味道真是一件弔詭的事情,享用美食之前散發出來的香氣,酒足飯飽之後卻成為了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異味。為了讓人接受而嘗試將味道減低的清麴醬,並沒有因此就受到大家的接受、喜愛,而逐漸在飲食市場中淡出。更慘的是,本來是國族象徵的這些飲食,卻成為了用來貶低女性的用語,更讓人覺得難堪。或像一開始提到的,那些在仁川機場聞到「泡菜味」的外國人,或是在洪又妮巴黎公寓冰箱中聞到「泡菜味」的日本女生,很多時候,味道成為一種用來攻擊或貶低「他者」的工具,即使那些味道有時可能只是想像出來的。

我想到了我們自己的臭豆腐,以及法國那些味道超強烈的起司。很多時候我們覺得自己的味道過於強烈而感到羞愧,可是人家法國氣味強烈的藍紋起司(Blue cheese),可是被列入美食的高級品啊。對這個味道,法國人不只抬頭挺胸,還認真推廣到全世界去。自己的味道留還是不留,大概跟自信多少有點關係吧。

參考書目

《韓流重襲!韓劇、K-POP、男神、女子天團用娛樂征服全球的軟實力》,作者: 洪又妮(Euny Hong),譯者:吳郁芸,出版社:麥浩斯。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