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紐約地途》貝瑞吉水岸消煩解憂半日遊

紐約是一個海港城市,除了河流之外,還有一個和大西洋相接的紐約灣。而除非是住在Bay Ridge附近的當地人,一般紐約客很少知道在布魯克林有一處總長約五英里,全部緊鄰著紐約灣的水岸公園步道。

NYDECO

有時候心情小小煩悶的時候會到布魯克林DUMBO的河濱公園吹吹風,看看下城橫跨東河的兩座橋。視野內穿梭南北繁忙的水上交通,曼哈頓天際線景色和岸邊拍婚紗攝影的人所帶來的喜氣的確是可以將纏在一起的紊亂思緒解開而感覺舒坦一點。不過,當心情真的很鬱卒時,這些熙攘往來的人事物反而可能讓人更覺得煩躁難耐。這個時候心目中紐約最棒的心靈療癒秘密景點,布魯克林貝瑞吉(Bay Ridge)的水岸步道,就會召喚我該去那裡走一走了。

紐約市有哈德遜河與東河包圍著曼哈頓島,因而在河邊興建了不少可以休憩,慢跑散步和欣賞風景的河濱公園。布魯克林橋公園(Brooklyn Bridge Park),哈德遜河公園(Hudson River Park)和皇后區長島市的龍門廣場州立公園(Gantry Plaza State Park)都是紐約客甚至是觀光客很熟悉的水岸公園。但是許多人都忽略了紐約也是一個海港城市,除了河流之外,還有一個和大西洋相接的紐約灣(New York Bay)。而除非是住在Bay Ridge附近的當地人,一般紐約客很少知道在布魯克林有一處總長約五英里,全部緊鄰著紐約灣的水岸公園步道(Shore Parkway)。

如果不是住在附近,許多紐約客不知道貝瑞吉有一個非常舒適療癒的水岸公園步道。(圖:作者提供)

說是秘密景點,貝瑞吉這個水岸步道卻是在大開大闔的紐約港旁。可以以連結布魯克林和史坦頓島,美洲懸吊橋面最長的「維拉札諾窄橋(Verrazano-Narrows Bridge)」為中點分為南北兩個路段,北至「美國榮民紀念碼頭(American Veterans Memorial Pier或是稱為69th Street Pier)」,南端到班森赫斯特公園。這座大橋蓋在紐約灣水域最窄的部分,也將紐約灣分為和哈德遜河相接的上紐約灣(Upper New York Bay)與南邊出海注入大西洋的下紐約灣(Lower New York Bay)。

海面上常有大型貨輪進出,週末更有從曼哈頓出發航向加勒比海的豪華郵輪行經。在這裡看海常常讓筆者想起伊斯坦堡博斯普魯斯海峽,這些巨型載具在海上都變得渺小,遼闊安穩的海灣讓人的心情也沈靜下來。

紐約港是相當繁忙的商港,每天都有多艘大型貨輪進出紐約灣。(圖:作者提供)

Shore Parkway水岸步道和貝瑞吉的街道隔著Belt Parkway快速道路,所以整個路段只有四五處有可以穿過快速道路的通道進來。不論是走路還是騎腳踏車,通常筆者會從最北邊的「美國榮民紀念碼頭」開始往南行進。以前要來這裡其實有點不方便,必須搭地鐵再換公車。去年開始營運的NYC Ferry其中「南布魯克林」路線的終點站就設在這個碼頭,從曼哈頓到貝瑞吉的水岸不再是趟漫長的路程。

美國榮民紀念碼頭是水岸步道的北端起點。去年起有紐約市渡輪往返於這裡和曼哈頓下城之間,大幅簡短交通上的時間。(圖:作者提供)

愛釣魚的人也喜歡看人釣魚。Shore Parkway水岸步道最北邊的「美國榮民紀念碼頭」是紐約最熱門的釣魚地點之一,也是來看別人釣魚又可以賞景的好地方。即使是在冬天的清晨,只要不下雨都可以看見釣客們頂著寒風,在這享受垂釣之樂。夏天傍晚的碼頭上更是處處竿影,釣客將線餌甩出後,坐在躺椅上或看夕陽,或是看遠處有如海市蜃樓的曼哈頓,只要等竿頭魚訊鈴鐺響起,再起身收線,非常愜意。除了碼頭外,也會有民眾跨過堤防爬到岸邊的的消波石上甩竿垂釣,雖然看似危險,卻都是這些民眾們的生活日常。

整條水岸步道都是釣魚的好地方,可以舒適地在碼頭上,也可以在堤岸外的岩石上。(圖:作者提供)

不論是在上紐約灣還是下紐約灣,來這裡不會錯過的就是維拉札諾窄橋。這座雙層懸吊式大橋是以歷史上第一位有記錄,於1524年從歐洲抵達現在的紐約港,並上行到哈德遜河的義大利冒險家吉歐凡尼.維拉札諾(Giovanni de Verrazzano)命名。1964年蓋好通車的時候是當時全世界兩座橋墩之間懸吊橋面最長的橋(1.3公里),直到1981年被英國的漢伯大橋(Humber Bridge)超越。整座橋總長4.1公里。橋面離海面則有70公尺之高。每年秋天的紐約市馬拉松競賽起點就在這座橋的史坦頓島那一端,當槍聲響起,所有參賽的四五萬人魚貫跑過這座大橋,非常壯觀。雖然維拉札諾窄橋沒有舊金山的金門大橋有名,但這建築的滂薄氣勢,一點都不比金門大橋遜色。橋下的部分也是傍晚看夕陽的好地方,將夕陽與大橋用相機快門隨手捕捉,都是明信片般的美景。

維拉札諾窄橋是紐約市的海上大門,其中間懸吊橋面有4260英尺長,超過舊金山的金門大橋。(圖:作者提供)

當然,說來Shore Parkway只是為了散心那就真的太浪費這樣美好的環境。近五英里的步道可以讓民眾慢跑和騎腳踏車。從北到南再折返就接近一個半馬的路程,平坦的路面和寬廣的視野,是馬拉松跑者自我訓練不錯的地方。除了步道外,沿途也有幾塊腹地較深的綠地,週末或是夏天傍晚也會看見附近居民來這裡野餐,放風箏或是玩飛盤。

水岸步道的硬體措施做得很完善,讓附近民眾都樂於來此休閒運動。(圖:作者提供)

如果不想走到步道的最南端,可以在中點維拉札諾窄橋的正下方走引道回到街上。值得一提的是,橋旁邊有一座紀念美國海軍之父「約翰保羅瓊斯(John Paul Jones)」的公園,除了有他的紀念碑外,公園內還放置一個美國十九世紀時期製造的羅德曼砲。這座炮有同類型火砲中最大的20吋砲管,砲台周圍也放了多顆砲彈。大砲的方向就是正對著紐約港出海的地方,這是為了紀念在貝瑞吉的美國歷史最早軍事基地之一「漢彌爾頓堡(Fort Hamilton)」於美國獨立戰爭時就曾經在這個位置居高臨下對來鎮壓的英國皇家海軍船艦射擊的一個象徵性設置。

在貝瑞吉的軍事基地漢彌爾頓堡旁有一座紀念美國海軍之父「約翰保羅瓊斯」的小公園,放置一門十九世紀製造,20吋口徑的羅德曼砲和多發砲彈,砲口面向紐約港出海的地方。(圖:作者提供)

即使沒有開車,從曼哈頓下城(Pier 11)搭船跨海到「美國榮民紀念碼頭」,再沿著海灣漫步兩三公里走到維拉札諾窄橋,然後走上小公園緬懷美國歷史,最後走到布魯克林第四大道和95街的R線地鐵搭車返回。這樣就是一個舒適的布魯克林半日遊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