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故事》【宗教改革五百週年】馬丁路德拒絕撤回自己的主張,堅稱「這是我的立場」

馬丁路德在指定的時間前往皇帝宮廷,驚訝地發現宮廷的入口已經被擠得水泄不通。他艱難的走過去,在進去前,他身邊的一名武士叫住他,和他說:「小和尚,你即將前進的道路,即使是我們這群身經百戰的戰士也未曾經歷過。但只要你的目的是正當的、並且擁有信心,你就奉主的名前進。放心吧,上帝必不離棄你!」馬丁路德點點頭,但一進去後,卻被這陣仗嚇了一大跳!

◎神奇海獅

前文:【宗教改革五百週年】被起訴為異端的馬丁路德,該如何為自己辯護?

神聖羅馬帝國的王宮裡,新皇帝查理五世顯然覺得很頭痛。

上回我們說到馬丁路德與他的朋友埃克,在德國萊比錫展開一場重要的論戰。

這場論戰結束以後,路德成為整個歐洲最家喻戶曉的人,著名的德國人文主義者胡騰甚至還寫了一封信表達了對他的支持:「我們追求保護共同的自由;我們追求解放長期被踐踏的祖國!」

兩名德國貴族更向馬丁路德提供了武力支援,馬丁路德現在甚至擁有宣誓效忠的私人衛隊。100 名騎士發誓無論馬丁路德到了哪裡,都會誓死追隨他。

眼看著路德聲勢越來越高,別無選擇的教廷終於選擇親自出手了。萊比錫論戰結束之後,教廷便根據埃克的證詞開啟異端審查。最後要求:60天內撤回言論,否則就宣判他為異端!

除了德國以外,全歐洲紛紛燒毀路德的書籍;但是馬丁路德的態度也絲毫沒有軟化。

他寫了一封信給腓特烈選帝侯,毫不客氣的回覆:「羅馬人只能通過理智和聖經來戰勝我們。依靠武力和禁令,他們只會把德國變成另一個波希米亞——公開反抗羅馬!」、「如果他們咒罵我的書、焚燒它們,那我也會這麼做的。」

然後,在期限的最後一天,他真的這麼做了!

他在威登堡城門外焚毀了教廷的律法書和教皇諭令,這一瞬間象徵了路德與教廷的徹底決裂。威登堡的群眾睜大眼睛,他們也許並未意識到自己正在見證某種的歷史的轉折時刻,但是他們也知道此事絕對非同小可:從來都沒有人膽敢焚毀教廷的文件!

皇帝嘆了一口氣。

路德的行為轟動了全歐洲。羅馬教廷立刻宣告將馬丁路德判為異端,並要求皇帝簽發對路德的逮捕令;但是,馬丁路德在整個德意志境內都很有聲譽,如果按照教廷的要求逮補他,全國十分之九的人民恐怕都將要暴動。

兩邊得罪都得付出巨大代價,皇帝終於作出決定,他要在即將舉行的沃木斯帝國會議上,做出最後裁決!

聽到這個消息後,羅馬教廷的氣氛瞬間跌到最低點。

皇帝的邀請具有重要的時代意義,在歷史上,只要教廷一做出判決,世俗政府只有選擇執行。而這次皇帝不但沒有定被教皇詛咒的人為罪犯,反而還讓他前往帝國最高會議受審,光是馬丁路德得以前往沃木斯,就已經是摧毀中古社會基礎的起點。

然而在另一方面,馬丁路德的支持者也極為擔心。一百年前的胡斯之死就已經告訴他們了,皇帝的安全保證根本就是個屁,胡斯曾經也有皇帝的保證,但他還是被教廷俘虜、然後被燒死。許多人都勸路德不要前往沃木斯,而在半路的途中他又看到另外一張皇帝的命令,要求百姓焚毀路德的著作。

路德的朋友非常驚慌,對路德說:「皇帝反悔了。他原本說不會在議會之前做出判決,現在卻又要求焚毀你的著作!你的安全保證根本沒有實際的作用,他們現在燒你的書,之後就是把你本人也燒了!」

對於這些勸告,馬丁路德回應:「房屋可燒毀、但真理不可燒毀,雖然沃木斯的鬼魔多如屋上的瓦片,我還是要到那裡去。」

1520年的查理五世

位於德國西半部、萊茵河上游的沃木斯現在只有八萬多名居民,從什麼角度來看都是一個寧靜的小鎮村。

但是這個城市在中世紀可有重要的政治地位:它曾是勃根地王國的首都、至少從 世紀開始,這裡就一直是羅馬天主教主教座堂的所在、也是查理曼宮廷的重要據點;沃木斯大教堂是帝國大教堂之一,亦是在德國羅馬式建築學最佳的一個例子。

然而在 1521 年,沃木斯卻活生生像《聖經》描述的罪惡之城索多瑪一樣:

皇帝和他的 2500 名西班牙禁衛軍從前一年的 11 月就進駐了,此外參與這場議會的還有 66 個邦君、百餘位公爵、15 個外國使臣、樞機主教…此外還有無數的遊民、娼妓、軍人、星相家紛紛湧入,宴會與賭博日夜不絕,許多人因為過量飲酒死了,包括年僅 16 歲的黑森公爵和他的 108 個隨從(怎麼喝的?)
竊盜兇殺每天都有,皇帝的掌刑官至少吊死一百多名殺人兇犯,還有姦淫、強暴,和介於兩者之間的各種男女情事……

馬丁路德就這樣進入了沃木斯。所有隨從都在緊張的四處觀望,深怕教廷的人馬會突然衝出來、綁架路德。

然而,教廷到底有沒有綁架路德的計畫呢?

傻孩子當然有啊。被派來的教皇使節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周密的綁架計畫,等路德一進入皇帝的房子裡後,就立刻監禁他!所幸,主教的計畫早就被選帝侯的人馬識破,馬丁路德一進入沃木斯城後,就立刻待在選帝侯準備好的房子裡足不出戶。100 名衛士層層包圍著路德,教廷的人根本無法下手。

主教一看自己的計畫沒法施行,便只好通知路德:辯論會在隔天下午舉行。

一天以後,馬丁路德在指定的時間前往皇帝宮廷,驚訝地發現宮廷的入口已經被擠得水泄不通。他艱難的走過去,在進去前,他身邊的一名武士叫住他,和他說:

「小和尚,你即將前進的道路,即使是我們這群身經百戰的戰士也未曾經歷過。但只要你的目的是正當的、並且擁有信心,你就奉主的名前進。放心吧,上帝必不離棄你!」

馬丁路德點點頭,但一進去後,卻被這陣仗嚇了一大跳!

圖為17世紀的一次帝國會議。在馬丁路德的那一次裡,偌大的會議廳擠了超過300人,幾乎只有皇帝才有位置。

偌大的帝國會議現場人山人海,整個大廳坐滿了德國的最高政治階層:七位選帝侯、樞機主教、教會高級神職人員、分封的諸侯們、大城市的代表。

大廳中央擺著一張推滿各式書籍的大桌檯;軍隊士兵將後方最中央的高台層層環繞,上面坐著教皇的代表,…….和查理五世本人,一個擁有千年歷史帝國的繼承人。

會議很快就開始了,但是這場會議卻打從一開始就不公平。

先是由與教廷親善的特里爾大主教擔任本場會議的公斷人,而大主教的律師文厄克則是擔任主要訊問人。他在先前已經從教廷那裡獲得了豐厚的報酬。

會議一開始,訊問人就指著那一大落書:「這些是你寫的嗎?」

馬丁路德正要回答是的時候,旁邊他的辯護人立刻接話:「我們哪知道?把書名唸出來!」馬丁路德這才彷彿回神過來,感激地朝著辯護人點點頭。剛剛這個場面把他震攝住,差點讓忘記腓特烈選帝侯叮囑他最重要的事情——

原來在這場訊問開始之前,腓特烈選帝侯早就知道教廷的把戲:公斷人和訊問官都是教廷的人,他們早就在審判之前就做出了結論:宣告馬丁路德為異端、判處火刑並立即執行!

但是,馬丁路德也不是毫無勝算。

帝國議會畢竟是德國的地盤,只要帝國議會站在馬丁路德這一邊,即使羅馬教廷不滿意,也只能硬著頭皮接受。但是選帝侯必須要有足夠的時間,讓選帝侯有機會在私下接觸各邦國的領袖,並說服他們獲得足夠的票數。

選帝侯要馬丁路德做的唯一件事情就是:拖時間。

沃木斯帝國會議,1521

拖越久越好!最好在上面發表一篇長篇大論、或是指定下次回答的時間都沒關係。總之只要時間拖越長、勝算就越大!

果然唸書名就花了一些時間。辯護人原本要他們把內容也唸出來,但是教廷已經失去耐性,直接開始問題:「這些書是你寫的嗎?」

馬丁路德只好點點頭。「如果沒有被人篡改或增刪,這些書都是我寫的。而我還將寫更多的書。」

律師緊接著提出第二個問題:「你仍然堅持你的主張,還是願意撤回其中的一些?」

律師眼睛睜的都快蹦出血來了:只要你一回答「不願意」,國會就不需要再進行下去,直接用判決就可以定他的罪!

但馬丁路德這次學乖了。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並未給予明確簡單的回答,反而答:「這關乎基督教最基本的要道,因此,我請求有時間詳細考慮再做回覆。」

當下立刻引起一陣騷動,帝國議會馬上討論馬丁路德的請求。但馬丁路德此時並不知道,腓特烈選帝侯的計畫早已失敗了。

原來,在七位選帝侯內,還有另外一個邦國正在日漸崛起,他成為薩克森侯國在帝國內巨大的挑戰者——統治柏林的布蘭登堡侯國。

布蘭登堡選帝侯已經動員了國會。在這場北德意志與東德意志的較量中,帝國議會最終背棄了腓特烈。在經過一陣討論以後,帝國議會成員向馬丁路德宣告:明天下午,必須做出最後答覆!

議事鎚一敲,馬丁路德立刻向墮入了萬丈深淵。

(待續)

位於柏林的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er Tor)至今仍然是德國首都的地標

(好啦我才沒那麼壞 XD 今天就直接把故事說完吧~~)

退場的時候一片混亂,六個武裝士兵團團圍住路德,護衛他離開會場。但是反對路德的人卻紛紛對他大吼:「燒死他!」

回去後馬丁路德整個慌了。但是在短時間的休息後,他恢復冷靜,並開始正視這整場帝國議會。

腓特烈失敗了,但是他的失敗卻讓路德有了得勝的可能。

一直到今天為止,馬丁路德從來沒有一天做自己想做的事、說自己想說的話。這時的他已經墮入了絕望的深淵,但同時他才終於能夠自由的順從自己的判斷與良心。在一段漫長的禱告後,他終於開始著手準備明天的回應。

「祂的名是我的避難所、我的堡壘,是因為祢聖靈的權能力量…….

「我的靈魂是祢的、是屬祢的,必要永遠與祢同在。阿們。」

隔天下午六點,馬丁路德再度進入帝國議會。雖然這次的議場換到了更大的一樓大廳,卻仍然被擠得水泄不通。

沿著牆的火炬點燃黃昏的大廳,紅光照耀著與會者的臉上、也照耀著馬丁路德。

他的儀容不卑不亢、頭頂上的頭髮剃的光亮、他幽黑的眼睛閃如火光。他看著面色蒼白的年輕皇帝坐在最後方,旁邊環繞的教廷的紅衣主教和全副武裝的西班牙侍衛,看起來簡直就像處在狼群中央的羔羊。

他沒有用當時的國際語言拉丁文、而是用德文開始了他的自白。根據當時的與會者,他用一種平靜、勇敢,剛好使全會眾都能聽到的音量說話。

「這是我的立場,我別無選擇。願上帝幫助我,阿們!」

「除非裡面的文章被狡猾的人篡改或調換,否則這些書是我的、也是由我發表的。」

「裡面寫著:我曾經被那些錯誤的、侵害整個基督教世界和毀掉人靈魂的教義所折磨。但,這些難道還沒有被世人的淚水所證實嗎?」

「明顯與人性相違背的教皇律法,正在折磨與扼殺信徒的良知;來自羅馬的叫喊和無休止的勒索,吞沒了整個基督教世界的財富、尤其是這個國家的財富,難道不是嗎??」

「如果我撤銷我所寫的內容,我要怎麼做才能阻止暴政?我要怎麼做,才能為這麼多顯而易見的事實敞開一座大門?」

「我不認為自己是聖人,但我也不能收回這些言論。因為我唯有以此抵禦我的反對者們,否則他們將更殘酷的粉碎上帝的子民。」

所有人萬分震驚地看著他,他說話的氣概一點也不像是一個生命有危險的傢伙,反而看起來就像個正在邁向勝利的王者一樣。

律師在這時候接話了,他突然發現到,自己正在給馬丁路德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自我辯駁。滿場的德國親王貴族,每一個人都專心的聽著他的言語,偌大的會議廳一片寂靜,連一次被打斷都沒有過。

「你沒有說到要點。」律師說:「你必須給出一個簡單、清楚、恰當的回答。撤回,還是不撤回?」

馬丁路德暫停了一下,終於說出那句整段宗教改革的歷史裡,最有名的一段話:

「除非用聖經和公開、清楚、確切的理由證明我有罪。我不能也不願撤回,因為違背良心是愚蠢的、也是危險的……這是我的立場。我別無選擇。願上帝幫助我, 阿們。」

全部的人都呆掉了。靜靜地聽著這句音量不大、卻撞出一個新時代的聲響,過了一會大廳才整個爆發出來,每個人都在說話。

這等於是在說馬丁路德的異端罪名正式成立,不久後,帝國議會便作出「沃木斯決議」,判處馬丁路德的罪名成立。

就在這時傳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馬丁路德消失了!!

馬丁路德翻譯《聖經》的房間

頓時謠言四起,有人說他遭到羅馬的謀殺;又有人說是被德國的反對派殺掉。而流傳最多的謠言是他被許多名蒙面騎士「綁架」,接著便消失在綠色的密林中。

這其實是選帝侯所准許的一次特別行動,目的是為了保護馬丁路德。

果然在馬丁路德抵達藏匿的小鎮後的 22 天,帝國的通緝令就已經發出了。馬丁路德在這隱居的一年中,將新約聖經從希臘文翻成德文。1522 年 月這本德文聖經以匿名的方式出版了,而光是初版就印了 5000 本,這個數字對當時的標準來說,幾乎已經是整個時代最巨大的出版計畫了。

每本的價格在當時幾乎可以買得起一匹好馬,但在幾天之內竟然就賣光了。裡面的德文生動而優美,它奠定了現代德語文學的基礎,這個版本的聖經一直到今日仍然被德國新教徒廣泛使用。

但是,這種寧靜的生活卻無法持續太久。沒有路德的威登堡立刻陷入了混亂當中。失去了信仰中心的眾人開始各說各話,「先知」們開始出現,但所做的卻不是引世人到自由人文的思想裡,反而用各種神啟異象號召。

馬丁路德聽到了極為痛心。一來是因為自己的名聲、還有支持者紛紛受到了攻擊,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過去他「將會帶來無窮盡的混亂和戰爭」的指責,正在一步步的實現當中。一年以後,他寫信給正在疲於應付國內越來越多異議的腓特烈選帝侯:「現在不是你保護我,是我保護你的時候了。」

馬丁路德終於重新在威登堡現身,並開始登台傳講、寫文章,短短八天內秩序就恢復了。從此以後他便待在那裡,直到離世。從那之後,喀爾文、英國國教派紛紛成立。

一個來自德意志小鎮的農家之子,最終竟然開啟了一個嶄新的信仰時代。

(全文完)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故事:【宗教改革五百週年】馬丁路德拒絕撤回自己的主張,堅稱「這是我的立場」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