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兩岸與國際》《十九大報告》透露了帝國的內在困境

本文無意以一篇報告來貶低習近平的能力與努力,也無意忽視中國綜合國力在各領域蒸蒸日上的事實,否則十九大不會如此吸引國際社會的關注。但見微知著、一葉知秋,一篇歷史性的文告的架構、內容與呈現方式,竟有如此問題,顯示這個領導班有一定的內在限制與困境。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舉世注目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終於在10月18日登場,而《十九大報告》也在總書記習近平一字一字地唸完後,正式出爐。在這一個代表大會,中國將呈現甚麼樣的發展面貌,讓很多關心中國去向的人,引頸期盼,屏息以待,過程煞是折騰。而習近平從早上9點開始,一直到中午12點半,花了約3個半小時才唸完的三萬兩千多字的冗長報告,對於席間的與會者與電視機前的觀看者而言,也是一種的折騰。會場上不少上了年紀的高層黨官都聽得直打瞌睡。

總地說,這應該是有史以來一場講者和聽者心靈距離最遠的演講;它也讓人充分感受到文革世代所創造的「中國特色」竟與世界潮流之間有如此大的扞格。都說中國共產黨善於群眾運動與宣傳,但這場秀卻讓人不感動、不新鮮、不驚豔,看來是浪得虛名。

而從《十九大報告》的論述理路來檢視,它的內容也出現一些令人不滿意的地方:

(一)過度以量取勝

《十九大報告》的內容很豐富,果然如十九大新聞發言人中宣部副部長庹震在會前的記者會所提示:「改革涉及範圍之廣、出台方案之多、觸及利益之深、推進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讀過這篇報告,將會發現這是一份涵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外交、軍事、民族與人類發展的厚實論文,包山包海,鉅細靡遺。誠然,作為國家的發展報告,全方位的闡述原本無可厚非,但不知在字數上節制,過度強調「量」以至於掩蓋了「質」。

這應該是有史以來一場講者和聽者心靈距離最遠的演講;它也讓人充分感受到文革世代所創造的「中國特色」竟與世界潮流之間有如此大的扞格。(AFP)

(二)由簡返繁

報告中最核心的14條「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我們如試著將相同性質的內容加以歸納、重組、合併而重新排列,其實可以簡約地歸納成5條,並以依範疇與巨細層次重新組合:

1. 政治價值:第2條「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併第5條「堅持人民當家作主」、第8條「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第7條「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

2. 政治傾向:第3條「堅持全面深化改革」併第4條「堅持新發展理念」;

3. 執政與領導:第1條「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併第11條「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第14條「堅持全面從嚴治黨」、第6條「堅持全面依法治國」;

4. 國家安全:第10條「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併第12條「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

5. 國際責任:第9條「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併第13條「堅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上述合併與重組後再以文字潤飾,既簡明又有層次感。政治報告要讓一般民眾或媒體易於傳頌,14條的冗長句子,在記憶上是很重的負擔。

(三)論述前後不連貫

報告的第三節所揭櫫的14條基本方略是整篇文稿的核心,而從第四節到第十三節則是對該基本方略的進一步細節闡述,但14條的基本方略卻有4條在後面這些節次的標題中找不到對應,包括:第3條「堅持全面深化改革」、第6條「堅持全面依法治國」、第10條「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和第11條「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

這4條的內容是有散見於其他更下一位階的小標或內文,但這種作法如果不是嚴重的寫作安排之疏失,便是集體創作缺乏統一理路的弊病。一般在學院內,即使碩士論文都不該犯此錯誤。

十九大報告是一份涵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外交、軍事、民族與人類發展的厚實論文,包山包海,鉅細靡遺。誠然,作為國家的發展報告,全方位的闡述原本無可厚非,但不知在字數上節制,過度強調「量」以至於掩蓋了「質」。(EPA)

(四)貪多而不夠簡約

習近平在內部講話常勉勵幹部同志要「親力親為抓改革、撲下身子抓落實」;他做事勤奮、事必躬親,有人將他比作清朝皇帝雍正。習近平身為《十九大報告》起草組組長,而報告歷經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會議多次審議,相信在朗讀前,他不可能不知道報告的長度,也不可能沒有預唸一遍;他事先不可能不知需三個半小時才能唸完。其實,最高領導人是國家精神上的導師而不是幕僚長,講一些讓大家可以牢牢記住的大原則或要點即可。一份這麼高位階的報告應是綱領性的,不需細節到連項目與方法的內容都寫,例如「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中,「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後再延長三十年」如此瑣碎的細節都進去,不禁令人懷疑:全球走透透、往來盡是國際級領袖的習近平唸到這裡,難道不會覺得怪怪的嗎?

都說習近平想直追毛澤東與鄧小平,但試揣毛鄧兩人的風格,如果讓他們來主持這麼重要、舉世關注的會議,有可能會唸上三個半小時嗎?應該不會吧!習近平恐怕空有追毛鄧之心,卻無毛鄧的格局與才情。

(五)氣度不夠,授權不足

中南海人才濟濟,實令人不敢相信,沒有人發現這個問題。是因為「上有好者 下必甚焉莫」,抑或是,一言堂,沒人敢講老闆不喜歡聽的話?果其然,習近平應不是個抓大放小、信任部屬、勇於授權的領導人。

當帝國的下層結構往市場化與國際化的方向發散時,它的上層結構卻往中央集權的方向收斂,一放一收,未來巨大的結構性矛盾恐難避免。(EPA)

本文無意以一篇報告來貶低習近平的能力與努力,也無意忽視中國綜合國力在各領域蒸蒸日上的事實,否則十九大不會如此吸引國際社會的關注。但見微知著、一葉知秋,一篇歷史性的文告的架構、內容與呈現方式,竟有如此問題,顯示這個領導班有一定的內在限制與困境。

一個誓言「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領導班,其勢之猛,驚心動魄,但問題是,當帝國的下層結構往市場化與國際化的方向發散時,它的上層結構卻往中央集權的方向收斂,一放一收,未來巨大的結構性矛盾恐難避免。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