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漫遊藝術史》情慾澡堂?審視杜勒的《男子浴場》

藝術史學者Patricia Simons從文藝復興肖像繪畫的研究中指出,文藝復興不應該被視為「個人主義」的萌發,因為我們在此時期肖像繪畫中所見到的許多「個人」,絕大多數是男性菁英,他們彼此之間魚幫水、水幫魚,建立了緊密的社交與情感網絡。

游量凱

在文藝復興時期的紐倫堡,杜勒(Albrecht Dürer, 1471-1582)是一名具有高度自覺的畫家,比起油畫,他選擇在德意志家鄉更有技術優勢的印刷版畫進行創作,開創了嶄新的事業格局。自1495年從威尼斯的旅行返鄉後,杜勒開始設計許多別出心裁的木刻版畫。其中最啟人疑竇的,正是《男子浴場》(The Men’s Bath)【圖1】。有人認為這只是一幅描繪人們在露天浴場的日常風俗圖像,也有人認為杜勒效法了義大利藝術中的裸體呈現,想在此畫中效法當時南歐正夯的藝術風尚。

【圖 1】Albrecht Dürer,《男子浴場》,1496年,木刻版畫

不過,近來也有學者從性別研究的角度出發,認為案情並不單純,杜勒的《男子浴場》可能暗藏男同志的情慾記號。

哪裡不單純?首先,杜勒的《男子浴場》描繪了一處戶外的浴場空間,展示了六名神態各異的裸男。透過浴場的主題,畫家展現了帶有陽剛美的男體,除了右方舉杯飲水的年長男子,其他五名浴者都算的上是身材健美的「鮮肉」。接著,杜勒在畫中留下情色解讀的線索:浴場中央提供音樂演出,而「演奏提琴」(Geigen spielen),在德語俗諺中亦有「亂搞」的意思。更直接的視覺表現,在於最左方全身撐著給水柱的男子,他的檔部正好對應著公雞裝飾的水龍頭,而水龍頭彎曲的角度神似男性陽具的造型【圖2】。畫中人物的視線似乎也引人遐想。位於畫面中央,一名披風衣戴帽子的男子,在浴場的護欄邊緣,審視著場中的男體。而在於最前方的兩名男子的彼此對視,右男手持花朵、與左男深深對望。

【圖 2】Albrecht Dürer,《男子浴場》(局部),1496年,木刻版畫

杜勒製作了一幅充滿「男同志情慾」的男體春色圖嗎?自古羅馬以來的公共浴場,就不僅僅是清潔、保養身體的場所,也是飲食、聽音樂、放鬆、與他人社交的遊憩空間。從一些中古時期歐洲各城鎮的管制令可以看到,有些浴場也成為人們坦誠相見、甚至性愛約會的場所【圖3】。另有學者從法庭審判檔案中,找到在公共浴場中同性性行為的記載。1532年,一則奧格斯堡的法律判決,揭發了一群涉及男男性行為的同好,成員來自不同社會背景,包含牧師、教師、富商家族成員,公共浴場則是他們交流各種性實踐的絕佳場地。


【圖 3】Hans Bock the elder,《瑞士洛依克的露天浴場》(The bath to Leuk),1597年,油畫

這些法律審判中常見的罪名是Sodomy,一般中文譯作「雞姦」,但是Sodomy其實泛指不具傳宗接代目的的性行為,自慰、口交、肛交等性行為都在此列,並不指涉個人的性傾向認同。在中古歐洲,現代所謂「男同志」性別身分的概念尚未成形。這樣說並不表示,杜勒的《男子浴場》不能從同性情慾(homoerotic)的角度來理解。但是必須注意到,這樣的同性情慾是在何種社會脈絡之下存在的。

藝術史學者Patricia Simons從文藝復興肖像繪畫的研究中指出,文藝復興不應該被視為「個人主義」的萌發,因為我們在此時期肖像繪畫中所見到的許多「個人」,絕大多數是男性菁英,他們彼此之間魚幫水、水幫魚,建立了緊密的社交與情感網絡。其實,在這樣的同性社交 (homosociality)中,男性之間「超友誼」的性愛行為有時候是被允許、鼓勵的。相對於教會和政府法庭對於Sodomy的譴責,人文學者從古希臘文化中汲取對男男情慾的讚賞。當時人文學者所稱頌的古希臘音樂家奧菲斯(Orpheus),便被視為一名開啟Sodomy風氣的魅力人物。此外,學者Simons也提醒我們,文藝復興時期的男性社交空間,在展現兄弟情誼和男子氣概之餘,其實也排除了女性的存在。

杜勒的《男子浴場》,可從這種同性社交的社會脈絡來理解。杜勒身為一名事業有成的紐倫堡畫家,他與諸多男性人文學者保持緊密的關係。而浴場空間,也經常成為男性之間交誼的場所。杜勒自身不時與男性友人共同洗浴,他在一封1506年與人文學者Willibald Pirckheimer的書信中,也提到他與「摯友們」(Buhlen)在浴場中私下聚會。不論杜勒自身是否涉及男男之愛,他的《男子浴場》確實呈現了男子們在浴場中相聚,維繫同性之間的情誼。而男男情慾的可能性,也在這樣的(男)同性空間中所容許。

對比許多視覺藝術中描繪公共浴場不分男女的混浴情況【圖3】,以及更為常見的裸女出浴場景,杜勒的題材選擇相當特殊。仔細審視《男子浴場》,會發現版畫中男子只有視線交流,沒有任何肢體碰觸。或許,這樣的表現不只將重點擺在觀看的行為,也呼應著畫外諸位觀眾的凝視。若回到媒材的性質來看,木刻版畫為大量印刷、價格相對便宜,我們不能定論杜勒的《男子浴場》只會由少數男性所觀賞。更為可能的是,一批組成多元的觀眾,通過杜勒的版畫,得以欣賞浴場空間中呈現不同視角的男體。

參考資料

1、Bradley J. Cavallo, “Albrecht Dürer’s The Men’s Bathhouse of 1496–1497: Problems of Sexual Signification.” Journal for Early Modern Cultural Studies 16.4 (2016): 9-37.

2Anne Röver-Kann.Albrecht Dürer: Das Frauenbad von 1496. Eine Ausstellung um eine wiedergefundene Zeichnung. Bremen: H.M. Hauschild, 2001.

3Patricia Simons. “Homosociality and Erotics in Italian Renaissance Portraiture.” in Joanna Woodall, ed. Portraiture: Facing the Subject. Manchester: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1997, pp. 29-51.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漫遊藝術史 情慾澡堂?審視杜勒的《男子浴場》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