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漫遊藝術史》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居家生活(中篇)

延續上一篇《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居家生活(上篇)》,這次我們要來談的是接待廳、飯廳及廚房的融合演變,以及當時的書房(家族男主人的場域)。

木木日安

接待廳=飯廳!? and 順便再來談談廚房好了

關於接待廳的功用在《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居家生活(上篇)》已經談了許多,但其實最讓我感到驚訝的是,文藝復興時期的居家空間中並沒有特別規畫出「飯廳」空間,而是在接待廳擺設桌椅,全家人一起聚在這裡吃飯。接待廳內常有一種特殊的家具——餐具櫃(credenza),這個櫥櫃原先被用來作為分配食物與切肉的平台,命名源自「嚐味者」(taster / credenziere),為了確保食物沒有被下毒或污染,僕人們會在這個櫥櫃前先嚐過食物,確定沒問題後,才會把分配好的佳餚端上主人的餐桌。逐漸地,餐具櫃變成陳列高級餐盤銀器或奢侈品的展示櫃,並且成為家庭接待廳的一個重要裝飾性物件。

餐具櫃(credenza), 佛羅倫斯? 16世紀末, Museo Nazionale del Bargello, Florence.

在十五世紀前,傳統習慣會把廚房(cucina)設立在房屋的頂樓,但十五世紀後由於通風系統的改良,廚房燒柴所產生的廢煙問題已不再成為空間設計的主要考量。義大利人逐漸改變把廚房設置在頂樓的傳統設計,轉變成把廚房緊臨接待廳,如此動線規劃能縮短兩地之間的距離,所以當佳餚出菜時,能夠更快速、更保溫的呈現在主人面前。

由此幅描繪廚房場景的畫作可以看見,廚房緊鄰接待廳(飯廳)的格局規劃。 Vincenzo Campi, Cucina (Kitchen Scene). Oil on canvas. Cremona, 1580s. Pinacoteca di Brera, Milan.

「廚房」對於文藝復興時期的貴族家庭來說,是屬於女主人和僕人們的活動領域,因此在房屋空間規劃上,常被刻意設置在遠離男性親戚和來訪客人的視線之外。另外,廚房的人員組成十分複雜,除了家族女性成員外,還有來提供食物貨品的當地商人,或是家庭僕人們準備飯菜的身影,某些家庭中還有來自東歐和非洲的奴隸,他們也常出現在廚房負責一些雜務粗活。因此,廚房可說是一個由來自不同社會階級、團體產生交集互動的特殊空間。

噓!爸爸在辦公——書房

 「書房」(studiolo)的起源傳統,可以追溯回修道院修士在密室鑽研宗教、學術研究的場域空間。在文藝復興早期,只有貴族的宮殿才配有這種學習知識的空間。但中期以後,其他社會階層家庭在房間規劃時,書房會被納入設計中,且不像以往修士孤獨隱士般的私人研究空間,書房逐漸發展成為一個更社會化的房間,如同辦公室一樣,算是一種半開放的公共空間。但因為家族中所有重要文件、昂貴財寶等皆收於書房,為了安全起見,書房還是配有門鎖,注重隱密性。文藝復興時期,書房可稱是家裡的重要空間,並且是家族男主人的場域,通常書房位置會在招待廳上方的夾層樓中,以便男主人能節省走動時間,並能即時招待來訪的客人。在少數情況下,書房甚至變成一個招待賓客的參觀景點。

書房中必定有書冊的身影,許多現存的文藝復興時期的印刷書籍,內頁以模仿中古時期美麗的手稿風格形式排版,有許多細節更是經過訂製而成,如:書的封面燙印書籍所有者的名字或徽章,或以精美的鑲金皮革來做裝訂。整本書彷彿是件藝術品般,精緻且奢華。在十五世紀後期的義大利,「地圖」成為經常出現於書房牆面上的物件,人們可藉由地圖的描繪,去了解當時普遍認知下的地理知識。

世界上第一張包括哥倫布發現的「新大陸」之地圖。Francesco Rosselli, World Map. Hand-coloured engraving. Italy, c.1508.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London.

文藝復興時期的書桌。Antonello da Messina, St Jerome in his Study (partial), Oil on limewood. Venice, c. 1475.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談到書房,我們一定不能忽略掉書房的核心——書桌。上方《書房中的聖傑洛姆》(St. Jerome in his Study)一作,雖是描繪聖經中博學多聞的聖傑洛姆之宗教畫作,但畫面中寫實描摹的書桌便是文藝復興時期常見的書桌樣式,包括書架、水平桌面、及用來放置書籍以便閱讀的斜式檯面,由三個部分組合而成的巨大木質結構,人們往往將其視為是一件整體龐大且被固定住的家具。男主人在書桌前處理事務、閱讀書籍時,必定需要一些工具來輔助,例如像是拆信的剪刀、提供光源的燭台或鏡子、有造型的墨水瓶等。而能糾正視力問題以助於閱讀的眼鏡,在十五世紀的佛羅倫薩和威尼斯等地,已是十分普遍的器具,甚至在某些繪畫作品中,眼鏡圖案除了指出畫中人物是位年老的長輩外,還有象徵此人的學識淵博之涵義。

文藝復興時期的眼鏡架。Spectacles frame. Horn. Probably Florence, end 14th-mid-16th century. Soprintendenza dei Beni Archeologici per la Toscana, Florence.

嘿!你找到畫中的眼鏡了嗎!? Domenico Ghirlandaio, St Jerome in his Study. Fresco. 1480. Ognissanti, Florence.

其實眼鏡出現在畫作中的例子不勝枚舉,目前發現的古代眼鏡形式也變化萬千,這些迷人的古董眼鏡甚至成為收藏的珍品!美國退休的眼科醫生——David Fleishman博士便是個喜愛眼鏡的狂熱份子,他除了搜集收藏眼鏡、研究眼鏡歷史外,任何你想得到(或想不到)能出現眼鏡圖案的地方,他都不會放過!David Fleishman對眼鏡的狂熱,甚至狂到在2003年設立了一個專屬眼鏡史的網站 AntiqueSpectacles.com,令人讚賞不已。

咦,為什麼獨挑眼鏡來細講呢?原因很簡單,那是因為我覺得文藝復興時期的眼鏡,簡直比電影《終極追殺令》(Léon)中,Léon那黑色圓形墨鏡還要有型啊!

參考資料

1.Marta Ajmar-Wollheim, Flora Dennis, ed., At home in renaissance Italy, London : V&A Publications, 2006.

2.Elizabeth Currie, Inside the Renaissance house, London : V&A Publications, 2006.

3.The On-Line Museum and Encyclopedia of Vision Aids:http://www.antiquespectacles.com/

4.〈David Fleishman Uses History’s Lens to Encourage Better Sight for Everyone〉: https://goo.gl/j1cV2h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漫遊藝術史 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居家生活(中篇)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