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無以酩狀》Moonlight:《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有你陪伴的夜色

黑人男孩在月光下看起來像是藍色的;不管是酒或是人,月光照射然後改變的顏色似乎都多了幾股滋味,都是言以難喻的思緒流轉,冷暖與悲喜都僅有自己能知。

縮梭

電影《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從一個在校園被霸凌的黑人孩子-夏隆成長歴程,帶出人生遭遇的各種無奈,家庭、情感,乃至糊口謀生;被小惡霸追打的時候夏隆逃跑,對面不稱職的母親他也逃跑,單戀的美好想像被戳破後他也只能逃跑。直到最後,他才真正面對那些他深愛卻被傷害的一切糾葛。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敘述男孩夏隆的成長歷程。(圖:A24)

電影中一幕,經常與男友阿璜一起收留夏隆過夜的泰瑞莎把兩杯透明飲料放在桌上,對再次逃離家裡的夏隆說:

「這杯水是我的,這杯加了琴酒的是你的。我知道阿璜都會讓你喝琴酒,但是我現在可不會」

給了這個寡言抑鬱男孩一些希望的,是賣毒品給他母親的阿璜,同時也影響著他未來的模樣;喝琴酒、戴頭巾假金牙、販毒、喜歡海,都有著阿璜的影子。

由1925年倫敦書商出版的《Drinks-Long and Short》這本調酒手冊,在1930年再版時,收錄一款名叫「月光(Moonlight)」的酒譜。該款調酒可供六人飲用;以各四盎司辛口琴酒(Dry Gin)與不甜白酒(Dry White Wine)、三盎司葡萄柚汁、一盎司櫻桃蒸餾白蘭地(Kirsh)加 冰塊後搖製均勻,再飾以檸檬皮。

同年,薩伏伊酒店(Savoy Hotel)的哈利.克拉多克( Harry Craddock),於著作《Savoy Cocktail Book》也將這杯「月光」酒譜列於其中,並註記上「是杯很不甜的調酒」。有人形容它像是一杯白酒版本的馬丁尼(Martini)般口感強烈。

以芬蘭Napue Gin加白酒的Moonlight。(圖: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1974年再版的《Mr. Boston Official Bartender's Guide》裡,也記載了一款名為「月光」的調 酒。使用兩盎司蘋果白蘭地(Apple Brandy,可用Applejack或Calvados)、一顆檸檬擠汁、少量的砂糖(2012年版本,固定檸檬汁與糖漿使用份量皆為四分之三盎司),均勻搖盪後倒進裝有冰塊的短杯內;簡單的酸甜帶出蘋果香氣與桶陳層次。

加Apple Brandy的Moonlight。(圖: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美國資深調酒師作家格瑞.雷根(Gary Regan)以「飛行(Aviation)」這款經典調酒為發想 ,創作出現代版本「月光」。以君度橙酒(Cointreau)取代黑櫻桃蒸餾酒(Maraschino), 因為手邊沒有檸檬汁而用萊姆汁代替;1.5盎司琴酒、0.75盎司橙酒、各半盎司紫羅蘭香甜酒 (Crème de Violette)和檸檬汁(英倫調酒雜誌《CLASS》創辦人-西蒙.迪佛德針對此酒譜建議將檸檬汁改為各半的檸檬汁與萊姆汁混合使用),冰鎮搖製後倒入雞尾酒杯中,噴擠橙皮 油增添香氣。並且在其2007年9月27日《舊金山紀事報》的調酒專欄裡提及:

「在完成這杯新調酒後帶著它在外散步,酒色透過月光迤灑而成隱約的淡紫色,所以用月光替它命名」。

如今較為人知,口感符合大眾喜好的便是這款雷根版「月光」。

由Aviation變化而來的Moonlight,使用不同色澤的紫羅蘭香甜酒調製。(圖: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就像電影片尾,黑人男孩在月光下看起來像是藍色的;不管是酒或是人,月光照射然後改變的顏色似乎都多了幾股滋味,都是言以難喻的思緒流轉,冷暖與悲喜都僅有自己能知。始終只能跟自己對話,始終只有自己能保護自己,那些武裝起來的姿態不過是謀生的本能反應。經歴過 什麼,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們被社會擺佈、被自己擺佈、被我們深愛的人擺佈。

逃不開這些擺佈,讓我們至少趁著夜色還能喝一杯月光,想像求之不可得的幸福冀望。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