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無以酩狀》Aviation:《型男飛行日誌》寂寞與瀟灑之間

萊恩以背包當做演說題目來闡述人生的包袱;相同標題,兩場不一樣的論點發揮。萊恩隻身來去似乎毫無牽掛;家人或是朋友,與他的聯繫都像是隨時會斷線的風箏。一個人輕鬆自在,可是沿途那些美好的風景能夠與誰分享?

縮梭 

《型男飛行日誌(Up in the Air)》裡,男主角萊恩.賓罕的工作是負責替企業開除員工,遞出一份職涯人生規劃資料,任由被資遣的員工們宣洩情緒和想法。因為必須在美國境內往返,一年出差322天,索性就只租下一間小套房提供自己短暫休憩,還順便定下達成千萬哩程的人生目標。對萊恩來說,飛行只是移動而非享受;這不是一段旅行充其量不過是週而復始的逐日遷徙。

電影《型男飛行日誌》裡,喬治克隆尼把這樣看似能幹卻心底空虛的形象表現得相當妥貼。(圖:Paramount Pictures)

1901年,出生於德國巴伐利亞的年輕人-古斯塔夫.懷特黑德(Gustave Whitehead)27歲時在美國康乃狄克州成功駕駛自己發明的禿鷹號飛向天際,比起萊特兄弟至少早了兩年。因為古斯塔夫缺乏商業頭腦並且沒有大肆宣傳推廣,加上尋找資助失利,種種時不我予遭遇下,「飛機之父」之名便拱手讓給後起的萊特兄弟。

古斯塔夫.懷特黑德與禿鷹號。(圖:gustave-whitehead.com)

人們對於空中的想像逐漸被實現,飛行不再只是神話裡才能出現的橋段。根據美國調酒考古學家-大衛.旺德里奇(David Wondrich)著作《Imbibe!》裡提及1911年左右,當飛行技術日趨普遍,酒吧裡開始出現了一杯稱作「飛行(Aviation)」的調酒。

然而飛行的酒譜直到1916年紐約沃利克飯店(Hotel Wallick)調酒師雨果.安司林(Hugo Ensslin)編纂《Recipes for Mixed Drinks》一書才正式被記載下來;以三分之二盎司琴酒(Gin)、三分之一盎司檸檬汁、少量的紫羅蘭香甜酒(Crème de Violette)及黑櫻桃蒸餾酒(Maraschino)冰鎮搖製,口感酸甜中帶有花香與少許草本滋味。

以Aviation Gin調製的Aviation Cocktail。(圖: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這一年,正逢英國飛機運輸與旅行公司(Aircraft Transport and Travel)成立;三年後,該公司首開倫敦往返巴黎的國際航線。就在安司林調酒手冊出版沒多久後,美國開始實施禁酒令(Prohibition,1920﹣1933年),許多酒款取得不易,部份酒譜於是有所變動;像是飛行酒譜被省略了紫羅蘭香甜酒的使用。從美國遠渡到倫敦薩伏伊酒店(Savoy Hotel)任職的哈利.克拉多克(Harry Craddock),在《Savoy Cocktail Book》的飛行酒譜便是改為三分之二盎司琴酒、三分之一盎司檸檬汁、少量黑櫻桃蒸餾酒冰鎮搖製。

30、40年代的美國,身兼百老匯戲劇製作與紐約酒與食品協會主席的克勞斯比.蓋基(Crosby Gaige)頻繁出入各大餐廳與酒吧,並將這些美妙的飲食經驗和知識整理成冊;其中一本於1941年出版的《Crosby Gaige's Cocktail Guide and Ladies' Companion》,把飛行這杯調酒的紫羅蘭香甜酒換成任何可食用藍色染劑,並且易名為「飛上天(Up in the Air)」。

美國調酒復興教父-戴爾.達格洛夫(Dale DeGroff)在2002年《The Craft of the Cocktail》書內分享的飛行酒譜為:2盎司琴酒、1盎司黑櫻桃蒸餾酒、0.75盎司檸檬汁。美國資深調酒師作家-格瑞.雷根(Gary Regan)於2003年出版的《The Joy of Mixology》,飛行酒譜則為:2盎司琴酒、各半盎司檸檬汁與黑櫻桃蒸餾酒。後世流傳的飛行酒譜幾乎承襲自克拉多克版本,然後在比例部份稍加調整。 1960年代的歐洲紫羅蘭香甜酒酒廠相繼關閉,調酒師們寧可取捨酒譜而不用劣質紫羅蘭酒。直到2007年,美國進口商與奧地利羅特曼酒廠(Rothman﹠Winter)合作,以奧地利葡萄蒸餾酒浸泡兩款不同品種紫羅蘭製酒,讓紫羅蘭香甜酒重現於酒吧中。

因此,2011年的《The PDT Cocktail Book》書內的飛行酒譜變回:2盎司英人牌琴酒(Beefeater Gin)、0.75盎司檸檬汁、半盎司黑櫻桃蒸餾酒、0.25盎司羅特曼紫羅蘭香甜酒。

舊金山Alembic Bar的Aviation Cocktail令人難以忘懷。(圖:作者提供)

早在1914年芝加哥黑石酒店(Blackstone Hotel)的雅克斯.斯特勞布(Jacques Straub),其著作《Drinks》中,便已收錄一款也叫「飛行(Aviation)」的調酒。將0.75盎司蘋果傑克酒(Applejack)、半盎司萊姆汁、少量艾碧斯(Absinthe)與紅石榴糖漿(Grenadine)混合搖製而成;嚐起來相對於琴酒版的飛行來得較為厚實。

電影裡,萊恩以背包當做演說題目來闡述人生的包袱;相同標題,兩場不一樣的論點發揮。萊恩隻身來去似乎毫無牽掛;家人或是朋友,與他的聯繫都像是隨時會斷線的風箏。

一個人輕鬆自在,可是沿途那些美好的風景能夠與誰分享?

他答應即將結婚卻又沒有預算度蜜月的妹妹,在各地拿著小倆口的人型看板拍照;他慣看的建築物跟山水,究竟有沒有為自己留下點滴感動?嘴上聽來俐落自信的對話,終究掩飾不住心底的游移徬徨。

原來「Up in the Air」還有另一個意思是懸而未決。

當我們搭乘飛機幾番離去歸來,然後在某夜到酒吧裡點上一杯「飛行」,會不會才想起好久沒有仔細聆聽幾抹白雲掠過機翼?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