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故事》落榜都是有理由的!明清科舉考試的各種落榜原因

金榜題不題名也要看主考官喜惡?明代科舉錄取與否主考官說的算,寫錯字又何妨?寫的工整卻適得其反?其貌不揚有錯嗎?各種奇怪落榜原因,一窺究竟。

陳一中

前文不擇手段也要上榜!破解 5 個明代常見的科舉作弊方法提到了許多明代的考生為了金榜題名而不擇手段,發明了許多通過考試的方法,但儘管如此,考生還是可能無法考不上科舉,這是因為科舉考試中,主考官的喜惡對於士子錄取與否,有重大的影響。也因此,一旦考生高中科舉,便以主考官的門生自居,主考官則成了「座師」(座主),彼此在名義上存有師生情誼,互相提攜。以下先簡介鄉試、會試、殿試主考官,再講述各種落榜的遭遇。

鄉試的主考官定為兩人,初期敦聘儒學教官、儒士為主考。永樂年間,兩京主考改由翰林院官員擔任,其餘行省仍循舊制,但屢有徇私舞弊之事,至明代中期,各地鄉試亦漸改由京官擔任主考。

嘉靖二十五年(1546 年)的浙江省試,有一位主考官評完了卷子,夢到自稱杭州知府的官員來請託。考官夢醒以後,看到不知哪來的一個卷子在桌上,於是從錄取的卷子中抽一卷來相比,覺得冒出來的這卷好一些,便將兩卷交換過來。這類相似的情節發生過不少次,每次的年分、地點不同,卻有如出一轍的情節。

據說,有一種作弊的方法是買通考場的書吏,待夜深人靜,考官打瞌睡時,再把考卷調換。或許這些看到桌上多出一分試卷的考官都不是看見鬼,而是落入圈套而不自知。

會試的考官由禮部與翰林院官員擔任,除兩位主考官,還有十八位考試官,分別批閱《詩》、《書》、《禮》、《易》、《春秋》考卷,稱為「十八房」。至清代中期,朝廷發現按經分房容易使考試官被收買,所以改為平均分攤試卷,不再按經分房,以杜絕作弊的行為。

明代殿試的日期原為三月初一,因會試應試人數增多,需要較多的時間閱卷,成化年間遂延至三月十五日。但不是每個考官都需要較長的時間批卷,明代晚期曾任會試閱卷官的楊士聰說道:

我每次閱卷,不會從頭看到尾,隨意的看一兩行,如果是好卷子,自然會發現他與平庸的卷子的差異,然後我再重頭看起。考場中搜查落卷也多用這種方法,數百張試卷一下子就能看完了,不會遺漏的。

殿試的主考官通常會推舉內閣首輔擔任,在特殊的情況下由次輔或其他閣員主考,例如張居正任首輔時,他的兒子也在應考之列,所以改由次輔張四維(1526-1585)擬定排名。主考官只將前三名挑出來,是為第一甲,由皇帝圈評定名次。剩下的由其他考官評定,他們會將卷子分為兩等,再拿給主考官判定,其中較好的是第二甲,再次一級的是第三甲。

張居正表面上作了避嫌,但他權傾朝野,誰敢不賣他面子呢?次子張嗣修(1553-1627)本為萬曆五年(1577)第二甲第一名,但進呈試卷時,張居正暗通太監,將張嗣修的卷子往前挪,張嗣修遂成了榜眼。萬曆八年(1580),張居正的三子張懋修(1558-1639)評為狀元,更被譏諷是「關節狀元」。當張居正垮臺後,便有時人作詩道:「狀元榜眼盡歸張,豈是文星照楚鄉?若是相公身不死,五官必定探花郎。」意思是說,張居正兩子已經分別獲取狀元與榜眼了,倘若他再晚一點逝世,五子也必定也會高中探花。

考生們答題總是戰戰兢兢,期盼不要有一絲錯誤,但誰又料得到,寫的工整卻適得其反呢?

隆慶二年(1568)的殿試,皇帝瀏覽內閣進呈的考卷準備圈定狀元時,突然覺得試卷都寫得如此工整,便懷疑主考官徇私,皇帝反而在第二甲的卷子中選了一張多處塗改的考卷當作狀元,羅萬化(1536-1594)便成為多疑下的幸運兒。

考試時很容易一不小心就寫了錯別字,但寫錯別字又有何妨呢?皇帝喜歡你才是真的!

像是崇禎元年(1628)殿試,內閣原本擬定莊應會(1598-1656)為狀元,思宗朱由檢(1611-1644)卻不滿意,將他的名次往後挪,又抽閱其他試卷,特別喜歡管紹寧(?-1645)的試卷,但發現管紹寧將「誠」這個字寫錯了,思宗於是詢問閣臣意見,閣臣答覆道:「皇上若贊成,補畫丿可以掩飾。」思宗便親自補上一撇。

由於思宗求才若渴,因此不太拘泥於錯字,這類不拘錯字的例子不少,崇禎十年(1637)的會元吳貞啓對策也寫錯字,同年考生包爾庚便揶揄他說:「老兄你寫錯字,狀元就是你了!」這樣一位勤於替考生挑錯字的皇帝也真是前所未有的了。

由於思宗求才若渴,因此不太拘泥於錯字

清代的殿試不必謄錄,若想要成為狀元,考生不只得文章得寫得好,還要寫一手皇帝喜歡的書法才行。順治帝福臨(1638-1661)偏好歐陽詢的字體,康熙帝玄燁(1654-1722)則喜歡二王(王羲之、王獻之父子)。當朝的狀元都寫得一手好字,書法多塗抹的羅萬化真該慶幸自己生對了時代。

考生的名字也是影響錄取名次的因素之一,當拆卷以後,發現考生名字不吉利,錄取的名次就可能會被後置。永樂二十二年(1424)殿試成績第一的是孫曰恭,但成祖覺得「曰恭」兩個字連在一起像「暴」,顯得不太和諧,又見到另一名考生的叫作邢寬,寬緩刑罰正是太平時代才有的盛景,朱棣非常高興,便將邢寬擢為狀元,孫曰恭則降為探花。

嘉靖二十三年(1544)的狀元本該是吳情(1503-1574),但世宗說:「無情怎麼適合當第一?」正在猶豫時,看到宮殿裡打結的旗幟有點像個「雷」字,便想在卷子中找個姓雷的考生,一時沒找著,就選了秦鳴雷(1518-1593)。

大概是有了邢寬、吳情的例子,自此之後主考官也會多加揣摩,宣德年間的進士王玉(1402-?)原名為王子璠,本當為鄉試第一名,但當時剛經歷「高煦之亂」,這是由成祖朱棣第二子朱高煦所發動叛亂,考官就以王子璠聽起來像「王子反」為由,沒有錄取他。可見名字實在是太重要了,因此嘉靖年間甚至有一種風氣,有些考生會先把名字改的吉利一些再考殿試。

除了試卷與名字會影響考運以外,容貌也是影響考試的因素之一。

皇帝對於長相的喜惡,多少還是有點影響。正統四年(1439)本來擬定張和(1412-?)為狀元,但英宗派人去窺探張和的長相,聽聞他有眼疾,於是改置為二甲第一名。

吳中四才子之一的徐禎卿(1479-1511)殿試名列第二甲,本有機會進入翰林院當庶吉士,可是孝宗朱祐樘(1470-1505)派宦官詢問了徐禎卿和一另位考生後,因為徐禎卿其貌不揚的關係,決定將另一位選為庶吉士。弘治年間,京師流傳的歌謠唱道:「選科全不在文章,但要鬍鬚與胖長。更有一般堪笑處,衣裳漿得硬幫幫。」就是諷刺考官以貌取人的情況。

吳中四才子之一的徐禎卿(1479-1511)

蘇州文人桑悅(1447-1503)二十六歲參加會試,卻因年紀的「二」被誤填為「六」,只中了乙榜。會試有甲、乙兩榜之分,乙榜被稱為副榜,是指在甲榜(正榜)後增額錄取的考生,有時會授予儒學教官等低階的官職。從桑悅的經驗來看,年紀較大的考生可能不受主考官青睞。

科舉不中是件令人沮喪的事情,曾有會試考生怪罪考官不公,揚言要殺掉考官,但朝廷沒有理會這樣語帶威脅的指控,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有時候不是考生親自發難投訴不公,而是在朝為官的父兄代為撐腰,由他們上奏攻訐考官。

投訴科舉的奏文沒有少過,多數的情況,朝廷會認真的看待科場弊案,例如天順四年(1460)會試放榜後,一位不中者一口咬定是主考官為討好內閣首輔李賢(1408-1466),有意使李賢的弟弟李讓考上而有所偏頗,當英宗詢問此事時,李賢無辜地說:「這完全是個人忿怨,考官絕對沒有不公,因為我弟弟李讓也沒考上,可以見得考官是公平的。」皇帝於是命禮部會同翰林院再為那位考生準備一次複試,結果許多題目都不能答,該生被處罰戴枷示眾。

李賢為此感慨的說道:「如果你的文字有瑕疵而落榜,是因為你學問還不夠,不是命運;如果你文字很好卻還是落榜,那就是你的命運了。不知道順從天命,怎麼可以當官呢?」

明朝內閣首輔李賢(1408-1466)圖片來源

李賢這段話似乎是想告訴大眾,考試不只是憑實力,運氣也是相當重要的。

確實如他所說,明代的科舉充滿各種光怪陸離的事件。例如萬曆四十年(1612)的四川鄉試,有一位名叫周士麒的考生考中第六名了,但卷子的主人其實是王應熊,因為卷首的個人資料太模糊了,因此造成誤填。王應熊倒是很有雅量的說道:「因為人為不慎造成失誤,真的是天意!周先生既然已列榜登錄,我再等三年又有什麼關係呢?」

經過御史檢舉,榜單被修正,這回換周士麒不高興了,跑去京師上訴,但不被受理,王應熊後來考中殿試,進了內閣。李賢所說的順從天意,指的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故事 落榜都是有理由的!明清科舉考試的各種落榜原因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