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地理眼》巴勒斯坦中的基督徒:美國觀點中聽不到的故事

自2011年開始的敘利亞內戰,主因是政治推翻而開打。講起內戰、邊境戰爭,就不能不提巴勒斯坦與以色列超過60年的以色衝突,此篇文章從歷史的角度切入現實,巴勒斯坦多是破壞力十足的激進分子?以色列要回自己的家園,什麼都能被允許?以巴關係遠比在台灣的我們片面了解地複雜許多。

文/曹子謙(台灣大學心理系學生)

2006年,巴勒斯坦的西岸城市伯利恆準備慶祝耶誕夜(圖片來源/維基共享)

巴勒斯坦以及以色列的衝突,在絕大部份大學生的心中,可以和伊斯蘭教以及基督教的衝突劃上等號。以我們所接受到的資訊來說,以色列就是一群想要回到故鄉的猶太人,因為受到美國政府的支持,所以在眾多阿拉伯國家當中立足,也因此引起仇恨。然而當你從歷史、族群以及政治因素去了解巴勒斯坦以及以色列的關係後,會發現事情遠比你想像中來得複雜。

事實上,社會群體內部是異質的,以色列中有支持巴勒斯坦的人、穆斯林中有支持猶太復國的組織,而這些都是是我們平常接收不到的資訊。本文將討論「巴勒斯坦中的基督徒」。除了希望對目前的以巴關係有更深一層的了解之外,也希望可以消弭一些台灣人的刻板印象。首先我會提供巴勒斯坦基督徒的現況,藉機點出穆斯林以及基督徒在巴勒斯坦比我們所想像中來得更和諧。接著以宗教、經濟以及政治三個層面去坦討巴勒斯坦基督徒所面臨的問題。進而點出巴勒斯坦基督徒所面臨最大的問題不是當地的穆斯林,而是以色列政府。最後,提供以美國/以色列政府角度下,所寫出來巴勒斯坦基督徒所面臨的問題,其中的差異值得我們深思。

基督徒在巴勒斯坦的概況

一般所指的「巴勒斯坦基督徒(Palestinian Christian)」是指居住在巴勒斯坦中的基督徒。而這些人可能信仰的是不同的教派,包含東正教、天主教、新教等。根據統計,巴勒斯坦基督徒的人口大約有21萬人,佔巴勒斯坦⼈人口數的8%。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巴基斯坦基督徒的人數在以色列的創立之前,佔大約有10%的總人口。但是隨著戰爭的爆發,大量的基督徒外移,導致一度只剩下2%(5萬多人)。而後才又因為持續的移民逐漸回復到現今的水準。但是由於戰爭以及政治的關係,巴勒斯坦基督徒相較於以色列基督徒,過著較為艱困的生活。也有一部分的基督徒流落在難民營當中。

猶太復國主義(Zionist)的人常宣稱,基督徒到現在會流落在難民營當中,是因為他們的鄰居是極為不友善的穆斯林所害的。他們也常常藉由這樣的原因持續的去收編巴勒斯坦的土地。然而從歷史的角度我們就可以看出,若是因為鄰居是穆斯林的原因而被迫離開的話,那麼在戰爭發生之前就不應該會有10%的基督徒仍然留在巴勒斯坦中。雖然在巴勒斯坦,基督徒和穆斯林的關係雖不能說是融洽,但是也絕對談不上對立。

在基督徒學校中,互相玩耍的穆斯林與基督徒(圖片來源:culturalcatholic)

西方(歐美)的基督徒常常無法理解為什麼巴勒斯坦中會有基督教,也無法理解他們之間為什麼沒有爆發激烈的衝突。而一位居住在巴勒斯坦的基督徒就曾經這樣說過:「這可是部分來自於對於世界各地基督形成的不瞭解,但也可能有一部分是因為種族主義或我族中心的觀點,他們認為一個基督徒應該長成某種樣子。」(This may be partly due to a lack of understanding about the shape of Christianity in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but may also be partly due to the often racist and ethnocentric notions of what a Christian should look like.)1從這段言詞我們就可以看出,巴勒斯坦人對於基督徒的態度,是比我們所想像的友善許多。或許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當年基督教就是從這裡所發源的。

更多兩個族群友善的例子

在加薩走廊(以巴戰爭最頻繁的地區之一)當中,學校往往會設立在有穆斯林、也有基督教的地區。而該地的神聖家庭學院(一所被梵蒂岡所創立的學院)也有超過六分之五的人員是穆斯林。

相反地,在大量基督徒家庭被以色列激進份子摧毀時(他們認為這些基督徒是叛徒),首先發起募款幫忙的也都是穆斯林。在聖誕節、復活節等基督教的節慶當中,當地的穆斯林也常常會打扮成聖誕老人或是復活節兔來響應。另外,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1990年穆斯林激進份子曾取消一場原訂在平安夜的攻擊計畫。

除了宗教上,在文化上兩個族群也都試圖在政策上展現充分的尊重。舉例來說,巴勒斯坦政府廢除了一項要求女性律師在代表出庭時需要蒙面的法律。基督徒也相對的在他們的建築物當中保留一間日光室供穆斯林禮拜。

藉由以上的例子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在巴勒斯坦的基督徒和穆斯林,並不是兩個對立的族群。而是兩方一起承擔著巴勒斯坦所面臨的政治、經濟問題。而這問題的來源來自於以色列。在這樣子的「外患」之下,穆斯林以及基督徒都是深受其害的。舉例來說,巴勒斯坦的基督徒,若是想要到耶路撒冷去朝拜,一樣要和穆斯林一同經歷複雜的手續以及多次的搜身檢查。一位巴勒斯坦基督徒就曾這樣說,「是以色列持續不斷的占領與掠奪摧毀了巴勒斯坦人的生計,這對基督徒和穆斯林都是如此。」(It is the ongoing Israeli structure of occupation and dispossession that continues to devastate Palestinian livelihood for both Christian and Muslim alike.)2

巴勒斯坦基督徒面臨的問題

基督徒在巴勒斯坦雖然說並不像我們想像的一樣,受到穆斯林的仇視。但是宗教的不同確實為他們帶來許多問題。另外,在巴勒斯坦中的基督徒也往往受到來自其他國家的壓力。

第一個是宗教方面,雖然說巴勒斯坦的政府制定不同的政策,以保護基督徒不需要被迫接受伊斯蘭文化(之前舉的女性律師出庭不必蒙面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是這樣的政策在民間普遍是較不被接受的。在絕大多數的學校當中,男女是必須分班的。這也使基督徒在爭取自身的權益(特別是婦女權時)往往會和當地的價值觀有所衝突。另外,雖然說基督教以及穆斯林在巴勒斯坦的關係還算不錯,但是也存在有極端的份子,認為基督教不應該存在於他們國家之中。於是幾乎每年都會有零星的針對基督教的攻擊行為,如攻擊學校、刺殺教會重要職位等。去年年底則是頻繁地襲擊境內的教堂。

再來是難民的議題,聯合國在保護難民的議題上,有兩個組織:「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UNRWA)」以及「聯合國難民署(UNHCR)」。當世界上所有其他國家都受到UNHCR的保護時,只有巴勒斯坦的難民是在UNRWA的保護之下。這樣的原因是當年在針對巴勒斯坦的保護時,分成UNRWA以及UNCCP兩個組織。UNRWA純粹是負責人道救援,包含教育、飲食等,而UNCCP則負責其他所有的事項,包含提供政治庇護、保障安全及國際權益和周圍國家協調等等。但是隨著以色列強硬的不合作(或者說是美國),UNCCP逐漸的失去功能,到現在為止幾乎等待廢除。使得巴勒斯坦難民只有基本的飲食、教育權,在國際上幾乎是沒有什麼保障的。

以色列政府在耶路撒冷外所興建的圍牆,用以管制進入的穆斯林以及基督徒(圖片來源:http://aktualne.atlas.sk/)

此外,來自以色列的壓力也是不容小覷的。以色列對於巴勒斯坦穆斯林的不友善,來自於其政治以及宗教的因素。但是令大家比較訝異的是,猶太人對於巴勒斯坦基督徒也是相當不友善的︒最明顯就是反應在進入到耶路撒冷的申請上面,以色列政府往往阻撓申請的程序,往往等了數小時也不得進入。去年4月19日,耶路撒冷舉辦復活節聖週慶典。但是以色列政府以安全為素的理由,只讓600名基 督徒進入耶路撒冷。

綜合上述幾點我們可以發現,巴勒斯坦基督徒所碰到的問題大多不是來自於當地的穆斯林,反倒是來自於猶太人(以色列政府)。除了在國際上給予壓力,造成多數難民流離失所之外︒在聖城的管制上,也往往不公平的對待巴勒斯坦基督徒。

美國、以色列政府角度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American-Israeli Cooperative Enterprise(AICE) 是一個為了促進美國以及以色列合作關係所建立的NPO︒其組織宗旨主要是為了促進以學術交流、加強兩方的共同價值觀︑提供研究以色列學者獎學金、辦理共同活動以促進情誼等目的。而AICE在網路上建立一個Jewish Virtual Library,這個圖書館的目的是希望包含所有有關於猶太人的學術研究,特別是以巴衝突。其中就有一篇對於巴勒斯坦基督徒的研究,以下摘錄部分內容3:

--「在巴勒斯坦的基督徒,就是二等公民︒他們在當地被視為繳交保護費以避免穆斯林教徒奴役︑殺害他們。」

--「巴勒斯坦的基督徒飽受穆斯林的歧視,舉例來說,他們無法在沒有同意的情況下騎馬」

--「巴勒斯坦的法律並沒有宗教自由,舉例來說,一份以色列政府的調查就指出在巴勒斯坦,基督徒地主沒有受到應有的保障」

其中還有許多說明巴勒斯坦政府攻擊教堂、強迫基督徒離開政治圈、以及當地基督徒害怕穆斯林會把對於以色列的怒火發洩在他們身上等內容。而由於這一篇文章的內容和另外一個視角下的資料,可以說是大相逕庭,也有許多巴勒斯坦基督徒親口證明正並非屬實。於是,我去查詢這一篇文章所參考的文獻,究竟都來自於哪裡?結果發現,絕大部份這位學者所參考的文獻,都是來自於美國或是以色列的 研究。

倒向亞美利加的天平

巴勒斯坦中,基督徒目前佔約10%的比例。然而在一個伊斯蘭國家當中,他們並沒有像我們所想像一樣,迫害基督徒或是仇視他們。雖然說不免會有少數的激進份子,不過在政策、學校以及宗教節慶當中,兩個族群都展現了一定程度的包容。

反觀,以色列政府對於基督徒的壓榨是較嚴重的。除了在政治︑軍事上造成基督徒流離失所,以及大量教堂倒塌以外,在核准他們進入耶路撒冷的時候也處處刁難。另外,他們也常常以「基督徒會有現在的問題是因為穆斯林」作為理由或是宣傳手法,藉此侵佔或是繼續迫害巴勒斯坦的人民。

我們所接收到的資訊,絕大部份來自於美國的觀點。而在以巴衝突上,美國又是重要的利害關係人,因此觀點難免偏向一方。巴勒斯坦基督徒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讓我們省思台灣接收到的國際新聞,是否寓含著偏見。這也呼籲著,我們應該養成批判性的思維,不要慣性地相信所有接收到的資訊。

參考資料

1. Jeremy 2013. Palestinian Christians: the forgotten faithful. Embrace the Middle East. http://www.embraceme.org/blog/palestinian-christians-forgotten-faithful 

2. Timothy Seidel 2006. Christianity in Palestine: Misrepresentation and Dispossession. THE ELECTRONIC INTIFADA. https://electronicintifada.net/content/christianity-palestine-misrepresentation-and-dispossession/6280

3. Jewis Virtual Library. 2013. Palestinian Authority: Christians in the Palestinian Territories. https://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jsource/Peace/christianpal.html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地理眼GeogDaily:巴勒斯坦中的基督徒:美國觀點中聽不到的故事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