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小野/台灣的千里步道在哪裡?

小野/作家

2006年初,我收到一封來自山上的黃武雄老師的一封信,內容是他寫的一篇文章。他是一個擅長論述,又擅長作夢的人,雖然他的專業是數學。

他文章的第一段是這樣寫的:「你我能不能攜手合作,來開闢一條環島的千里步道?親愛的朋友,從今天起,請出門去探查一段小徑:山路、 古道、產業道路或鄉道都好,條件是遠離喧囂,沿途要有不錯的自然或人文景觀。 之後我們可以這樣做:1. 我們玩接龍遊戲,經匯集與勘查後,接成一條環島步 道。 2. 我們大家連署,邀請民意代表協助,請政府排除困難,保護這條步道,免於經濟開發,並且投入資源協助規劃且促其實現。 3.我們要發展一套周延可行的公共論述,並與步道沿途 的地主深層對話,尋求他們支持,同時提示有利於地主的種種誘因,在政府與地主之間穿梭溝通。 4.在這條步道上,引入新的價值觀,討論經濟開發與生 態人文之間的矛盾,討論種種人與自然如何相處的問題,創 造一種不同的場域,發展新價值。

我沒有立即回覆黃武雄老師。這些年來他在山上養病期間除了仍然在進行他的數學研究之外總是憂國憂民,偶爾約一些有心的朋友們在永和社大的生態園區討論台灣社會的沈淪及如何救贖,嘆息聲在黑暗中消失後,我們能看到的只是彼此絕望的眼神,如同棲地已遭破壞後奄奄一息的螢火蟲閃爍的微光。2006年初正逢阿扁總統的連任之後的施政表現每況愈下,甚至於有荒腔走板的演出,人民的理想幻滅揉和著民怨四起,紅衫軍即將圍城,誰還有心情談千里步道的大夢?

不久之後周聖心來約我上山,她說她已經約好了荒野協會的創始人徐仁修,黃武雄老師希望我們三個人就當個發起人,上山共商國家大事-------「千里步道」的籌備和推動。徐仁修?又是一個令人欽佩的傻子,看來我又要被迫成為三傻之一了。我已經忘記在山上我們說了些什麼,只記得黃武雄老師永遠相信任何事情最珍貴的就是在集合眾人智慧和經驗時互放的光亮,也就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向公民社會。而徐仁修的信仰永遠都是讓大自然保持原本的樣子,荒野本身就是智慧的來源,任何人工的都只會破壞大自然的規律和秩序,他建議每個鄉鎮都能擁有一塊沒有被破壞的森林。

天哪,千里步道還沒有開始,已經變成千里森林了?他們豈止是傻子,簡直是瘋子。我心裏沒有說的是,倒不如我去應徵公共化之後的中華電視台總經理的工作,至少我還能藉由一個公共媒體的力量成為一個追隨者、傳播者比較幫得上忙。於是我開始認真寫一份應徵的報告書,強調了公共媒體在公共事務和社會關懷上的責任。

然後我就真的考上了那個有非常多人去應徵的工作,不久我們三人也就正式對外開了記者會宣布「千里步道運動」的啟動,媒體超乎想像的大幅報導這件事,甚至用「大地倫理運動」來形容這個運動的重要性。從此華視新聞也加強了對這些公共事務及有關社會民生的報導。然後,我就真正成為「千里步道」最忠實的追隨者,一直到我離開華視,一直到現在。我追隨了這個大夢已經快十年了。從去見各縣市首長一一進行遊說的工作、陪伴志工們去荒野、林徑、步道種樹、帶著旅行社翻山越嶺去到原住民部落探訪未來社區的經營之道到趴在山上和志工們用雙手雙腳完成取代水泥山路的親山又親水的手作步道。我親自體驗到「千里步道運動」這近十年來最核心十種價值是1.在地的、2.慢速的、3.手作的、4.體驗的、5.志工的、6.社區的、7.生活的、8.旅遊的、9.文化的、10.生態的。這是徹底反省並且翻轉了過去台灣人為追求經濟及開發所造成的環境污染和破壞及人民精神上的急躁、功利、不安和焦慮。果然,這是一個土地和人心重建的大工程,只要能一步步很踏實的走出來。這近十年來我的夥伴們也從政策和法令面做了不少具體的遊說,也造成重大的改變,例如公路法的修法,第58條,呼籲在既有的道路上劃設人行及自行車道。早期遊說台9和台11至少要劃設單車道簡直是件不可能的任務,現在政府部門已經會主動規劃這些路線,例如花蓮的雙潭自行車道和其他許多縣市的美麗自行車道都是這樣陸續完工的。台北市、新北巿一直通往大溪桃園的河濱自行車道原本有不少斷點,也都陸續銜接了起來,直至今日騎自行車環島已經成為年輕人的新風潮。

這十年來,一批又一批的志工們和我一樣一直追隨著「千里步道」的大夢,這個大夢曾經感動過很多人,尤其是年輕人,他們在不同的時期投入這個尋夢的旅程,為這個原本看來有些天方夜譚的夢想添加了新作法和新觀念。黃武雄老師沒有說錯,只要我們敢啓動了一個大夢,成熟的公民社會自然就有一些充滿理想、活力和智慧的人會跳出來一起加入、共同來完成這個大夢。這條在地圖上可以具體畫出來的路線不是一條路線,而是遍佈全島的路網,如同人體的血管一樣。大體上在西部是以嘉南大圳和糖廠五分車的舊鐵道為主,例如虎尾馬公厝線糖鐵結合追火車文化與產業的路線或是台南從台江內海通往烏山頭水庫的山海圳綠道(沿途有古蹟、考古遺址、水圳和水庫等)都在這條步道上。西部沿海從彰化大城芳苑到雲林四湖、嘉義布袋、台南北門、台江,我們曾經積極加入反國光石化的抗爭行動,阻止這條跨縣市的海線被汙染被徹底消滅。東部從宜蘭起是以花東山海線為主,往南銜接已經劃為保留區的阿朗壹古道。宜蘭冬山鄉在政府與民間的合作下完成了一條示範步道,也限制了農藥的過度使用,做為今後公部門協調民間地主完成步道的模式。

千里步道的下一個十年要做的便是步道的綠化工程,從千里步道變成環島綠道,從山林延伸到城市綠道,增加全島綠的覆蓋率,也就是千里森林的概念。公共電視導演林冰友在十年前就關注這個象徵台灣社會啟動了一個大夢的運動,他從我們幾個人在2006年初的第一次會面便開始拍攝,他跟著所有正在進行步道勘查、探索的隊伍深入山林古道和海邊步道,拍攝到許多珍貴的畫面。十月六日星期二晚上十點,在公共電視紀錄觀點節目中,他將公佈十年前便開始拍攝的「千里步道」的紀錄片「那裡有一條界線」。常常有人問我,台灣的千里步道在那裏,我的回答總是:「就在離你不遠的地方,到處都是,就在你家門口,在河邊,在海邊,在山腳下,只要你願意起身出發。」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