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塭仔圳重劃案」的荒謬

◎ 顏亮一

面積廣達四百七十六公頃的「塭仔圳重劃區」即將於下個月公告實施,但也引來當地包括「美華新村自救會」、「新北市塭仔圳先安置緩拆遷自救會聯盟」等市民團體的異議,認為市府沒有做好配套措施就要求他們搬遷,漠視他們的居住權或工作權。站在一個都市計劃專業者的立場,我們認為「塭仔圳重劃案」乃是一個嚴重枉顧都市現實、背離公共利益的規劃方案,應該立即停止實施,重新檢討。

先來看看現實是什麼。塭仔圳地區分屬泰山與新莊兩個行政區,其位置早期屬於淡水河洪水平原管制區。在二重疏洪道的工程自1984年起到1996分三階段陸續完工後,當時的台北縣政府於2002年發佈實施都市計畫,解除管制。但另一方面,由於疏洪道的興築緩和了塭仔圳地區的水患問題,再加上新泰地區的工業區用地已不敷使用,因此從1980年代中期起,塭仔圳地區部份地主就開始興建鐵皮廠房,出租給小型工廠使用。三十年過去,在政府放任的狀態下,隨著工業發展的需求,鐵皮工廠的面積在塭仔圳不斷擴大,如今全區約有百分之五十的面積都是鐵皮工廠,據稱有三萬人在此工作或居住。

而根據新北市經發局的調查,在這片鐵皮工廠的屋頂之下,有將近六百家的合法登記公司。這些公司就像一般公司一樣進行生產活動並繳納營業稅,唯一的差別是,其工廠因位於農地上無法進行工廠登記。再者,這些工廠中超過半數屬於機械與金屬製造業,它們不僅在塭仔圳地區內形成緊密的產業鏈關係,也和周邊的相關產業形成協力與共生的關係。當新莊一帶許多傳統製造業者不斷外移到中南部或中國大陸,留下大片閒置工業用地等待變更為商業或住宅用地時,塭仔圳的中小型工廠卻利用其彈性靈活的特性成功渡過全球經濟危機,存留了下來,並為新北市留下了許多勞工就業機會。如今,暫不論其與都市計畫中土地使用管制的落差,塭仔圳地區業已形成了台灣北區的一個「隱形的」製造業重鎮

在了解塭仔地區的現實狀況之後,我們就不能不詑異於新北市政府市地重劃案和現實之間的差距。在市府的重劃案中,有百分之四十四的面積被劃為住宅區,只有不到百分之二的面積劃為工業區。這個土地使用配比就是這個重劃案最不合理之處。試想,新北市住宅的空屋率已高達百分之二十二,每五戶就有一戶空屋;而新莊更在近日成為繼林口、三峽之後,新北市銷售餘屋量最大的地區。如果再考慮少子化帶來的人口減少現象,這些空屋再過二十年也無法消化。在這個情形下,塭仔圳在未來還要釋放出二百多公頃的住宅用地,不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嗎?

相反地,由於重劃案中工業區面積不到百分之二,因此區內現存的六百家製造業廠商勢必得遷廠。然而新泰一帶的工業區,若不是過於飽和,就是地價已翻數倍成長,廠商根本無法以適宜的價格取得用地。而若廠商遷到更遠的地方,則原有因群聚所產生的區位優勢將完全瓦解,這樣一來勢必迫使許多工廠面臨關廠、工人面臨失業的命運,而且甚至會影響到北台的機械工業。

換句話說,倘若塭仔圳重劃案如期進行,最後的結果將是徒留大片不知何時才開發的建地、大量無人居住的豪宅、以及大批歇業工廠與失業工人,更不用說在重劃過程中被迫遷離的美華新村居民了。難道這就是我們要的都市發展嗎?

都市計劃的精神乃是在追求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對於土地使用方式進行合理的規劃,不論採行的手段是市地重劃、區段徵收、都市更新或者其他工具,都不能違背這個精神。我們不是說塭仔圳的現況沒有問題,我們也認為這個地方需要在空間品質上進行大幅改善。但是市府目前提出的重劃案,卻視土地使用現況為無物,處處背離公共利益的精神,反而造成對市民工作權與居住權的侵害。

因此,我們鄭重向新北市政府呼籲,請即刻中止塭仔圳市地重劃案的實施,重新回到都市計畫通盤檢討的程序,並以擴大市民參與的方式,擬定更細緻、更符合人民生活與生計現實、更符合公共利益的新方案。倘若市府不顧現實公共利益問題,一意孤行,我們恐怕苖栗大埔事件將會在新北市重演,只是這次抗爭的主角將不再是農民,而是眾多被都市計畫背棄的中小企業主、勞工、與世居於此的居民。(作者為輔仁大學景觀設計學系副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