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頻頻對青年不義的國家

◎ 冼義哲

近日來教育部的門口成為熱門的抗爭地點,先是「黑箱洗腦課綱」引來一系列爭議,上個月底更有廿三所大專院校向教育部申請調漲學費,昨天上午九點半各校集結抗議,要求教育部駁回調漲申請,呼籲教育部長別卸責、挺身拒絕學費調漲,拒絕教育商品化。

 台中一中學生6月1日召開「中區反黑箱課綱」學生聯盟籌備會議,吸引10多所高中及近百名高中生到場。(資料照,記者廖耀東攝)

馬政府上任這幾年,我們看見國家對青年的壓迫屢屢嚴重、劣化,這一波學費調漲將造成超過二十萬名學生受害,教育部儼然成了「學店總公司」。青年世代努力讀書,畢業後領取微薄薪水來償還沉重學貸,辛勞的成果全都成就了企業、貢獻高級勞動力,卻還要被社會指著鼻子罵草莓族。窺探最根本的問題,就是體制內缺乏青年的代表與聲音,這個世代沒有投票權、參選權,面對未來被宰割是如此的無力。

然而儘管國家屢屢對青年不義,青年世代並未放棄拚搏,我們看到新課綱出爐至今百餘所高中由學生自發、主導抵制,期盼能在受教育過程中認識真正的歷史而非粉飾後的假面,對抗政治力侵入校園與復辟,反對程序不正義與洗腦扼殺民主化成果,強而有力的批判與教育部費舌狡辯形成諷刺的對比。而在面對政府與校方企圖以漲學費為手段,讓學生和家長來承擔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惡果時,大學的青年亦挺身而出。

漲學費不只是政府部門的卸責,更是整個教育體制以學生的就業條件為挾持,向全體受薪階級的勒索。但家長與學生不是錯誤教育政策的提款機,以市場為導向更讓大學變成大型職訓所;不但使學術自由難以維繫,教師們的勞動權益也危在旦夕。我們期望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而漲學費將加深不公平的現況,政府該做的是向企業課徵資本利得稅、擴大教育經費,增加非競爭型經費補助,實踐教育公共化的進步社會。

也期盼爾後各式校內學費審議和決策會議,能讓學生代表出席人數過半、開放列席。政府對於青年的不義,應該到此為止,讓青年上街批判政權的場景更不應成為常態,世代正義的落實不能再等待,馬政府任期的最後時光,請放過青年、放過台灣吧!

(作者為青年佔領政治發起人,台中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