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懲治台獨與台澎金馬

六月底,北京發布「二十二條意見」,「懲治台獨、最重判死」,國台辦撂話:不管身在何處追到底,連中國外商都感到風險驟升。(中央社)

中國軍機、軍艦、海警、無人機、「投奔自由」頻繁擾台,所謂懲治台獨,更意圖長臂管轄台灣。陸委會將赴中港澳旅遊升級為橙色燈號,乃保護國人的基本動作。但,反獨促統同路人卻急著替北京講話:賴政府在恐嚇台灣老百姓,要求賴政府在承認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務實處理兩岸關係。而遙遠的北約,則因中國在印太地區咄咄逼人,戰略關注持續向中國轉移。

「恐共」、「舔中」兩者併發,如今所謂的九二共識,「同屬一中」早已壓過「一中各表」。道理很簡單,這是「有(共)識之士」的政治基礎。反獨促統,兩岸的同路人大張旗鼓,固然是民族主義有志一同,另外也有客觀環境提供誘因。一是,半年前大選,立委席次國民黨比民進黨多一席,加上民眾黨八席側翼,足以掣肘民進黨政府,且淋漓盡致地展演「國會獨裁」。二是,烏俄戰爭、以哈衝突牽一髮動全身,加上主要民主國家進入選季,美國十一月亦有大選變數,北京樂得天賜大好機會,以邊緣策略、灰色侵襲對付台灣、菲律賓等,令台海、南海充滿火藥味。

反獨促統同路人,只要是「我們習近平」的論調與行為,都聲稱合情合理、咎在台灣。反之,「ROC與PRC互不隸屬」,在他們聽來則屬台獨,一如北京的定義。中華民國,只要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同屬一中」,就是寄生式的台獨,北京武嚇有理、軍演無罪。我們真的納悶,聯大二七五八號決議案,PRC取代ROC的「中國代表權」,北京的「一中原則三段論」,中華民國在國際法理的容身之地,那些人認為在哪裡?其實,反獨促統,必然嚮往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因為中國佔有台灣,亞太地區將納入它的勢力範圍,也更有能耐挑戰美國霸權。反獨促統同路人,「疑美」、「反美」同一個鼻孔出氣,根源於此。

另有退役少將表示,若「大進滿八十八號」事發海域,真被認定是中國的內水區,那未來對方即可合理合法地對運輸民船進行登檢。他說,該漁船被登檢扣押很可能只是開始,未來恐怕會有更多中國海警船對附近船隻登檢事件,而金門、馬祖皆有多座小離島,運補官兵們每逢休假回家皆是租用民船運送。中國海警,台灣海巡,乃此類事件的第一線,北京的意圖是騷擾、認知戰或法律戰?還是製造衝突的準備動作?金、馬海域,就在中國鼻子下,海峽中線它都不承認了,遑論金、馬海域!六月底,北京發布「二十二條意見」,「懲治台獨、最重判死」,國台辦撂話:不管身在何處追到底,連中國外商都感到風險驟升。一黨專政下,中國人民、維權律師動輒被抓,高幹隨時被整肅,何況外人?危邦不入,包括中國及其專制邦交國,國人切莫掉以輕心,萬一「被李明哲」、「被李孟居」,就後悔莫及了。

日前,國民黨金、馬立委等提案增訂「離島建設條例」,包括主張開放中國廠商參與政府在離島主辦的重大建設投資計畫,所需機具、技術及操作人力得自中國輸入,社會自是物議紛紛。金門、馬祖,向來被包括在「台澎金馬」裡面,但幾個條約、法律,都凸顯了台澎、金馬存有差異:一是,舊金山和約第二條有:「日本國放棄對台灣及澎湖的一切權利、權利名義及請求權。」二是,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第六條:所有「領土」等辭,就中華民國而言,應指台灣與澎湖。三是,台灣關係法第十五條:「台灣」一詞,地理上,就是台灣及澎湖。至於金門、馬祖,向來隸屬於福建省,並未隨清日馬關條約第二條,跟台灣、澎湖群島一起永久割讓給日本。或許,北京可以說,台澎不是美國說了算。而南海、台海、東海,以及其它的領土爭議,其它國家也可以說,不是中國說了算。

目前,ROC與PRC,互不隸屬卻有交集,主要是金、馬兩地。而一九四九以來,金、馬持續受中華民國實質管轄。當年,由於金、馬,兩蔣才有基礎宣稱「中國代表權」,而毛澤東據以高喊「解放台灣」。如今,台澎的地位未定論,也因為金、馬而複雜化。事實上,華府早曾建議兩蔣放棄金、馬。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施明德還提出金馬撤軍論,不過,迄今未成該黨的官方政策。時代變遷,現在北京早已否認「海峽中線」的存在與默契,金、馬之於台澎,既有主權性質之差,又有易攻難守的現實,在現狀下「剪不斷、理還亂」。北京如果不想因為金、馬擦槍走火,進而陷入不可收拾的局面,最好自我節制,不要輕舉妄動、惹是生非。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