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憲法法庭/藍白說不清的「國會改革」

◎ 張天泰

憲法法庭昨日針對國會擴權法案「緊急處分」進行審理,各機關代表在庭上交鋒。而藍白共推國會改革,當中包含藐視國會罪,官員不得反質詢,被質詢人應有不得拒絕答覆、拒絕提供資料等或有其他藐視國會行為的義務。

國會改革修法引發擴權爭議,總統賴清德、民進黨立院黨團、行政院及監察院提出釋憲及暫時處分,憲法法庭10日召開準備程序庭聽取意見。(資料照)  

國民黨在五月的國際記者會曾被詢問「反質詢」的明文定義為何?立委吳宗憲當時表示,在立法完成之後會做詳細解釋。什麼是反質詢,連主推法案藍委都說不清楚,易使被質詢者無所適從,在整個質詢的場域動輒得咎。

行政院訴訟代理人李荃和律師,直指問題核心,因為現新修的廿五條,增加非常多的「不確定」法律概念,這些高度抽象的不確定法律概念議案是很難掌握的。也代表說官員今天說了,可能違反行政特權或機密,不說可能被處罰,陷入兩難窘境。

推「蘇格拉底對話」提高國會問政

而藍白的國會改革反讓政策辯論跟溝通喪失功能,讓質詢失去功效。故筆者認為國會問政對話不是戰勝敵人取得勝利,使用「蘇格拉底對話法」能有效幫助國會問政,曾特別研究不同屬性的立委在立院問政的實際過程,發現「蘇格拉底對話法」合乎民主原則,可幫助提高國會問政的有效性。

推動蘇格拉底對話問答的動力,並不是戰勝「敵人」取得勝利的心態,而是對於對話者的想法,真心感到好奇,把對話的對方當做是思考的「伙伴」,強調是理性辯證的對話而不是為爭勝大小聲的辯論,目前立委每次質詢時間為十數分鐘,所以必須抓準質詢時間,把之前準備針對各社會議題的問題,好好問出來、問對、問到位,而問政的模式,其形式是一問一/ 一問二/ 一問多(提問者一立委,回答者為行政院長及行政院各部會首長),而蘇格拉底式提問和對話,是一種有結構的質疑方式,能幫助台灣立院進入系統性問政的正向對話文化,強化民主國家治理,其功能和程序。

最後,筆者認為與其推動藍白說不清楚的國會改革,不如倡議蘇格拉底對話法進入台灣國會問政文化!

(作者為政治工作者、教育博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