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普廷「以朝制中」?

普廷訪問平壤,與金正恩簽署「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條約」:「如果一方因個別或數個國家的武裝侵略而處於戰爭局勢,另一方立即動用其擁有的一切手段提供軍事與其他援助。」中國:官媒稱美國及其盟國長期孤立和壓制俄朝,雙方走近是理性的選擇。美國:副國務卿坎貝爾則表示,中國可能擔心朝鮮被鼓動採取挑釁措施,從而導致東北亞地區發生危機;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布朗也預測,俄朝條約可能加劇中國與俄羅斯的摩擦。

二○二二的二月,普廷將俄羅斯推入深淵:特別軍事行動遭到烏克蘭頑強抵抗,西方的經濟制裁與軍援反擊一波波而來。當年二月初,西方政府杯葛的北京冬奧,習近平邀請普廷為開幕式貴賓,中俄簽署聯合聲明:「兩國友好沒有止境,合作沒有禁區。」結果,二月二十日北京冬奧結束後,普廷便於二十四日進攻烏克蘭。普廷似乎認為,達成軍事目標輕而易舉,詎料卻屢吃敗仗、深陷消耗戰。而他所寄望的中國助力,凜於西方緊迫盯人,習近平也不敢大張旗鼓。兩年來的演變,習、普篤信的東升西降未必實現,反而是中升俄降成了新現實,「蘇聯老大哥」淪為「俄羅斯小弟」。習近平對馮德萊恩說:美國試圖刺激北京武力犯台,借此毀掉中國,但是他不會中計。冬奧之邀,會不會是這種故事,只不過,普廷中計了?

五月中旬,普廷連任後首選中國出訪,雙方聯合聲明建立「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批評美國為維持自身絕對軍事優勢,而破壞戰略穩定的企圖。雙方並沒有俄朝那種同盟關係,但仍把美國視為共同對手。從二○二○的新冠疫情,到二○二二的烏俄戰爭,地緣政治益趨緊張。目前的普廷,重點是脫離泥淖,避免俄羅斯進一步「下流」。至於習近平,卻是天下大亂、形勢大好,想趁「百年未有的大變局」,追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於是,普廷的失算,成為習近平的機會。普廷是聰明人,應該不難看出,中俄的「朋友」關係,有地板也有天花板。

這就牽涉到,如何理解所謂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習近平路線,反改革開放之道,洋溢著文革風,隨著日益複雜的內部矛盾,講政治取代了講經濟。經濟成長趨緩,意識形態弱化,民族主義的旗幟,遂成他對內對外的通用武器。不斷在國際展現大國姿態,持續在印太地區以武力咄咄逼人,越來越多人相信習近平的強國夢不是說著玩的。問題在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開疆拓土」的起點是「統一台灣」、「壟斷南海」、「收復釣魚島」,而終點在哪裡?那才是看點。唯有弄清楚終點,才能回頭看清楚總譜。

二○二一的六月底,習、普視訊會晤,聯合聲明「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延長期限,並強調「中俄徹底解決了歷史遺留的邊界問題,互不存在領土要求」。先此二十年前,江澤民、普廷在莫斯科簽署的該條約規定:「相互沒有領土要求,決心並積極致力於將兩國邊界建設成為永久和平、世代友好的邊界。締約雙方遵循領土和國界不可侵犯的國際法原則,嚴格遵守兩國間的國界。」猶記一九八○年代,武俠大家、明報社長金庸曾嘲諷:中國不去收回俄羅斯侵佔一七○萬平方公里的外東北和外西北,卻要急於收回一千一百平方公里的香港。一七○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四十多個台灣。假使俄羅斯衰落,「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會不會想起這個「民族恥辱」?習近平誇下海口:「祖國完全統一一定要實現,也一定能夠實現。」難道不包括「北方故土」嗎?

由這個角度來看,普、金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條約」,便不無發人深省之處了。俄羅斯被烏俄戰爭拖累,中國即使經濟失落,餓死的駱駝比馬大,俄羅斯受困於西方全面孤立,中俄更可能拉大距離。以故,「以朝制中」,成了普廷的戰略選項,至少可以化被動為主動。眼前,普廷圖的是金正恩的武器即援力,以彌補習近平對西方之忌憚。長遠來看,能源、糧食、軍事技術支援金正恩,可鼓舞北韓在東北亞興風作浪,促進美、日、韓的軍事同盟(小北約)。這種發展趨勢,對習近平將形成牽制作用,令中國的安全關切聚焦東、南方向,無力再朝北作非份之想。果真如此,將會為美國隊帶來新的機會與挑戰。中俄,大國長期分歧與短期利益結合的矛盾,會不會為地緣動態投入另一變數,有待觀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