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憎恨的政治 被厭惡的政治

◎ 李敏勇

中國國民黨的政治作為,顯示了出於憎恨,憎恨曾經擁有的黨國絕對統治權力已喪失。

中華民國一九四九年在原生地被中國共產黨革命推翻,中國國民黨挾持中華民國政府流亡來台,倖得一九四五年代表盟軍接收、據佔的台灣而存在。以殘餘中國,冷戰時代位居反共前線,勉強到一九七一年,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才被判定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蔣介石放棄台灣保有一般會員國的地位,致使台灣的國家條件生變。

反攻大陸國策已違背國際法理與現實而被棄置,蔣氏父子不存在的中華民國政權在民主化後也台灣化。這原是殘餘中國在台灣再生的契機,但黨國餘緒不盡能面對現實,昔日俯仰兩蔣的殖民意識中國論者,某些黨政軍公教群,竟然不能共同守護中華民國台灣,反而對亡其國,昔以「共匪」敵對仇視,咬牙切齒欲加消滅的共產黨中國,表態投誠。這是為什麼?憎恨獨佔統治權力的一些特權消失了?憎恨軍公教年金改革的個人利益稍為減少?

民眾黨也憎恨,民眾黨的憎恨來自柯文哲,是眼睛長在頭頂人,他該憎恨的其實是自己。

柯文哲憎恨什麼?民進黨沒有完全禮讓他對政治權力位置的欲求?他自命智商高,滿口空話,什麼藍綠一樣爛,自我標榜的白色力量也只是口號。只會以貪污腐敗說別人,自己卻陷貪污腐敗疑雲。初任台北市長打五大弊案,五輪成空。當年口口聲聲的首都治理,鴉鴉烏。只留下騎腳踏車、搭公車,一早上班還演戲,配車跟在後面跑也沒省到什麼公帑,或成就什麼市政的荒唐大戲。

批評柯文的人大多原本以為他是可期待的政治素人,希望在民進黨之外另有台灣力量,相輔相成,促進台灣民主化的更正常發展。但他初掌台北市政,初嚐政治權力,就眾叛親離。或以性格因素說他,有別於韓國瑜任職台北果菜公司總經理與柯一搭一唱的品格評比。其實,柯八年台北市長加上僭越蔣渭水之名組織民眾黨,做起總統大夢,與中國國民黨侯友宜合作不合,自己暴露幾億美金搓圓仔湯,哭哭啼啼的總統夢碎荒唐戲碼,性格品格都一樣差。

儘管背景並不相同,但中國國民黨和台灣民眾黨看起來都出於憎恨,讓台灣的寧靜革命被糟蹋了。比起對亡中華民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們低聲下氣,對自己的國家中華民國台灣的競爭政黨粗暴無比。但不要忘了,憎恨的政治也是被厭惡的政治。台灣的政治應該多一點良善和愛。

(作者是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