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中國通緝犯的對台忠言

◎ 黃世澤

筆者由一九九五年,於英國管治下的香港展開時事評論生涯,直至到今(二○二三)年十二月五日,出現戲劇性變化。我因公開呼籲杯葛十二月十日的區議會選舉,建議公眾乾脆當天吃喝玩樂而不去投票站,居然就被香港廉政公署通緝。香港變得如此荒謬,台灣人投票前更要想清楚。

香港這次區議會選舉,連自我閹割的民主黨都不能派出候選人參選,這與二次大戰時日本軍國主義政府搞出的翼贊選擧有何分別?(彭博資料照)

筆者呼籲選舉日躺平的理由很簡單,香港這次區議會選舉,連自我閹割的民主黨都不能派出候選人參選,這與二次大戰時日本軍國主義政府搞出的翼贊選擧有何分別?這類偽選舉,不單不代表民意,其投票更是助紂為虐,二戰後,美國佔領軍政府將不少參與該次選舉的人「公職追放」,不讓他們再參與日本政治一段時間是有道理。這次筆者公開叫大家躺平,卻反被廉政公署追緝,反映出廉政公署根本淪為東廠式機構,西方國家應制裁廉政公署。此外,這次選舉毫無公義可言,因為「不投票」也是公民權利的一部分,現時香港的做法與北韓實無分別。香港變成了北韓,這是何等恐怖的事。

此事進一步證明習近平根本無意回到中英聯合聲明的步伐,對台灣講什麼和平統一都是空話假話,中國若有意回到中英聯合聲明的軌道,理應釋放初選案四十七人,取消所有二○一九年因政治緣故而作出的檢控和通緝令,並實施一次公平公正公開的自由選舉,伊朗式選舉絕對非自由選舉,只是欺騙國際社會的騙案。

台灣人絕對無理由相信共產黨的謊言,現時仍在幫共產黨說話的台灣人,不單昧於良心,而是利欲薰心,他們日後被共產黨出賣而自嚐苦果是一回事,斷無拉台灣公民的公民權利去陪葬的道理。廿八年前,我在英國人治下說什麼都沒問題,如今我在德國領土評香港政治,居然被廉政公署通緝,這就是兩者不同之處。

作為一個英國人,我只能說,票投國民黨或民眾黨,都會令台灣變香港,我正是一個因言論而無法回港的人證,正如同台灣白色恐怖年代期間無法回台的政治異議人士。錯誤的歷史不應重演,台灣人的投票,很重要。

(作者是居德英籍時事評論員,因反對香港偽選舉而被香港廉政公署通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