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性別暴力下,姐妹情誼無國界

◎ 游瑪雅 Maya Yaron

上週末(二○二三年十一月廿五日)全球響應「國際終止婦女受暴日」,並在接下來的十六天行動中,在台灣和世界各地的受害者、民間社會領袖、學者和政府官員皆致力促進婦女的權利和安全。

全球婦女因意識形態、種族、民族、宗教或文化差異而有所不同,但圍繞著一個共同目標是團結一致的:制止性別暴力。發起這個國際日的聯合國組織也意識到,在武裝衝突局勢中的婦女特別脆弱,應受到保護。

但今年有所不同,十月七日發生變化,以色列遭受現代史上最大規模、最野蠻的恐怖攻擊(之一)。數千名全副武裝的哈瑪斯恐怖份子入侵社區,冷血屠殺以色列家庭,活活燒死兒童和老人,造成一千三百多人死亡,二百四十人遭綁架。

十月七日的大屠殺期間,婦人和女孩都淪為暴力侵害和性殘害的目標,隨後往往被處決。證據清楚指出,強暴是哈瑪斯有預謀的入侵策略之一環。

證據來自恐怖份子拍攝的影片,許多以色列婦女被綁架至加薩時遭到強暴,影片上看到她們被剝光衣服或褲子有大片血跡。這些影片被哈瑪斯發佈在社群媒體,並傳遍全球。

更多的大量證據,來自太平間和犯罪現場的物證,倖存者、目擊者、法醫專家、救援與復原小組及救護人員更提供令人作嘔的證詞,內容令人難受到無法重述。

令人難過和憤怒的是,儘管這些危害人類罪的證據堆積如山,但聯合國、國際人權組織、婦女團體和世界許多媒體,卻忽視許多以色列婦女被性侵的事實,對暴行保持沉默等於是默許,而沉默之聲真的令人震耳欲聾。

令人震驚的是,在「Me Too」和「Believe Women」的時代,太多所謂的正義、人權和女權主義者的支持者,竟在否認強暴。有些人在為這一針對女性的最可怕攻擊行為辯護時,甚至嘲笑和慶祝這一行為。

恐怖暴行缺乏國際譴責,令受害者和倖存者蒙羞,也讓許多婦女權益倡議者感到沮喪。正如以色列第一夫人米哈爾·赫佐格(Michal Herzog)在《新聞周刊》的文章指出,「對於一直爭取婦女權利,站在世界最前沿的以色列人來說,這是一個令人極度失望的時刻。」

哈瑪斯恐怖份子屠殺以色列婦女和女孩,很可能也對其他婦女構成危險。巴勒斯坦恐怖份子發明或最惡名昭彰的技術,例如自殺式炸彈攻擊和車輛撞擊襲擊,已被其他恐怖組織採用,並在許多國家執行。鑑於歷史教訓,強姦和性侵的策略被伊斯蘭恐怖組織廣為採用,此一憂慮至屬合理。

包括台灣在內的世界各地男女都應譴責哈瑪斯的暴行,因這不僅符合自身利益,也是正確的做法。

姊妹情誼意味著每當遇到用強暴、女陰殘割和性別暴力被用作戰爭武器時,無論被害人的國籍或宗教,都要表達聲援。我們都虧欠那些遭受創傷的倖存者,並應紀念那些在最可怕的日子裡失去生命的女孩和婦女。

(作者是駐台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