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林保華專欄)金融遺址?港股一度被台股超越

昨天(二○二三年十一月廿八日)的台灣股市加權指數最高點是一七三六○(收盤是一七三四一點)超越了昨日港股恆生指數的低點(港股最低一七三○三點,收盤一七三五四點)。而在二○一九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之前,台股與港股的差距高達兩萬多點!

香港是世界金融中心,但中國網友已謔稱是「世界金融中心遺址」。香港經民聯立法會議員吳永嘉日前向駐京辦主任鄭偉源反映上述言論,問會否與內地社交平台溝通,要求刪帖或屏蔽。鄭偉源回答說,駐內地辦事處一直有留意社交平台的評論,看到後會「強烈咁否定佢地說法」,亦會有跟進,看看說法的源頭,會密切留意。

香港本來以言論自由著稱,國安法推行後,現在居然要刪去或屏蔽「中國內地」的言論。這叫「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嗎?

金融中心的內容當然不止是股票交易市場,但股票市場卻是很重要的一項。但香港這麼快失守,也出乎我的預料。一九九五年,《財富》(Fortune)雜誌刊出「香港之死」的評論,引發許多香港人不滿,我當時估計是香港會「逐漸萎縮陰乾」,由於中共的「政左經右」,西方國家對中國有幻想,這個過程會比較長。哪裡想得到「人民領袖」習近平上台後來個「政左經也左」,加速香港劇變。

中國的「變態民族主義」在習近平領導下的大發作,引發外資恐懼,逃離中國已是趨勢。且香港與中國的區隔越來越小,勢必影響香港,何況香港國安法實施後,對外國人不假辭色,導致外資從中國撤走,外資與人才也從香港撤走。香港以「搶才」而自鳴得意,然而搶來的「才」絕大多數是中國人,搶的越多,「中國化」越快。

此外香港還有聯繫匯率的巨大壓力,香港金管局為了將港幣匯率維持在七.七五至七.八五港幣兌一美元的區間內,短短一年內進場四十九次穩住匯率,總共花費二九三六億港幣,損耗龐大外匯儲備。外界更有不少傳說,指中國因財政拮据而「借用」香港的財政或外匯儲備。一九九八年時,財政司司長曾蔭權曾調動儲備大戰空頭大鱷而取勝,但曾蔭權這位「港英餘孽」後來做了特首,因貪小便宜而墮入港共的陷阱而惹上官非,香港還有能力再來個金融大戰嗎?

香港感受到這個危機,當美國議員建議要對香港法官進行制裁,一些港共及其追隨者揚言,那就把黎智英等送到中國審判,但鷹派的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及特首李家超,趕緊出面壓住這股聲浪,聲稱香港自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毋需勞動北京;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也南下深圳接見部分香港高官面授機宜。

香港變成金融遺址的最大得益者是新加坡,台灣經濟有顯著成長,尤其資通訊產品,但在金融方面仍須努力。

(作者林保華是資深時事評論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