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李筱峰專欄)少康中興「戰鬥藍」?

所謂「本土藍」的侯友宜被中國國民黨提名參選總統後,民調一直低靡不振。黨內所謂「戰鬥藍」雖瞧不起他(最露骨的是劉家昌說他「草包沒有草」),但對黨的前途忐忑不安,遂有「藍白合」醜劇上演,最後因分贓談不攏而破裂!

藍白不合後,意外冒出頭號「戰鬥藍」趙少康出來當侯的副手。本土藍與戰鬥藍結合後,民調意外攀升。有紅統報紙就指出趙一出,「激發藍營士氣,讓藍營歸隊」。

趙少康果然中興了「戰鬥藍」嗎?讓我們看看這群「戰鬥藍」的歷史與本質。

話說一九七一年十月趙少康出任台大「畢聯會」主席,出刊了一份《畢聯會訊》,在社論上說:「我們的共同志向是什麼?就是『反攻大陸』!」「我們互信的基礎是什麼?就是『信仰領袖』『信任政府』『反共復國』」!趙少康們果然是生長在國民黨教示大家要「田單復國,少康中興」的時代,連他爸爸取他名字都不忘「少康中興」。

誰能想像發誓要反攻大陸的趙少康,今天卻改口「票投民進黨,青年上戰場」!他忘了當年唱「男兒立志在沙場」「快快備好戰馬,這場聖戰要打」,他唱得最大聲。

「戰鬥藍」原本是以所謂「外省子弟」如趙少康、費鴻泰、韓國瑜、王鴻薇、吳斯懷、洪秀柱……為主體。有人以「難民黨」形容,名稱雖不雅,但不失真,因為他們是隨蔣介石流亡來台的國民黨人及其族裔。

難民本該謙卑溫遜,但他們在台灣人面前卻趾高氣昂,是世界上優越感最強的難民。為何如此?原來他們不像老兵居於社會底層,而是統治階層(或其依附族群)。

借用學者Ronald Weitzer的「遷佔者國家」(Settler State)理論,「遷佔者國家」是「由支配原始居民的新移民所建立的國家」,遷佔者雖已遷出其母國,但在移入地仍保有其政治優勢地位。Ronald Weitzer將一九四九年底以後的台灣,列為「遷佔者國家」。誠如學者黃昭堂之言「沒有母國的殖民王朝」。

趙少康們就是這個「遷佔者政權」的共犯結構,然而在後蔣時代,李登輝試圖配合民主運動讓國民黨在地化,這群趙少康們就不能忍受了,另組「新國民黨聯線」,進而中國「新黨」。我當時曾為文質問:頭腦這麼舊,何「新」之有?

在李登輝被國民黨鬥走後,這群「戰鬥藍」又回流中國國民黨(一部分投共)。但是他們已完全背棄當年他們效忠的蔣公的反共路線,而成為媚共急先鋒。戰鬥藍素無民主人權理念,趙少康對民主運動的態度是「統統抓起來」!

趙少康在紅媒有一個「少康戰情室」節目,一般正常國家所謂「戰情」是指對外敵的戰情,但是趙的戰情是對內批鬥民進黨。他當年要消滅的「共匪」,反而成為他的戰友了!他當年喊著要「信仰領袖」「信任政府」,現在反而配合中共統戰,批鬥、詆毀台灣本土政府!

原始的戰鬥藍本來沒多少人,後來一些黨國教育下的台灣人及投機政客紛紛加入,看來少康真的要中興了!只是,這次的中興,與他當年效忠蔣公的中興完全背道而馳!如果蔣公再世,勢必紅朱筆一揮:「速即槍決可也」!但咱已是民主國家,不該槍決人,我們用選票抵制!

(作者為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