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星期專論》將台灣納入全球民主兵工廠

台灣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也持續研發一系列無人飛行載具(UAV),例如汽油引擎驅動的三角翼「劍翔」無人機,可以像巡弋飛彈一樣,在一○○○公里外執行精準導引攻擊。(資料照)

◎費學禮(Richard D. Fisher, Jr.)

台灣一直是美國領導的印度—太平洋防禦網絡,及其「民主兵工廠」(arsenal of democracy)的主要受益者,只要台灣是一個自由的國家,這種結構就會持續下去。現在,台灣迫切需要考慮承擔使命,為遏阻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獨裁軸心(Axis of Dictatorships)做出積極貢獻。

自一九五○年代初期以來,台灣的本土防務部門逐漸成長茁壯,如今在政府主導推廣國際行銷的支持下,已經成為世界級的武器和武器系統生產者。然而,它在華盛頓和東京的戰略規劃中,尚未佔有一席之地,還不是有助於遏阻中共及其黨軍中國人民解放軍發動稱霸之戰的角色。

中共軍火庫 武裝全球獨裁政權

長久以來,中共一直是全世界的壓迫軍火庫,為北韓、當前的俄羅斯,到巴基斯坦、中東、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獨裁政權服務,以一種類似蟒蛇的戰略來牽制民主國家,迫使它們逐漸屈服,然後毀滅。

如果中國沒有直接對俄羅斯經濟提供大規模的商業/經濟支持,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就不可能演變為對波蘭、波羅的海國家和芬蘭的多條戰線。中國為北韓和伊朗等代理人打造軍火工業,使其得以為俄羅斯直接提供重要武器,以及間接的軍備支援。

二○二三年十月七日,伊朗武裝、資助和訓練的代理人「哈瑪斯」(Hamas),發動野蠻襲擊,使伊朗對抗以色列的長期戰爭變得更為卑鄙;而伊朗在葉門武裝的反政府叛軍「青年運動」(Houthi),也趁機向以色列發射三枚巡弋飛彈,在二○二三年十月十九日被美國海軍驅逐艦「卡尼號」(USS Carney)擊落,這都是中共向伊朗提供廣泛經濟和軍事科技支援所造成的後果。

俄羅斯從平壤取得火砲彈藥,用來對付烏克蘭,顯示數十年來對北韓的軍事禁運已經壽終正寢。而在協助平壤變成一個核飛彈國家的過程中,中國也從未實施過禁運。

北韓和伊朗這兩個中國代理人,將源源不斷地向中共領導的獨裁軸心,輸出禁止擴散的核武器和飛彈,使中共對歐洲、中東,甚至遠至福克蘭群島的反民主戰爭的持續投資,提升到一個令人驚駭的新層級,而在此之前,中共將會加速在亞洲攻城掠地,起始點就是台灣。

《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十月四日的一篇報導披露,烏克蘭抵禦俄羅斯入侵的英勇抗戰已苦撐廿個月,已經消耗掉華盛頓四六六億美元的軍事援助,歐盟和英國還額外提供三四○億美元。到目前為止,實際金額可能更高,將近一千億美元。

烏克蘭現在一天需要多達七千枚砲彈,嚴重消耗美國和歐洲的火砲彈藥庫存,迫使美歐必須對相關產能進行緊急再投資,但需要一到兩年的時間才能達成目標。與此同時,反坦克飛彈和自殺式無人機(loitering strike-drone)的生產,也面臨龐大短缺壓力,一旦更多中共煽動的戰火被引燃,供不應求的情況還可能進一步惡化。

不過,西方武器生產捉襟見肘,對南韓來說卻是一大利多,因為南韓已經建立一個包羅萬象的尖端武器部門,現在正好滿足波蘭、菲律賓和澳洲的主要需求,為其提供火力強大、價格又有競爭力的武器。

美軍打越戰 台灣曾是後勤基地

因此,認為台灣可以為更廣泛的民主安全做出貢獻,而不僅僅是確保其做為一個民主國家存在,有助於捍衛第一島鏈的想法,並不是什麼石破天驚的創見。

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有效期間(一九五五年至一九八○年),台灣在不同時期曾先後有美國空軍和海軍進駐,甚至一度曾部署美國戰術核力量。在越南戰爭期間,台灣是美國軍隊的後勤支援中心,甚至在阻止蘇聯和中國支持的北越征服非共產主義南越的敗績中,還曾經派遣特種部隊參戰。

在二○○一年九月十一日的恐怖攻擊後,美國及其盟國進軍阿富汗推翻神學士(Taliban)政權,當時台灣也曾向阿富汗新政府提供非殺傷性軍事援助。儘管心存感激,但部分基於避免激怒北京的考量,華府還是鼓勵陳水扁領導的民進黨政府,在援助阿富汗問題上保持低調。

這在當時是一大錯誤,中共並未因此停止對台施壓,更逐漸演變為當前對台灣及其民主文化的龐大軍事威脅,一旦中共—解放軍徵召台灣的年輕人,並將台灣變成全球軍力投射的空中—海上—核武基地,全世界都將籠罩在其陰影之下。

可以肯定的是,台灣需要美國繼續領導,以維護對抗中共的全球嚇阻軍事聯盟,台北將需要進一步籌獲新的科技和先進武器,以阻止中國發動攻擊。

但是,中共有能力直接或間接地煽動對抗民主國家的多場戰爭,這些戰爭將消耗民主國家的武器供應,進而削弱它們制止中共鼓動更多戰爭的能力,因此必須納入台灣的軍備部門,使其成為供應武器的另一管道。

例如,二○二三年九月十二日,台灣國防部發布兩年一次的《中華民國一一二年國防報告書》,宣布將在二○二八年前為台灣軍隊生產七百架軍規無人機,以及七千架商規無人機。

這項目標將藉由投資更大規模的民營無人機開發和生產來實現,例如雷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Thunder Tiger Group),該集團已經研發出航程達二百公里的T-400垂直起降無人飛行載具(VTUAV,無人直升機),可以配備監視或武器酬載。數十年來,台灣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NCSIST)也持續研發一系列無人飛行載具(UAV),例如汽油引擎驅動的三角翼「劍翔」無人機,可以像巡弋飛彈一樣,在一千公里外執行精準導引攻擊。

嚇阻中共野心 台灣能貢獻更多

「劍翔」無人機的原型,是以色列航太工業公司(IAI)在一九九○年代研發的「哈比」(Harpy)無人機。以色列也將哈比無人機賣給中國,中國已經仿造為型號ASN-301的反輻射無人機對外輸出,而且可能是賣給伊朗,伊朗又將其改良為廉價的「見證者-136」(Shahed-136)長程無人攻擊機家族。

菲律賓的巴丹群島省(Batanes Province)隔著巴士海峽與台灣相望,就像美國和日本一樣,台灣愈來愈關注如何阻止中國對巴丹群島,以及菲律賓位於南中國海的巴拉旺島(Palawan)發動攻擊。

巴丹群島可以做為一個重要的飛彈基地,阻斷解放軍跨越台灣海峽,發動兩棲入侵的路線,並阻止中國海軍全面封鎖台灣,而巴拉旺島也可以做為一個基地,阻絕解放軍將兵力投射到東南亞和印度洋。

美國、日本和台灣可以合作,以一千架劍翔無人機和三百架T-400無人直升機武裝菲律賓,遏阻中共—解放軍在南中國海的侵略行動,抗衡解放軍對菲律賓島嶼的襲擊,甚至可能有助於遏制中共—解放軍對台灣發動戰爭。

此外,由於中共傀儡北韓可以輕易地在朝鮮半島挑起一場大規模戰爭,或是攻擊日本以分散其兵力,打亂美國的軍事部署和物資供應,在台灣儲備砲彈和反坦克武器之類的基本軍備,將是最有效的反制之道,一方面可以遏阻中共—解放軍的攻擊,另一方面也可以做為協助防禦南韓和日本的軍火庫。

今年五月初,總部位於維吉尼亞州阿靈頓市的「美台商業協會」,率領一個由廿五家美國國防承包商組成的代表團訪台,針對美國和台灣的防務關切重點,探索範圍廣泛的合作機會。

這項努力現在需要華盛頓和東京政府引導方向,讓台灣的防務部門實質參與遏阻中共—解放軍對台灣及其鄰國發動戰爭的計畫,並為更廣泛的全球民主兵工廠做出貢獻,防止或挫敗中共獨裁軸心發動的相關戰爭。

◎費學禮(Richard D. Fisher, Jr.)

(作者費學禮為美國智庫「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資深研究員。國際新聞中心陳泓達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