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中國黨性,台灣陰影

◎ 李敏勇

中國國民黨這次總統候選人提名,侯、郭兩強之爭,加上精算師黨主席,紛紛擾擾、波波折折。三個人:番薯仔、芋仔、芋仔番薯,正好是族群政治的投影。認同台灣為國家的不只番薯仔,附和中國的也有番薯仔。中國黨性,台灣陰影。

侯,刑警出身,對黨國有極盡效忠的經歷,並無民主自由心。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過度行事,置鄭南榕於死地。當年,戒嚴已結束,仍充當黨國馬前卒。掛上黑暗的勳章,卻不盡得到流亡、殖民群落信任。他口中常只以「侯侯做代誌」虛應故事,成為中國國民黨最大的地方諸侯,代表中國國民黨競選總統,並非該黨走向台灣心。侯複製當然年韓國瑜落跑高雄市長追逐大位路線,前途未卜。

中國國民黨人另一股力量支持郭台銘參選。即使郭已非黨員,但只因有實力,可滿足流亡、殖民性。他甚至暱稱「阿銘」,在南部勉強以台語博感情。這個黨在蔣氏父子死後,無強人領導,加上不當黨產被清算,無力提供財力支持參選的黨人,依靠被視為「黑」的地方議會首長勢力,鞏固地盤。郭肆無忌憚地拉攏朱所謂的「牛鬼蛇神」爭取出線,並未如願。機會主義者柯,樂得笑納這股勢力。

中國國民黨二○○○年自亂陣腳,連、宋競奪,壞了李登輝尊蔣經國以台灣化存續中國國民黨的盤算,其實就是因為不信任有台灣人身分的連戰。四年後,宋屈就連副手爭逐,落得連戰連敗。「連爺爺」在中國脫卸「台灣人」的內衣,流亡、殖民群落再擁抱的他,已是過氣政客。侯像連戰,人家也不盡當你是自己人,他並沒有真正的台灣心。

朱,芋仔番薯,兩面光也兩面不靈光。他曾「換柱」選過總統慘敗,並不盡放棄大位夢,但形勢不如人。被稱「政治精算師」的他,無力回中國國民黨之天。中國國民黨既脫台灣化召喚,對台灣建立新的國家共同體,只是阻礙。侯雖出線,但番薯仔屈從中國黨性,看不出真正的台灣國家願景。

(作者是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