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國共惡靈,政治病毒

◎ 李敏勇

台灣,民主化,但獨立國家的形式未盡完成;中國,獨立的國家,但民主化未形成。台灣與中國,正處於這樣的僵局,這種僵局來自二戰後的冷戰形態。二戰後,韓半島分裂為南韓和北朝鮮;越南分裂為南、北越;德國被美、英、法、蘇聯佔領,後美、英、法佔領區併為西德(聯邦德國)和東德(民主德國),在東德境內的柏林也劃分西、東柏林。

越南經北越發動內戰而後統一;德國的統一是蘇聯解體,東歐自由化後,西德統一德國。南韓和北朝鮮仍然分峙,雖有統一的聲音,但並無共識。這都是廿世紀共產革命的後遺症。南韓和北朝鮮在內戰後以北緯卅八度分治,都是獨立國家,在聯合國都有席位。戰爭的陰影仍在,北朝鮮有威嚇攻擊性,南韓為防衛性,成為東北亞的潛在危機,並無迫切性風險。

台灣與中國隔著台灣海峽的不安定情勢,是國共內戰的殘留。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中華民國軍隊代表盟軍接收日本放棄的殖民地台灣,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革命推翻中華民國,另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在順勢據占地台灣以反共為名,實施戒嚴統治,號稱自由中國,但蔣氏父子並未能保有中華民國的國家條件,一九七一年就失去聯合國席位,一九七九年並被美國斷交,一九八七年才結束戒嚴。台灣脫中國的努力,其實是脫中華人民共和國,含納中華民國入台,共同追尋建構新國家的自我重建。

台灣是不分先來後到,生活在台灣,現在在台灣、仍以「中華民國」為名,但在國際上普遍被以「台灣」識別的國家。民主化以後的台灣,中國國民黨仍有「中國」的統治大夢,未能清醒,仍是中國黨。從前,脅迫台灣人民反共,以反攻大陸為名壟控政權,面對中國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面對自己政黨不再專擅台灣統治權力,既否定李登輝卸任前特殊兩國論之議,轉而附中降共,想爭取代理統治,屢屢製造台灣內部慌亂。

台灣的政黨從國共中國惡夢覺醒,中國國民黨轉而傾中、附共。台灣幾代人因「反共」國策而受苦受難、犧牲生命,到頭來只見黨國體制共犯結構群反過來糟蹋台灣的民主化努力。這樣的中國國民黨還想在台灣立足嗎?這樣的政黨領導人想帶領黨人往何處去?看朱立倫訪美的一番言論,只暴露中國國民黨鷄三足、晨暮反差的叫聲。而馬英九在六四之際、荒謬的捧習近平、批台灣民主、自由之論,丟人現眼,更是不知所以!國共、既能相互鬥爭中國,也共同噬蝕台灣!

(作者是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