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拜登亮劍直指中國,時候到了!

美國總統拜登在東京表示,如果中國對台動武,美國將軍事介入。這個宣示引發了一些負面解讀,最浮想聯翩的說法是拜登「失言」;理據呢?拜登年紀大了,犯了老人時常說錯話的毛病。是嗎?先還原記者會的問答,看看拜登是否失言。

對話如下。記者:很快追問一下,你不願捲入烏克蘭的衝突,那有明顯的原因。如果事情到那個地步,你願意出兵介入,以保衛台灣?/拜登:是的。/記者:你願意?/ 拜登:(點頭)那是我們做的承諾。……。問題全由記者提出,拜登回應沒幾個字,哪有「失言」的餘地?非要賴他口誤,最多只能說「失聽」,年紀大了,沒聽清楚,所以回答有誤?毫無說服力。

有人拿白宮官員事後強調「美國的相關政策並沒有變化」來證成拜登「失言」。搞錯了。在「四方會談」後也有記者追問拜登:「對台灣的戰略模糊政策已經結束了嗎?」拜登回應說:「政策根本沒有改變,我在發表聲明時就說過了。」重點在哪?就是美國聲稱的是「一中『政策』」不是中國的「一中『原則』」,關鍵的證據就在美國國務院網站芟除原有「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支持台灣獨立」等討好「一中原則」的話。拜登所說「根本沒有改變」的「政策」,就是排除「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鐵桿「一中政策」。

拜登在日本的「決斷」是以總統權柄宣布:中國一旦對台動武,「美國將軍事介入」,從而解決了「會不會出兵」的爭論。國內外幾乎一致的解讀是:美國從「戰略模糊」改為「戰略清楚」。這裡分疏一下,「戰略模糊」是外交辭令,目的在避免直接引發衝突;「戰略清楚」則是「去模糊化」,把過去潛藏在外交辭令後的武力後盾公然拿到台上展示。講白了,就是「清楚為體、模糊為用」。

拜登為什麼突然表態?他簡短回答後接著解釋:「我們同意一個中國政策,我們接受,……,但用武力奪取(台灣)的想法……就是不合適。勢必使整個地區陷入動盪,類似發生於烏克蘭(遭到入侵)的另一行動會造成(美國)更重大的負擔。」拜登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中得到「先發制人,後發制於人」的教訓。

還有一個戰略性層面。大選開始不久,拜登批評川普的反中政策,說「中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拜託」,他強調美國的最大威脅不是中國而是俄羅斯,中國只是「競爭對手」。拜登態度丕變的因素或很多:一是,在俄國虎視眈眈下,中國一旦侵台,美國勢必兩面作戰或面臨俄中聯手,故安撫中國為上策;二是普廷揮軍侵烏,打出了俄羅斯軍力不堪的原形,俄國不再是美國「最大威脅」,形格勢禁下,「最大威脅」從俄羅斯轉為中國;三則美國全球佈局雛形展現,正面預先示警,以免中國妄動。

最後一點,從陰謀論入手,姑妄說說。普廷入侵烏克蘭,美國最早獲得情資,也事先告知澤蘭斯基。拜登是不是也事先取得中國有可能侵台的情報?這並非想入非非。習大大若如傳言將垮台,會不會以「外部矛盾解決內部矛盾」死裡求生攻台解決自己的權力危機?可能。拜登預知習陰謀而提早破解?可能。

無論如何,拜登對中國亮劍、掀出底牌則是定論;這就夠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