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普習 同中有異 異中有同

普廷之亂,旁觀者清。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分析:客觀地觀察習近平的台灣政策,他是慢慢地強化對台灣的壓力,但是也沒有攻擊台灣,也可以說,沒有過早使用武力;普廷太情緒化、不聰明,而習近平比較聰明、比較小心謹慎,他在南海採取切香腸戰術即為一例。曾任川普國安顧問的波頓則分析:現在實際統治俄羅斯的是強力部門,來自軍隊,來自情報部門的人,不是共產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它只是威權主義;而在中國,共產黨仍然是凝聚在一起的政治組織,這是真正的權力所在。

二月四日冬奧開幕,中俄在北京聯合聲明顯示,習近平對普廷深具信心。如今,普廷促使民主陣營棄異求同,而且,展現了高效率的威懾,這對樂見美歐分化的習近平並非佳音。一個多月來,中國外交辭令閃爍其詞,左思右想要漁翁得利,可以視之為滑頭,也可以解釋為謹慎。顯然,被普廷拖下水的習近平,體制內有某種煞車器,不致暴衝。恰好,這次西方亦團結且謹慎。於是,普廷只有獨腳戲,主角卻是澤倫斯基。

現在,俄羅斯宛如坦克陷入沼澤,但談判條件依舊嚴苛。這種態度,不妨據以分析普廷的思緒。應該可以推測,無論俄烏攻守高下得失,普廷應該不致認輸。所以,終局的解釋,對普廷而言,幾乎只有「宣告勝利」。為達這種「自我認定式」的勝利,普廷自會設定指標來鋪陳,例如,最大程度地摧毀烏克蘭的軍事目標、基礎建設,乃至殺戮平民、斬首行動,致使烏克蘭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國家重建工程從頭開始,鬆懈俄羅斯的安全威脅。保住佔領的土地,尤不在話下。對西方,則以能源戰接招金融戰,暗示不惜使用生化核武。當然,以假訊息塑造俄羅斯人的認知,不可或缺。

這段時間,中國明助暗助俄羅斯,人道援助烏克蘭,歸咎西方且高倡談判,既想維持中立形象,又想扮演關鍵角色。廣泛外交動作,至少有習近平致電未就任的南韓總統當選人尹錫悅、王毅訪問友好俄羅斯的宿敵印度(四方會談之一)、反對年底G20開除俄羅斯(中共二十大也在年底)、東航空難邀請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參與調查、與太平洋島國索羅門群島簽署警務合作諒解備忘錄(共軍准入該國)、堅決否認援助俄羅斯以示未與美歐作對(俄方卻稱:中俄關係正處於有史以來最牢固的狀態)。在聯合國組織,為俄羅斯保駕護航,又稱底線是公認的國際法和國際關係準則。外交戰場,積極為戰後佈局統一戰線。

毛澤東曾言: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是中國共產黨的三個法寶。黨的組織,如果處於集體領導(內部平衡),比較容易避免錯誤。但若走向集中領導(權力獨攬),往往出現嚴重錯誤,大躍進、文革便是其例。一九七○年代末期,鄧小平撥亂反正,從胡耀邦、趙紫陽到江澤民、胡錦濤,基本上是集體領導。二○一二,習近平上台,又從集體領導退回集中領導,加上數位極權統治工具,於是越來越脫離(箝制)群眾,權力內圈也壟斷黨內決策。長此以往,習近平豈能免於普廷自我孤立之路,重蹈集中領導之覆轍?

即使擁有組織的緩衝作用,讓習近平的行為相對聰明、謹慎,但他的內心深處還有一個毛澤東。入侵烏克蘭受挫,透露普廷在遙控戰略和戰場,而眾多高階將官在前線罹難,不僅說明普廷和烏克蘭的距離很遠,更說明普廷跟他的高階部屬也隔閡頗深。似乎,這是普廷個人的戰爭,不是俄羅斯的戰爭。習近平的高度極權,是否也可能帶來自己的戰爭?而黨內挑戰者等著他的失敗?

就像一九九一蘇聯解體,也許現在中共權力/利益集團更加確信,治理模式絕對不能走蘇聯—俄羅斯之路,權力核心統御高幹、指揮軍隊、搞好組織才是硬道理。不過,當今中俄兩種威權統治模式,都引起了西方不同的戒心。中國的社會經濟,也往矛盾深化方向。若習近平連三、四任,強國夢大內宣越吹越大,台灣卻漸行漸遠,大國崛起也四處碰壁,反而造成權力合法性危機。當習近平的自大感與急迫感併發,難保不會誤判天時地利人英明,足以冒險「驅逐美國、光復台灣」(武裝鬥爭),於是在地緣戰略上牽一髮而動全身。至於簇擁在他身邊的權力內圈,屆時沒人敢提醒他多年前的普廷錯誤。結果,可能殊途同歸。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