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北溪二號與松湖變電所

◎ 陳炳煇、江雅綺

俄國入侵烏克蘭,引起全球能源短缺焦慮,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俄國為能源出口大國,提供近鄰歐盟約三分之一的天然氣、四分之一以上原油,是歐盟最大的單一能源供應方。因此歐盟針對俄國開戰進行制裁,自身勢必要提高能源韌性。

歐盟於今年三月時提出「平價、安全、永續能源」的共同行動方針,分析其對應之道主要有二:一是多元化能源供應,如透過俄國以外的國家提供液化天然氣,以及提高永續再生能源的開發,如生物甲烷和可再生氫能的製造與供應。另一則是提高能源效率、加強建設能源基礎設施。

歐盟這兩大方針,台灣似曾相識。尤其隨著電力需求大增,再生綠能開發與電網布建更新,都成了能源政策的重中之重。但從近日幾次南部電廠發生事故、連帶影響北部停電的狀況,我們發現原來用電量較少的南部,卻須負擔著北部區域的用電責任。

細究台灣本島供電分為北、中、南三區,但北區電廠供電量不足,一直依賴南電北送。依據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資料顯示,北部地區尖峰負載電力缺口達2000兆瓦(Mw)時,就要仰賴中南電北送。但能源長途輸送必然造成浪費,台電一年因為電力輸送損失的電力,估計達九十四點八億度(重啟核四一年可增加的發電量不過兩百億度)。

有沒有辦法提高能源效率、減低能源運送的浪費?有!但問題不在技術面。例如台電在二十多年前就啟動的松湖變電所規劃,主要考量就是提高南電北送能源效率、就近輸電,但歷經多任市長,卻至今審查不過、無法動工。

這也讓我們聯想到,俄烏戰火中爭議不斷的北溪二號天然氣管線。北溪二號由俄羅斯聖彼得堡經波羅的海海底通至德國盧布明市,由俄國天然氣公司和西方能源公司合資打造,耗費一百億歐元。走海路可避開經由波蘭與烏克蘭的陸路管線,更有效率,也較老舊管線安全,俄、歐雙方互蒙其利。但當歐盟警覺必須減少對俄國的能源倚賴,德國即宣布暫停北溪二號,啟用遙遙無期。

北溪二號蓋好不能用,是因為俄國對烏克蘭開戰、歐盟決定捍衛民主人權、承擔能源短缺之痛。而松湖變電所不能蓋,若有必須捍衛的價值,相關區域(如周遭的捷運松山線、內湖科學園區、南港軟體園區及大巨蛋)的用電者,願意承擔能源短缺之痛嗎?

(作者為台大機械系特聘教授、北科大智財所副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