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施芳瓏/再談「轉型正義」︰對蔣經國的不同記憶與評價

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儀式貴賓合影,左起蔣基會執行長朱漢雲、前台北市長郝龍斌、台北市長柯文哲、總統蔡英文、蔣基會董事長錢復、前總統馬英九、前副總統連戰、蔣經國家屬代表蔣友松。(資料照,台北市文化局提供)

施芳瓏/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研究員

總統蔡英文日前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典禮。(資料照,記者楊心慧翻攝)

蔡英文以國家元首的高度,上月廿二日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暨蔣經國總統圖書館」開幕典禮,並發表演說,在場包括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兼任民眾黨主席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前副總統連戰、蔣家後代立委蔣萬安等,可以說是朝野領袖少有的集聚一堂,共同完成一項社會的事。蔡英文跨出的這一步,不正是轉型正義所要促成的社會「面對真相」與「尋求和解」,讓台灣能夠走向共同的未來嗎?

不過,蔡的出席,也被一些政治人物與學者,批判為「違反轉型正義」。如某位黨派大老的說法,蔡英文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的開幕典禮,就是違反二○一八年的初衷︰「當初何必要我們推動轉型正義?」,就是去「肯定那個威權體制最頂端的人」。這對「轉型正義」的詮釋,似乎有點狹隘,將「出席」與「肯定」威權劃上等號。雖然蔡英文是出席了,但也沒有推崇蔣經國是台灣民主的推手,主要是肯定他「反共保台」的堅定立場。台灣當前面對北京一波又一波的軍事、政治施壓,「反共保台」不正是台灣人民當下的共同課題嗎?

「轉型正義」最首要的工作,就是「還原真相」。一位「威權的領導者」,不代表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不正義、不道德的。在致詞時,蔡英文表示,感謝蔣經國基金會董事長錢復的邀請,這不僅是對現任總統的尊重,更代表一種更開放的態度,來面對台灣社會對蔣經國主政時期的各項政策、事件記憶及評價。她又說︰台灣從威權走向民主,社會對蔣經國歷史定位有許多討論。每一位總統的歷史定位,都應該由人民決定。

舉例來說,白色恐怖的受害者中,對蔣經國也有不同的記憶及評價。我本人從二○○四年開始與Stephan Feuchtwang 一同研究,台灣第一樁白色恐怖的鹿窟事件。有一位受難者每次訪問時,都會跟我說一遍他與蔣經國的故事。他是這麼描述︰

「有一天突然來了一個人…,他來了自己就去拿鋁碗,添了飯後就來蹲在我身邊,連打聲招呼也沒有,就大方的先吃了,一吃就大聲說︰這米也沒有洗,叫人怎麼吃?再吃一下菜又喊︰「這菜洗不乾淨,是誰當伙伕的,要整理。」再試一下湯又埋怨︰「這湯不甜不鹹,怎麼喝,不整理不行。」… 我就說︰「看你人沒有多重,說的話連火車也拉不動。」這就是微服訪查獄場的蔣經國。

接下來,他是這麼陳述「蔣經國的約談」︰

「蔣問」︰「你既然知道我是誰,你不怕我嗎?」

「他回」︰「死都不怕,還怕你?」

「他說」︰「我在外面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哪有讀書。」

「蔣問」︰「你真的是來這裡才讀書的?」

「他說」︰「你沒有聽說監獄是有志者的大學嗎?」

「蔣問」︰「你在這裡有時間讀書嗎?我幫你安排個好的讀書環境,怎樣?」

「他回」︰「好啊!」

他後來被蔣經國安排到「三民主義訓練班」的圖書館,整理書本。

「蔣說」︰「你喜歡讀書,在這裡要好好用功。」

雖然對這位白色恐怖受難者的獄中生活有所彌補,但蔣經國手上的血腥,也是無法抹滅。他自一九五○年代起,擔任「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主任,國防部政治部主任等,一手掌握黨政軍情治系統,釀成大量白色恐怖案件,並在其任內爆發諸多命案、血案、政治迫害案,蔣經國是責無旁貸的。

在民主多元的台灣,社會應該對蔣經國的威權惡行,有所撻伐,但也應該容許有對蔣經國有不同的記憶及評價,即使是只有他一個人,即使有人會說︰他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即受害者對加害者產生好感。但受難者個人的記憶,應該被尊重。何況還有些許人,他們記得的是蔣經國的探視榮民參與開闢中橫公路,他們記得的是蔣經國的意志撐起台積電起家的本錢,還有總統蔡英文記得的是蔣經國的話︰「中華民國…能夠生存 …主要是…堅決反共」。

台灣「轉型正義」的標準,是要定到什麼程度呢?批判甚或要求禁止任何對蔣經國有不同的,或正面的記憶與評價嗎?請問這不也是一種「反威權的威權」嗎?那位黨派大老在最後補上一句︰「難道我們會去肯定希特勒復興德國嗎?」為了這句話,我去請教歐洲朋友的看法,他不禁笑出來,並幽默地說︰把蔣經國類比為希特勒,第一個出來抗議的是我的猶太鄰居。他笑那個比喻的無知,無知希特勒是如何將猶太人輸送進毒氣室族滅的殘暴!

如果要作類比,是否南韓的獨裁者朴正熙更貼切呢?以蔣經國在日記裡,對朴正熙遇刺最直接的心跡表白︰「朴正熙已經安葬。死因未明,蓋棺似已可論定。他是一位反共愛國的傑出領導者,他的作風和方法是不是正確,另當別論,且何人無短處。但是朴是一位存有善意的政治人物,就此一點,在今世此日已經不容易了。領導南韓十八年,經過大風大浪,在內外交迫之下完成了有計畫之大建設,確實難得。其處境之痛苦,余自問知之至深。」

蔡英文總統正是不忘她的初衷,才以行動跨出「轉型正義」的另一步,那就是「包容與和解」。除了記取「蔣經國侵害人權之歷史事實」的同時,也請記取不要「侵害他人有對蔣經國不同記憶與正面評價之人權」,這才是真正地深化台灣的民主,台灣才能成為華人社會「民主人權多元」的典範。

在結束此文前,我想以在歐洲參觀過的許多威權遺址園區的作法,建議以下四點︰(一)請「經國園區與圖書館」不要一味地緬懷歌頌威權統治;(二)請規畫園區裡,也有認清「威權之惡」的相關主題研究活動及史料展覽;(三)請邀請「認清威權真相」的研究專家,讓他們去陳列論述不一樣面貌的蔣經國;(四)請了解在民主多元的台灣,只有正面與負面的蔣經國並存(co-existing),這個園區才有它開放的正當性,及被參觀的價值。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