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要著眼過去,還是現在與未來?

◎ 雲程

台北市「經國七海文化園區」正式開幕。據悉該園區與圖書館基本上屬民間性質,蔡總統是以貴賓身分應邀致詞,而非以主人身分宣示開館。

由於國史館關心總統圖書館的制度化,所以館長也撰文抒懷:對於個別總統的圖書館、紀念館,要區別官方或民間、中央或地方;從文物檔案(含資料庫)的管理而言,保存無關歌功頌德。中正紀念堂轉型為歷代總統檔案館,實務上較為可行。但傳統獨派仍堅認:轉型正義不應開倒車,台灣不應團結在對屠殺的遺忘之下。

從軍事佔領角度看,蔣介石元帥與其當局,是盟軍授權統治台灣的合法軍事佔領者。合法兩字的嚴肅意義是:當時作為日本臣民的台灣人,是該軍事佔領當局的「敵方」,從而接受嚴厲的軍事統治。傳統獨派的指謫或佔有道德制高點,只是時間並不停止在一九四五。

七十年來,幾場台海勝戰抵擋了國際共產擴張,台灣免被赤化。領導者蔣介石、技術和資源相助的美日,貢獻豈能一筆勾消?又經過包括彭明敏、美麗島黨外、及李登輝(從而也包括慧眼識伯樂的蔣經國)等許多前輩的努力;台灣人民從國會增補選到全民普選總統,在未被赤化的前提下,完成民主自治的寧靜革命。

時至今日,將台灣人視為「敵方」的佔領第一代、第二代執政團體,已經凋零。透過漫長的過渡階段,佔領當局已將統治正當性交還給所有台灣住民。在全體台灣人抉擇下,敵方與己方輪流擔任了總統並執政,亦即:一九四五的敵方,已經不見了!

台灣的新現實是,如何面對佔領者的第三代與之後,及所有台灣住民透過生活經驗所建立的跨群體親友關係?對此,蔡總統做了令人激賞的模範:在勸告李前總統家屬同意將李前總統葬於國軍公墓同時,也頒發八二三有功的郝柏村總統褒揚狀。

政治的基礎是社會,在民主自治的台灣社會,若不解政府資料揭露、功過併陳等負重行千里苦心,在社會不得整合下,我們如何能達到建立國家的終極目標?

(作者著有《放眼國際:領土地位變遷與台灣》,http://hoonting.blogspot.tw/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