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監控檔案可靠嗎?

◎ 尤英夫

日前貴報報導,某週刊刊出台南市長黃偉哲捲入線民風暴,黃反擊,民進黨將展開六都市長徵召作業,他的民調高,有人刻意要抹黑他。他並在臉書強調,沒有做過線民,也不曾配合威權特務的作為。對於不實的攻擊,將委由律師提出告訴云云。

有無線民或抓耙仔事實,都來自政府的監控檔案,這些檔案所記載的內容是否完全正確,我實在很懷疑,因為我本身就是很好的例子。

不久前,我突然看到有關我的政治檔案,是國家安全局給警備總司令部的一封公函。字數大約有三、四百字,其中約有一半是錯誤,連最基本的年齡與籍貫都錯誤,還說我與李敖是台大同學,在台大法學院讀書時,與殷海光關係極密切,他在台大醫院住院時,我曾數次前往探視。這些記載錯誤得很離譜,我與李敖既不是台大同學,更從未見過令人尊敬的殷海光教授。

這份政治檔案的建立,猜想是民國五十六年幫政大同學控告台北市公共汽車管理處的時間。當時戒嚴時代,敢出面提告政府單位,是會被情治單位注意的。我的新聞所老師王洪鈞上課時,還當著全體同學面前告誡要小心。可是定期車票提前停止使用,依法依情根本就是不對,扯上國家安全,情治人員未免太富想像力啦。

每個國家都要有情治人員,但是他們的工作一定要確實正確,如果還捏造事實陷人入罪,就是罪大惡極。

(作者為律師,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