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破除聯大2758號決議的迷思與桎梏

五十年前的今天,蔣介石總統發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強調「中華民國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對於主權的行使,絕不受任何外來的干擾」、「中華民國政府乃是大陸七億中國人民真正代表」、「毛賊奸匪內部不斷發生奪權鬥爭,我們要堅定信心,充實力量,拯救同胞,光復大陸」。蔣介石發此文告,是因前一天聯合國大會通過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其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占據的席位上驅逐。」

聯合國這一決議,宣示中國代表權歸屬,對蔣政府來說,是「排我納匪」;事實上無涉台灣。但五十年來,中國卻曲解為「一中原則」而到處濫用,阻擋台灣參加國際社會;二○○七年時任聯合國秘書長的潘基文,曾引此決議宣稱「台灣是中國一部分」,招致美國抗議。

近年,在民主、防疫與科技產業表現不俗的台灣,成為國際間的良善力量,卻因習近平野心勃勃,飽受中國欺壓,兩千三百萬人的安危和參與國際社會權利受到關注。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基本事實、遭曲解與濫用,如今乃受重視。

美國國務院副助卿華自強(Rick Waters)上週批評中國,誤用二七五八號決議。他指出,中國藉此決議阻擋台灣,以致台灣未能貢獻世人,國際社會也無以受益;它還逼迫美國的學校及民間機構以「中國台灣省」等稱呼矮化台灣。他反問,台灣學生、藝術家、記者及人權倡議者無法參與聯合國活動,這是何道理?同時,北京按台海兩岸關係,以其對台灣主政者的好惡決定是否讓台灣參與聯合國活動。他呼籲聯合國成員加入美國,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聯合國。美國還劍及履及,台美政府上週五舉行會議,研商具體加強台灣國際參與的策略及作法。

從國際法看,二七五八號屬共識決,不具法律約束力,其解讀與執行端視各國外交政策,取決於政府和民意。中國編造決議的法律基礎,擴張解釋和應用,偷渡為「聯合國系統、各專門機構和秘書處任何涉及台灣的事務都應該遵循『一個中國』原則」,把一個只涉及代表權的決議,扭曲為決定聯合國資源和參與國際的法律宣示,壓制台灣人民參加國際活動;且由於中國從未統治過台灣,這實屬荒謬至極。

對於中國在聯合國體系運用影響力施加國家意志,以致「聯合國變成被北京操控和利用的工具」,國際社會越來越看不下去,美國最為明顯。「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今年八月的民調顯示,六成五美國人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前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八月強調,二七五八號決議並「無歧視性阻擋台灣人參與聯合國體系的法律地位」。在此之前,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四月提出《台灣國際團結法》,澄清聯大並未處理台灣人民在聯合國及周邊組織代表權問題,也未就中國與台灣關係及台灣主權問題表達立場。

五十年後檢視聯大這一決議,不能不歸咎於當年堅持「漢賊不兩立」的蔣介石。誠然,二七五八號決議的背景有美國與中國和解、建交的盤算,中國也不接受「漢賊兩立」的雙重代表權案,但主要由於蔣介石的堅持和誤判,終導致「賊立漢不立」,甚至造成中國如今在聯合國強勢地位,進而掌控其下不少相關國際組織。同時,退出聯合國導致台灣在國際社會遭到孤立。由於被阻絕於聯合國體制之外,政府部門對國際組織、國際法、國際規則和國際談判的運作逐漸失去掌握與實戰機會,既不利外交正常開展,有礙人才歷練培養,也易導致國內法規及制度與國際難以密切接軌。更嚴重的,孤立造成整體性的心態內向與封閉,外向型的台灣,政治社會卻傾向於閉門內鬥,對外在世界的變局常關注不足,即連對外經貿也有邊緣化之虞。

這一現狀必須突破。我們應趁國際形勢有利的時機,以自身的努力,結合國際友善盟邦,做強有力的結合。二七五八號決議既隻字未提台灣,也無涉「一中原則」,執政當局與國會就應大聲而清楚地告訴世人:以此打壓台灣人民參與聯合國等國際活動,無理而不公義,不利國際社會和人類;台灣與中國互不隸屬,只存在共產中國要吃掉民主台灣的問題;美國的「一中政策」迥異於「一中原則」,與台灣交往可以美國為範。國人更要揚棄虛幻的「一中」,從蔣介石的「代表中國大陸人民」到現今中國國民黨虛假的「九二共識」,都須掃進歷史垃圾桶,台灣才能以正常心態與身分,昂然走向國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