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高雄計程車司機的話

緬懷台灣文化協會 反對罷免陳柏惟

◎ 賴其萬

一百年前(1921.10.17)台灣文化協會的成立是一群知識份子跳出「獨善其身」的窠臼,毅然負起啟發大眾改造社會的神聖使命,他們踏出學校、醫院、辦公室,走上街頭,以教育大眾、啟發民智為己任,展開轟動台灣的啟蒙運動。

幾天前我有機會參加在高雄舉行的「台灣醫學史學會」與「杜聰明博士獎學基金會」在高雄合辦的「台灣文化協會百年紀念研討會」,聆聽內容豐富的「台灣文協時代之醫學教育精神」、「從文協時代之工運、談職業病醫學與專業發展」、「台灣文協時代之醫界人物」,心中有無限的感動。

想不到在趕往高鐵站的計程車上,一位非常健談的司機不知怎地談起他對於上次「高雄選錯了市長」的感慨,由「如果現在是那位H市長在位的話,現在高雄市的疫情不知道會是怎麼亂」。他舉了許多H市長令人失望的地方,尤其是上任不久,就跑去選總統。他說幸虧台灣的人民眼睛雪亮,讓H先生大輸,否則嚴峻的武漢肺炎以及最近的國際險惡形勢,台灣可能已不堪設想。

緊接著,他說他非常擔心,現在有一群人想濫用民主制度,發動罷免一位做得很好的民意代表,而某一個黨新選出來的主席,竟然傾全黨之力,想拔除這位問政勤勞,為民口舌的好立員。他說如果這位陳委員不幸落馬的話,這席次將又被世襲的「宮廟文化」所掌握。但他深信以台灣人的智慧,這是不會發生的。

到了高鐵站,這位沿路「政見發表」的司機先生很客氣地說,他沒有上大學,但他非常關心台灣的政治,希望我不介意他講了那麼多話。我坦白告訴他,我非常同意他的看法,其實有沒有上大學並不是那麼重要,我非常羨慕他的職業,使他接觸到社會的脈動。

上了高鐵,我不覺想到,如果蔣渭水先生今天聽到這位司機先生所說的這一番話,他一定會感到十分欣慰,但如果兩天後,萬一這種政黨運作的罷免得逞,導致劣幣逐良幣的話,我真不知道台灣的民主是幸還是不幸。

但如果這位司機說對了,以台灣選民的智慧,我們沒有看到「惡罷陳柏惟」真的發生。我會很想向蔣渭水前輩說一聲,現在的台灣人已經脫胎換骨,您一百年前的「臨床講義」,對名字叫「台灣」的病人所下的診斷「智識營養不良症」已經治癒了!

(作者為醫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