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想起編號A2線民

◎ 林志翰

坦然面對過去,承擔政治責任,黃國書幫黨國「抓耙子」上了一堂負責任的課,諸多國民黨「線民們」理解嗎?

筆者猶記今年五月時,促轉會公布在威權統治時期曾受調查局指使,在學校進行監控的「抓耙子」身分樣貌。當時民進黨高雄市議員高閔琳爆料,其中一名編號A2、職稱「政治系四年級、學生會會長」的「抓耙子」就是現任國民黨林姓立委。

曾任台大學生會會長的高閔琳直指這位林姓立委是台大迄今三十多位學生會長中唯一的政治系學生,且性別也是女性。再根據調查局給予的工作表現評價是「深具向心力,能適時反應校安動態達二十五件」,足證對這位A2的黨國「抓耙子」評價極高。

遭爆料的林姓立委當時僅回嗆高閔琳有「被害妄想症」,對比黃國書立委宣布退出政壇,顯見國民黨政治人物對於「職業學生」的角色作為可說「由來已久,司空見慣」。

當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以那是情治單位,不是國民黨,回應黨國「抓耙子」的議題時,至少先盤點統計黨內的「職業學生」有多少個、職位到多高等等等,再來說話吧!

(作者為國中教師,台南市民)

朱立倫誇張的文過飾非

◎ 吳哲文

中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聲稱「黃國書事件是民進黨派系內鬥、是大時代的情治單位所致」,實在是文過飾非到誇張的地步了。

史實是這樣的:台灣開始民主化以前,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是一體式的黨國體制,黨與國在統治機器各方面密不可分,這當然也包含當年涉及迫害反對運動者,以及監控台灣社會各界在內。可以說:中國國民黨、中華民國政府及其軍警情特機關單位,在威權時期的政治偵防及政治案件中,是三位一體式的存在。

但朱大主席卻無視於以上史實,將情治單位在黃國書案的責任一概歸咎於所謂的「大時代」,透過打模糊仗的方式淡化、甚至規避國民黨在其中的責任,顯見國民黨一貫的漠視對其不利的歷史、迴避黨國統治時期的責任。這並不是一個成熟的、正常的民主政黨所應具有的品質。加計傾中等因素,國民黨長此以往,恐不免於遭到台灣人唾棄,並從台灣政界徹底退場的結局。

(作者任職服務業,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