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新聞線上》高虹安和綠畜

台灣民眾黨立委高虹安「綠畜」說,油腔滑調,像老油條;黨主席柯文哲則是仰天長笑,讚她衝高聲量。(資料照)

記者莊榮宏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綠畜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朋友背誦孟浩然的「過故人莊」,一副陶醉狀,我微笑聆聽,卻覺得哪裡不對勁,請他再唸一遍,總算聽出貓膩。

亂來,明明是「綠樹村邊合」才對。

難道我唸成別的?

您老兄很厲害,唸成「綠『畜』村邊合」。

天哪!朋友想了幾秒,一巴掌拍打額頭:這兩天看電視台,報導台灣民眾黨立委高虹安的「綠畜」說,心想自己八成就是綠畜了,不知不覺受影響,好好一首詩居然被我給唸錯,慚愧慚愧。

朋友知過能改,頻頻說抱歉。

但高虹安不是,她的「綠畜」轟炸範圍無限廣,羞辱對象如牛毛,卻無一字道歉,孔夫子說的「知過能改,善莫大焉」,與她絕緣。

她是國會議員,尊重不同政治立場是應有基本素養,卻用「畜」字貶低別人,用詞違背社會認知,惡口逾越比例原則,民主修養屬於幼稚等級,好辯習性卻不輸黨主席「如果這樣就能撕裂族群,請國防部徵召我深入敵國撕裂他們」,油腔滑調,像老油條;黨主席則是仰天長笑,讚她衝高聲量,上樑不正下樑歪,一對師徒驚世駭俗,讓民主蒙羞,使支持者難堪,令社會受驚嚇。

她霸凌別人在先,招來公幹,竟搖身扮被害人,再罵別人一次「塔綠班」;華盛頓砍斷櫻桃樹會自首,她做錯事是耍賴到底。

她從政資歷短淺,屬於政壇後浪,卻辱盡前浪,辱完前輩好多天,既沒抱歉,也沒反省,教大家如何指望這個年輕人?

她去賣T恤業者的節目,對主持人的要求照單全收,毫無警覺,全無判斷,業者達到目的,她卻踩爆地雷,形象敗毀,這種道行就想選新竹市長?市政複雜萬端,地方處處埋雷,她能犯錯幾次?

參選市長是她的權利,但此事必將糾纏她,在選舉過程發酵,她若不能向社會大眾道歉,早早設下停損點,奉勸不如別選,因為「綠畜候選人」對新竹市民可是莫大的侮辱。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