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火神的眼淚,台語的血!

◎ 余敏長

最近有一部很紅的台劇《火神的眼淚》,有人看了以後認為,這部戲劇有歧視或醜化台語的味道。

戲裡有個正義的消防員講華語,而鬧事的刁民講台語;另一位身穿類似民進黨民代常穿的綠色背心,演出一位關說的議員,當然也是講台語。諷刺的是,飾演消防員的那位演員,聽說台語講的超溜,卻演出正面角色講華語,而演議員的那位演員台語超破,卻刻意使用他超破的台語在關說施壓。台語在該劇裡常在負面情況下出現,上面說的關說施壓的議員、鬧事的刁民,甚而還有違反規定的企業高層、看似歧視女性且經常偷懶的資深學長等等,都操著台語口音。另一幕,有操著字正腔圓華語病危的婦人,明明消防局規定要送醫急救,上車後表示她臨終前想去看海,結果救護人員真的送她去看海,營造感人氣氛。

台劇《火神的眼淚》。(圖:公視提供)

製作單位固然有出面舉例說明沒有歧視台語的意思,我們反過來試著想像,如果鬧事的刁民、施壓關說的議員、違反規定的企業高層、歧視女性偷懶的資深學長,都說著字正腔圓的純正華語,正義的消防員與臨終看海的婦人講著一口標準的台灣國語,這樣的片段,你覺得怎樣?

筆者剛考上律師,在事務所實習時,總是穿著一身筆挺的「西米囉」。有次,到一處正在興建大樓工地旁的餐廳吃飯,席間另有一位穿著工人服的人吃著午餐。我們兩人同時吃完飯,幾乎同時問老闆娘多少錢?老闆娘用華語回答我「多少錢」,卻用台語回答另外那位朋友「多少錢」。我笑著問老闆娘,為什麼跟我用華語,跟那位先生用台語回答,她回我,「因為你是律師啊」。我頓時心裡一抖!從我出生後我父母就教我迄今幾十年的台語,與我開始受教育後學的華語,竟然也有職業貴賤之分!為什麼穿西裝就讓人覺得不應該講台語?為什麼辛苦工作的「做實人」,就被認為應該講台語?誰說臨終看海的婦人不應該說一口道地的台語?我沒再回老闆娘甚麼話,默然的走回辦公室,只是腳步隨著心情沉重得有如灌鉛一般。

幾十年前僅僅幾秒鐘的對話,迄今依然歷歷在目;幾十年過去了,台語不僅講的人越來越少,甚至仍然在《火神的眼淚》裡被賦予低俗化的面相!借用「我的母親叫臺灣」裡一句經典歌詞:「台語甘是彼難聽,想著心寒起畏冷?」

(作者為律師,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