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大敵當前 不應激化對立

本土武漢肺炎疫情嚴峻,全國三級警戒進入第三週,此時有賴全國上下一心,阻絕病毒蔓延,調整適應防疫新生活。(記者羅沛德攝)

本土武漢肺炎疫情嚴峻,全國三級警戒進入第三週,病例數雖未爆炸性增加,但仍居高不下,顯示現有防疫作為的持續且有效落實,才可能逐步緩降疫情。因應武肺帶來的國家危機,此時有賴全國上下一心,阻絕病毒蔓延,調整適應防疫新生活,放眼國際社會,即使進入後疫情時代,病毒恐仍會伺機而動。大敵當前,這注定是一場長期的作戰,也是全民應有的體認。

然而,多數民眾忍受不便,團結抗疫的當下,部分在野人士卻用諸多似是而非說法攻訐政府,升高政治鬥爭。例如引發議論的疫苗問題,指控官方卡國外疫苗,是為保障國產疫苗以圖「炒股」;去年,這些人還在國會殿堂上大力相挺國產疫苗,要求「對疫苗及對抗病毒藥物,應給研發團隊正向的鼓勵及激勵」,甚至說:「即使國外疫苗完成,會優先供應內需,屆時台灣恐怕有錢也買不到疫苗,造成國內民眾無疫苗可打的窘境。」過去支持扶植,現卻昨是今非。

在野陣營言猶在耳,正是台灣眼前的景況。蔡英文總統近日向國人報告時同樣說:「這段期間,國際疫情險峻,造成疫苗市場的供需有很大的落差,供貨也相當緊張。」蔡英文講這些話時,不僅台灣面臨又快又急的病毒侵襲,亞洲國家如馬來西亞等更是嚴重,武肺肆虐全球已一年多,由於多數國家短缺疫苗,甫結束的全球取得機制(COVAX)疫苗高峰會,日本、美國等國家才又陸續宣布將捐輸鉅款及疫苗。疫苗大家搶,已然成為國際重要戰略物資。

過去台灣防疫有成,國人對進口的AZ疫苗施打率並不高,在野政治人物還誇大疫苗副作用,形同抵制,這當然影響指揮中心洽購國外疫苗的決策。待疫情來襲,反咬為何不快買、多買。前後自打嘴巴也就罷了,還與北京唱和,要引中國的劣質疫苗入台。部分在野人士不斷打擊國外疫苗、國產疫苗,就是為了幫對岸鋪路,還有所謂學者拿著一張紙就說要從中國引進一千萬劑,另有中共在台的尾巴黨人士高調赴中打疫苗,行徑可笑,都是在趁亂打擊台灣。

即使購買國外疫苗困難,但政府仍盡最大努力爭取。再把時間拉到兩個多月前,明知疫苗是屬於賣方市場,藍委還吵著要在立法院成立「疫苗採購調閱小組」,要看我們AZ疫苗是不是買得比別國貴。現在真的急需了,也體認到縱使以不合理高價申購,同樣難以成交。國內還有宗教團體、企業、民間團體及地方政府跳出來想逕向國外洽購,有的是秉持公益想協助政府,有的則是虛晃一招,反正最後不成都可牽拖是蔡政府在卡,這打的是穩賺不賠的政治算盤。

從洽購過程也看到,國外疫苗藥商主要與各國政府打交道。像生產疫苗的美國嬌生公司就說,只和政府及國際組織洽談疫苗採購。但當台灣政府要出面,對岸干預就隨之而來,我們向德國BNT原廠購買受阻,原因即在此。即使日本政府要捐AZ疫苗,中國也數度叫囂,批「以疫謀獨」。從北京角度,台灣向誰拿疫苗,是統獨較量,救命疫苗被視為政治意圖,也只有中共這種無良政權才會如此盤算。卻有在野人士也跟著污名化日本疫苗,打擊台灣,附和中國。

台灣這波本土病例升高,在野將矛頭指向是因為調整國籍航空機組員隔離作法。然而,過去疫情穩定期間,在野也施壓要放寬中國客入境,前後矛盾,雙重標準。面對國家危難時刻,部分在野人士鬥性更強,意圖撕裂社會,摧毀政府威信。還有縣市首長未能完善防疫準備,地方淪為重災區,卻狂噴政治口水砲打中央,利用形勢大亂以壯大聲量,其家屬更譏國產疫苗是「人體實驗場」。模糊抗疫不力,也圖取政治私利。

中國擴散到全球的武漢肺炎,台灣守住了一年多,與其他國家相比,被形容處在平行時空,嚴峻疫情雖是考驗,但也把我們拉回現實世界,這是許多國家已經歷、正經歷、或反覆經歷的日常。面對武肺病毒,全民需要團結與冷靜,在野應監督政府,但不該無端指控,尤其對發展國產疫苗的戰略意義,朝野應具共識,政府與專家也要多與社會溝通避免以訛傳訛。抗疫作戰是一場耐力賽,在野陣營若僅見縫插針,激化與政府對立,只會助長社會不安及暴戾之氣,無助於抗疫,最近發生護理師遭到殺傷正是警訊。團結抗疫,政府固然責無旁貸,在野同樣扮演關鍵角色。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