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敬弔 黃天麟先生

◎ 周鉅原

驚聞黃天麟先生過世,感到非常地惋惜。雖然黃先生已經福壽全歸、功德圓滿,但因為他從未退休,且老當益壯,不斷地寫作,嘉論惠世,聽到他仙逝的消息還是非常不捨。

他經常在報上寫一些財經方面的論文,每次看完他的文章,都感覺到他對問題觀察的深刻,分析透徹且言之有物,篇篇都是難得一見的好文。他從金融界最基層的行員做起,一直做到第一銀行董事長,對金融業務非常熟悉,而其文章所討論的範圍非常廣泛,除了金融專業之外,更涉及其他財經政策,尤其對中國貿易投資政策,都可以用很精準的數據詳實說明,鏗鏘有力地支持他的立論。這也是他能受到故總統李登輝知遇,受聘為國安會諮詢委員,為當時剛開放不久的兩岸交流,奠定些基本架構與政策。

二○○○年政黨輪替之後,民進黨政府執行所謂「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兩岸政策,結果不到兩年的時間,國內一些電子加工業,尤其小型電腦幾乎全搬到中國去。當時政府舉辦了一個經濟發展會議,黃先生跟幾位財經前輩在會議上一再強調,政府如不及時煞車,恐怕一些產業會連根拔起,轉到中國去,但這些主張在當時氣氛下,還是變成少數意見,最後雖通過了「積極管理、有效開放」的文字宣言,其實明眼人都知道,「積極開放」才是真正目的,根本沒有什麼管理,完全違背了李故總統「戒急用忍」的教訓。

個人跟黃先生較有接觸還是在二○○七、○八年。當年的總統大選,國民黨除了提出「六三三」外,更提出「兩岸共同市場」政見,在此議題下,我們的的確確地討論如何應對, 經過一場候選人的電視辯論,國民黨終於將兩岸共同市場的主張下架。

在馬政府時代,黃先生每每集中火力,不厭其煩地說明兩岸經濟體制之不同,台灣為了自身的生存發展,斷斷不可在已過度依賴的中國市場,再用貿易協定把兩岸產業拴在一起。否則,台灣不僅在經濟上更加依賴中國市場,在政治上也會失去應保持的籌碼,相信他這一番論調,經過美中貿易大戰後,更加印證他的看法。

黃先生對台日的民間外交也努力推動,無畏自己年高體衰,在風燭晚年,尚且僕僕風塵台北東京之間,為國民外交竭盡心力,非常令人敬佩;有一次我回台北,剛好他到東京公幹,但他還是在我出境前,匆匆地從機場趕回我住的旅館,與我長談數小時,對一位晚輩如此愛護,真令人感動。令人惋惜的是,下次再回台北,也無法見到他老人家且聆聽他的教益,真是一大遺憾。

(作者為紐約市立大學經濟系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