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林錫銘/為彭總裁講一些公道話(二)

表二

林錫銘/偉詮電子董事長

圖二 台日利率對照美元利率走勢

首先,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和央行的資料,一九九八年底台灣外匯存底是九○三.四億美元,二○一八年底外匯存底是四六一七.八億美元,二十年間增加了三七一四.四億美元。作者認為這都是彭總裁買美元甚至是拉尾盤干預匯率所造成!其實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外匯的增加主要是出超、外資匯入以及美元資產孳息所造成的。而之所以沒有累積到天文數字,其減項則是政府開放銀行保險業和個人海外投資及觀光,以及產業大量外移中國大陸。外匯存底大幅成長分別分析如下:

●以出超為例,二十年來由於ICT產業的蓬勃發展,每年出超從一九九八年的五十九億美元(主計總處資料)大幅成長到二○一八年的四九二億美元,累積的金額相當可觀。

●一九九一年開始開放外資投資台股,大約從二○○一年之後開始發酵,外資逐漸大舉匯入台灣。

●二○○九年馬總統將遺贈稅大幅從五十%降為十%,往後幾年造成海外台灣人資金大舉匯回台灣,這些資金都必須從美金換為台幣,當然也大幅增加外匯存底。最糟糕的是,這些資金大部分並沒有投入實業投資,而是投入房地產。這才是造成房地產大漲的主因,並非之後要討論的低利率所造成。

●外匯存底擴大後,其孳生的利息也非常可觀,尤其是在葛林斯潘在任的末期(二○○四~二○○七)美元利率高漲,更替我國央行帶來可觀的美元利息。

●此外該書提到一九八○年代末期到二○○○年台灣外匯存底大約停止成長十餘年,他們認為是因為那段時間央行對外匯市場較少干預,真不知是從何談起?事實上那十多年是台商大量赴中國投資,以及大舉前往大陸返鄉探親觀光考察的年代,大量的外匯匯出需求,當然抵銷了外匯存底的增長。何況當時每年出超規模都還不到百億美元,而外匯存底未達千億美元,外資也尚未大舉匯入,累積得慢而去化得快,整個外匯存底當然不易增加。彭淮南先生在那期間也當過五年外匯局長和一年央行副總裁,作者主觀認為那時他就是沒有干預匯率,後來二十年只因為外匯存底增加了,就認為是彭總裁干預的結果,也未免太沒有說服力了。

●該書還指控彭總裁刻意壓低匯率,造成產業升級不力以及人才外流。

關於壓低匯率前面已經以具體數據說明並非事實。至於說企業界會因為匯率貶值而升級不力,更是不知所云。以本人在產業界三十多年的經驗和接觸過眾多的業界團體,看到的企業界都是兢兢業業努力在提升競爭力。業界期待的頂多只是台灣國際處境如此艱辛,許多國際組織都無法加入,關稅先天已經處於不利,匯率不要再成為負面影響就謝天謝地了。而且這二十多年來無論半導體業、資訊電子業、光學產業、精密機械產業、製鞋業甚至紡織業等等,台灣在國際上都有很強的競爭力,絕非不了解產業的學者可以任意污衊的。至於人才有無外流?產業大舉西進當然是一種人才外流,究其原因剛好是九○年代初期台幣大升值所致,正好與該書想要表達的怪罪台幣貶值剛好相反。

●該書還指控彭總裁有隱藏外匯存底之嫌,譬如換匯交易金額未列入外匯存底。所謂換匯是指央行向金融機構買入美元時,雙方為了規避匯率風險與市場波動,約定一年後以某一個約定好的價格(實務上就是衡量台幣與美元之利差)賣回。以我們外行人用白話來解釋,這是屬於受約制的資產,本來就應該另外表達,而不應列為外匯存底。該書作者卻認為彭總裁是刻意隱藏。

房價飆漲是央行造成的嗎?

二、彭總裁刻意壓低利率,造成房價飆漲?

此一論述,也是毫無根據,而且是跳躍式的套出結論。首先利率是資金的成本,而二○○○年後由於國際金融越來越開放,因此利率的高低也是比較性的,而非主觀認為高就是高、低就是低。茲蒐集一九九七~二○二一央行公開的資料(五大銀行存放款平均利率與外幣存放牌告利率)做成表二及圖二如下:

由圖二可以看出,暫且不管利率幾乎是躺平的甚至負利率的日本,台灣的利率大體是追隨美元利率亦步亦趨在走的,並沒有刻意壓低。其中比較特殊的是葛林斯潘當家後期(二○○四~二○○七)美元利率忽然竄升上去,但我們是採緩升因應。而二○○九年美國次貸風暴之後,美國的量化寬鬆政策使得美元利率當然是在低檔徘徊,但是央行也沒有趁機就壓低利率,而是維持比美元高的利率。

二○一八~二○二○彭總裁已經卸任,美國調高利率希望吸引資金回流,而該書作者們也已身居央行要津,如果認為低利率會造成高房價,也沒有矯正政策,沒有追隨美國調高利率,反而還出書指責彭總裁是低利率政策,造成房價高漲,豈不怪哉?

其實資金本來就應該有成本,因此個人也不認同以利率為工具過度扭曲了資金應有的成本,也認為那是無效而有負面作用的。日本長期幾乎是零利率政策,也救不了其經濟,而且房價也長期低迷,就是一個例子。

因此持平而論,我們只能說彭總裁或許基於主客觀因素,不敢獨自走自己的利率政策,大體上是追隨美國的利率而調動,不能說他是長期壓低利率。至於說低利率造成房價高漲,更是無的放矢。影響房價主要因素應該是供需。二十年來房價大漲,個人認為第一個原因是二○○九年遺贈稅大幅調降,引起資金大幅回流,但是並沒有引導到實質投資或是股市,而是都跑到房地產去了。

其次是二十年來房仲業興起,吸引了大批投資客,也不斷炒高房地產。利息低當然有利於投資客的持有成本,但是也有助於減輕真正購屋族的利息負擔。因此利率只是影響房價的眾多因素之一,此點金管會黃主委也講過公道話了。政府其實還有許多工具可以抑制房價炒作,例如選擇性信用管制彭總裁在二○一○年也用過,此外如房地持有稅或是房地產獲利所得稅等等,那都是財政部可用的工具。單純以一個低利率就咬定彭總裁該負房價高漲最大責任,實在有失公允,更何況數據顯示台灣也沒有刻意採取低利率政策。該書P.63還提到代表央行政策利率的重貼現率一直都比市場利率高,那怎麼又說央行一直想壓低利率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