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黑社會,白社會

◎ 李敏勇

黑社會、白社會,就分別像夜的人間領域和日的人間領域,涇渭分明,但也會相互滲透。月蝕、日蝕就是例子。日蝕的陰影性,古早民間以天狗吃日,以敲打金屬之器發聲驅趕。日蝕是天日失光,嚴重性大於月蝕。因為日間是正常生活的時際,陽光因遮日而陷於暗淡,形成恐慌。但這是自然之律,科學釋懷了人們掛記的心。

黑社會是白社會相對的那一面,在正常社會、正常生活的人們看不到的地方,有異常的力量在活動。黑社會也有它運作的構造,有它的權力秩序,運作律則,維繫它的非份利益。幫眾形成幫會,被視為黑幫或黑道,有相對白社會的權力運作形式。白社會原有正常律則,但也存在病理:權力、利益、意義的歪曲、崩壞現象,助長黑社會的形成,擴大,甚至滲透。

黑社會不可能消除,但正常國家不會讓黑社會侵犯白社會,不會允許黑道人物經由選舉進入政治體制,參與權力運作。台灣是這樣嗎?如果不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黑道人物成為各級民意代表,從鄉鎮代表,省市議員到國會議員,是什麼時代開始的?地方議會首長公然對政府官員掌摑訓戒,槍殺不聽命同夥,令人髮指的地方自治事態還在人們記憶裡。

特種行業、非份利益,助長黑社會的壯大。中國國民黨從早期在中國就引入「黑幫」,從美麗島事件到民主化展開的歷程,都有鑿痕。江南案,甚至是情治單位委由黑幫到美國進行的政治暗殺。蔣經國時代的政權維持兩手策略:「吹台青」中的大量救國團成員,大都是各級學校教師、記者⋯,成為行政首長;「漂白黑」則大量進入民意機關。這些流亡殖民政權維繫策略並沒有像戒嚴體制一樣有效,政權還是被輪替了。

黑社會滲透白社會的病理留下來了,成為一種慢性病,難以療癒。這種病理多少也會滲透在獲得執政權的民進黨。選舉,要吸納社會力;黑社會力量也想依附政治權力,更有直接組黨的特異現象。黑白分際被破壞,後患無窮。民進黨執政的理想從早期的純粹,也因為得到權力而世俗化,容易藏污納垢,若再失去「台灣」與「中國」的絕對差異性,對建構正常、健全國家有憧憬的人們會落入政治虛無主義的破滅感深淵。民進黨派系競逐之餘,不要忘了初衷!中國國民黨除了流亡殖民的殘餘中國困境,權力世俗化的泥淖沉淪更久,不要自以為是蓮花!

(作者是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