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從德國看楊志良

◎ 劉威良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責難因公染疫的醫師,讓人驚訝他是否還有一點良知。

各國疫情嚴峻,全球死亡人數已經達一九八萬人,個人身居德國,處在染疫超過兩百萬人的疫情區,一天增加的染疫人數兩萬起跳,全德國死亡人數高達四萬兩千人以上。說真的,在台灣的病毒,並沒有比較不毒,而是第一線醫護人員嚴守專職,挺著分分秒秒都可能染疫的高風險,捨身救人。這樣的人應該被高度致敬,而不是被一個可悲、外行的丑角給汙衊。

德國人做事一向謹慎,然而在這次疫情中染疫的醫護人員竟高達七分之一。相較之下,台灣如果沒有醫護小心謹慎地守護,整個台灣隨時都可能淪為重大疫區,死亡人數就至少會是四、五位數字,整個社會的恐懼更將無可言喻。所以我們要真心感謝所有台灣醫護人員,因為他們沒有棄守自己的職位,盡心盡力守護大家健康,個個戰戰兢兢,甚至不敢和親友接觸。就像很多醫護人員說的,我們自己因照護病人得病是自己的選擇,但家人何辜?染疫者無辜,守護染疫的人又怎會是該被譴責的呢?

個人身為醫護人員,一直也都把能夠救助他人當做至高的榮耀。楊志良對染疫醫師的指摘,台灣全民應該撻伐,並要求他道歉。染疫醫師不是什麼破口,真正的破口是楊志良那張賤口!

(作者現任德國施打疫苗中心護理師)

開除傷兵? 不怕逃兵?

◎ 王英明

以封院聞名的某政治人物說過名言:「防疫視同作戰。」然而作戰豈有不受傷?遇此情形,上級通常應會前往探視慰問傷者,殉者甚至要發撫卹金。如今竟有人責怪傷者:「你是否沒有照SOP躲好,才被子彈打到?」若是真如此人所說「開除」傷兵,將來恐怕「逃兵」越來越多,兵敗如山倒必可預期。

科學不是萬能,醫學更不是百分百,否則人類早就可以人人活到一二○歲。對新冠病毒,我們還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北部醫師染疫,病毒什麼時候、什麼方式感染,其實沒有一個專家可以明確斷言,大家都只是猜測而已。以電子顯微鏡才能看到的病毒,在空氣中飛揚,誰看得見?

酸民及記者們都認為,照顧確診病人的醫護人員,只要打個噴嚏、稍微咳嗽,就應該停止上班、自我隔離,不可以去吃丼飯,如此我們需要幾倍醫療人力才夠用?多數民眾都以為,病人曾經到過的地方,地面、門把、空氣、桌上,到處都是病毒。其實病毒在各種器材上,停留存活也有一定時間。防疫中心的「蹤跡」公布,有一大部分是在預防萬一。因為照估算應已不存在了。

如果民眾能落實戴口罩、不摸口鼻、勤洗手,除非與病人在同一密閉空間,近距長時接觸,否則並不那麼容易感染。而除非病人也不戴口罩,把鼻涕到處亂噴亂抹,要接觸病毒也不是想像那樣簡單。

(作者為家庭醫學會創會理事,退休醫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