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川普主義續航力

龐皮歐宣布克拉夫特訪台之後,加碼國務院即起取消內部所有與台灣往來的「自我限制」。隨之,國務院助卿庫珀在華府與蕭美琴會晤,駐荷蘭大使胡克斯特拉亦邀我駐荷蘭代表陳欣新前往大使館會面。北京方面似乎認為,這些都是川普的「最後的瘋狂」。實際上,川普如果有所謂的「最後的瘋狂」,並不在於北京所擔憂的方面。選舉舞弊、停止偷竊、川粉闖入國會、國會彈劾,「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第一個任期結束」,可能才是川普最關心的事。

無力回天的川普,彷彿回到剛上任的情況。他的重頭戲是個人秀,當時跟習近平、金正恩的實境節目,不斷在國際政治創造驚歎號,告訴大家那是未來四年的主旋律。於今回顧,那些吸引鎂光燈的即興表演,在國際政治幾乎船過水無痕。後來,應該是被國安團隊說服,川普終於擁抱川普主義。二○一八至二○一九年擔任白宮國安顧問的波頓,在「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揭露不少精彩的內情。而川粉闖入國會,導致副國安顧問博明掛冠求去,「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稱:「是博明協助把川普那些衝動言行,轉化成長遠制度變革,這些改變將比川普政府活得更長久。」

與尼克森不同,川普主義拉開序幕,不是因為川普本人,而是背後的國安團隊。彭斯、龐皮歐、波頓、歐布萊恩、博明,這些人看到新的世界圖像,看到中國正在侵蝕普世價值、威脅美國領導地位。於是,二○一七年底首份國安報告,川普將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二○一九年,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演講,幾乎是川普主義亞洲藍圖的輪廓。大選前夕,白宮國安會出版「川普論中國:美國優先」,堪稱川普主義的大成,作者包括川普、彭斯、龐皮歐、歐布萊恩、雷伊(聯邦調查局長)、巴爾(司法部長)、博明。

可惜,聚焦於個人大選成敗,川普把自己逼到尷尬處境。而彭斯、龐皮歐等國安團隊,則在力挽狂瀾,捍衛川普主義續航力。彭斯,面對國會闖入事件,堅持民主憲政秩序,完成參眾兩院認證拜登當選。同時,川普預告缺席就職典禮,彭斯仍顧全大局,接受邀請見證政權交接。龐皮歐,則代表國安團隊繼續進擊,他們所要捍衛的不是川普,而是川普主義,他們認為這是美國繼續偉大的關鍵,如果拜登對北京採取綏靖政策,國際政治的時間軸將退回歐巴馬以前。拜登想聯合盟友,習近平卻先下手為強,RCEP、歐中投資協議。萬一川普的美國優先造成美國的孤立,拜登又因中國敗部復活而面臨新孤立,那將是美國史上莫大的諷刺。

一月二十日以前,川普儼然豁出去了,他的國安團隊則上緊發條,共和黨的有識之士也在從事傷害控制,積極為兩年後、四年後創造有利條件。川普有點亢奮,他的國安團隊十分冷靜,而真正在為未來佈局的是後者。美中關係,只要無法在兩年甚至四年內修復,而習近平不改其戰狼本色,膽敢「飛臨台灣上空宣示主權」,也許就是彭斯、龐皮歐等圓桌武士的機會。從地緣政治來看,假使川普走了,川普主義卻留下來,這種可能性,未必是拜登要的,而是被習近平所迫。別忘了,過去幾年,小英政府維持現狀,華府的助力幾乎是習近平所刺激出來的。

川普社群媒體帳戶被停權,擋得住川普主義嗎?包括「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去年大選以來,龐皮歐的川普主義向前行,一再令北京繃緊神經。夾在川普主義與拜登政府之間,小英重申「遇到壓力不屈服,得到支持不冒進」,當是穩定過渡的保險作法。目前為止,川普主義繼續進擊,但似乎仍有效控管擦槍走火,剩下的一星期並非川普國安團隊的決戰時刻。來自北京的放話,如果龐皮歐在卸任前訪問台灣,解放軍戰機不惜鋌而走險。國務院發言人奧塔格斯便推特發文,透露龐皮歐任內最後的海外訪問行程是在歐洲,並無訪問台灣的計畫。

一月二十日之後,川普主義後續如何,台灣宜當放下美國大選情緒拭目以待。過去四年的台灣,川普主義帶來了武嚇升級的風險,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會。拜登的亞洲政策,會對台灣造成什麼利弊得失,值得政府與社會共同重視。面對不確定的拜登,以及確定謀台日急的習近平,台美關係能否維持現狀殊不可知,而香港事態已經預告兩岸關係回不去了,在國際大棋盤趨吉避凶,仍是台灣的主要課題。而未來考驗下的表現,主流民意如何評分,也將對朝野的二○二二、二○二四形成關鍵影響。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