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透視中共數位獨裁的罩門

近代中國的崛起,各方評價相當極端。中國自認它的快速發展是正向的,意味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雄霸世界的「中國夢」之實現;但對自由世界來說,中共統治下的專制中國之壯大,卻似一頭紅色中華帝國的猛獸,一方面其統治者並非民選,缺乏人民付託的正當性,尤有甚者,中國人民不僅生活方式遭到嚴格控管,黨外或黨內的反對也都受到箍制打壓,中共版的數位獨裁體制,堪稱統治之惡的極致。

中共的數位獨裁,本質上包含了兩個重大的錯誤價值,即對「和平」與「民主」的扭曲、仇視。一是口口聲聲中國人自古以來具有「和平基因」,實際上中國的歷史卻充滿了殺伐征戰的悲劇。這不但在屬於傳說的炎黃階段如此,即使在有文字或考古史蹟的信史之後,也都少不了戰爭與獨裁暴君。換言之,整部人類歷史,戰爭與和平是交互進行的;而中國,更是呈現強大時則對外侵略,衰微時則蒙受外族入侵的規律。如此的歷史事實,中共卻只選擇放大其受到外族欺凌,尤其近代被船堅砲利的列強蹂躪,以致割地賠款的部分,貼上「百年國恥」標籤,形塑被迫害的角色,以操弄民族主義,一則鞏固其獨裁統治,一則假雪恥之名,合理化對外的領土野心。

中國戴上「和平基因」的假面具,企圖可以一面派軍機騷擾台灣,在南海填海造陸,大肆擴建軍事基地,明明是軍事強權企圖霸凌鄰國的蠻橫作為,另一方面習近平卻在聯合國大會的演說中大言不慚宣稱,「中國走的是和平發展、開放發展、合作發展、共同發展的道路。我們永遠不稱霸、不擴張、不謀求勢力範圍,無意跟任何國家打冷戰熱戰,堅持以對話弭合分歧,以談判化解爭端。」並強調「不能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呼籲聯合國應「主持公道」。習近平這種具有中國特色的「和平宣言」,對照其對周邊國家的霸凌,實在是極大的諷刺。

中共政權另一項錯誤,則是將民主、自由、人權扭曲為西方價值或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而中共推行的社會主義民主,雖有「民主」兩字,而憲法上更有民主制度中必有言論、結社、遊行、信仰等種種自由,實際上一旦冠上社會主義之名,這些個人的自由在政權穩定、社會和諧、國家發展的前提下,完全被抹殺。實際上,中共統治各時期的極權程度,仍有明顯的差異。毛澤東擁有建國者的魅力,更擅於權鬥與群眾運動,因此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威,其之地位有如中國古代的帝王。在鄧小平主導的改革開放之後,中共在經濟上開放,但政治上絕不鬆動,不過仍有異議聲音的存在,壓制手段必須稍微顧慮國際社會的觀感,政治控制比毛時代放鬆。但是,習近平上台後,廢國家主席任期制,宣揚個人崇拜,以反貪腐之名整肅異己,對外則大肆擴軍,耀武揚威,再加上以高科技監控人民,統治威權之盛與嚴密,恐怕連毛澤東都要自嘆不如。

然而,統治者再殘暴野蠻仍然會面臨反對,最近批判習的聲音高亢而昂揚,便是極權統治鬆動的跡象。第一個勇者是直指習近平把中國拖向了世界的邊緣,批習「倒行逆施」,以「無恥之尤」加以形容的清大教授許章潤,遭到習政權以嫖妓加以污名化。其次則是,批評習是「黑幫老大」、中國共產黨是「政治殭屍」,而被開除了黨籍,並剝奪退休金的中共中央黨校前教授蔡霞。尤有甚者,被稱為「任大砲」的紅二代任志強,諷刺習近平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結果被判十八年的重刑。這些來自公知、社會,甚至黨內紅二代的批判聲音,意味著習近平這位紅色皇帝,雖擁有絕對權力,表面上似乎堅不可摧,其實在人性與良知的強烈挑戰與衝擊下,岌岌可危。

自由民主絕非西方或資產階級的價值,與追求和平一樣,乃是普遍的人性渴求,而中國崛起的路徑,完全偏離了正軌,站在人性與良知的對立面,這是這個紅色霸權的阿基里斯鏈,政權穩定的最大罩門。這也提醒我們台灣人民,向一個泯滅人性、殘暴的政權低頭示弱,是得不到和平與安全的,只有展現堅定捍衛民主、自由與主權的決心,敵人才不敢冒進蠢動,台灣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全。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