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毛澤東「評戰犯求和」事件翻版?

當前國際地緣政治緊張加劇,美中對抗急劇升溫,但中國似乎不敢直接挑戰美國,卻挑上國土、人口規模差距懸殊的台灣,意圖進行「以大欺小」的霸凌。此種猖狂行徑既見諸於中共軍機數度大舉騷擾我領空,更流露於央視以「這人要來求和」的輕蔑語氣,公開羞辱王金平率領的海峽論壇國民黨代表團。中國崛起的威脅,已經激起全球民主國家的覺醒、反感與反制,使中國頓時陷入被包圍的困境,導致其網民最近出現質疑「為何全世界都是中國的敵人?」的聲音。

為何全世界都是中國的敵人?這個大哉問,由活在專制體制與民族主義狂熱中的中共黨徒看來,確實難以理解。在成天於黨媒《環球時報》上喊打喊殺的胡錫進之流眼裡,中國是天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天朝澤被所及,全天下之人都應感恩戴德,豈可忘恩負義,反視中國如寇讎?彼輩認為在全球興風作浪者,就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罷了,大多數國家都是中國的朋友。然而,由信奉普世價值與自由市場理念的世人來看,中共採行所謂「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實行一黨專政與數位獨裁體制,箍制人權、自由、民主,對抗文明社會,使得全球陷入可能引發霸權之爭的「修昔底德陷阱」,危害世人,自然成為全世界的敵人。

換言之,習近平打造的「中國夢」之真實內涵,乃是紅色獨裁統治與狂熱中華民族主義的綜合體,因此其之崛起有如二戰前的納粹德國,對世界和平的威脅,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此的霸權作為,最終必定走上與多數世人為敵之路,這是注定的結局,也是美國登高一呼,而多數國家包括五眼聯盟、印太諸國紛紛響應的癥結所在。然而,中共黨徒顯然不肯反躬自省,修正數位獨裁統治與天朝思維,反而以被虐待狂般的受害者心態,妄自宣稱「中華民族是熱愛和平的民族,血液裡沒有侵略他人、稱霸世界的基因。」編造了一個中國人具有「和平基因」的神話。

事實上,檢視中國對內或對外的歷史,可以發現這種「中國人和平基因」只是一種宣傳的騙局。中國數千年來,既有中原漢人與周邊所謂蠻夷戎狄等異族的相互征伐,也與滿洲、蒙古、新疆、西藏、甚至朝鮮、越南、台灣等糾葛不清,在這過程中發生了多少殘酷的征戰,可謂史跡斑斑,何來中國從未侵略他人之說?至於「和平基因」說,也應該檢視國內歷史方可得到公允結論。可悲的是,若翻開所謂「中國人殺中國人」的歷史,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拔得頭籌,光是在毛澤東時期,在「三反五反」、「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政治運動中,死難的中國人約有四、五千萬人之譜。此一被害人數,若是在一般中小型國家,大概已經亡國滅種了,即使在十幾億人口的中國,仍然是重大的歷史創痛。無怪乎中國近代大文豪魯迅即曾感慨:「中國歷史每頁都寫著『仁義道德』,但字縫裡卻都寫著『吃人』兩個字。」這樣的民族意圖戴上「和平基因」的桂冠,真是人類社會的最大謊言。

尤其諷刺的是,「這人要來求和」事件,正好戳破「中國人和平基因」的騙局。中國人死於國共內戰的災厄中,絕不少於中日戰爭;和談也者,在中共羽翼未豐時,乃是拖延時機,發展勢力的一種策略,在占上風時,則又成為一種瓦解對手意志,使其不戰而降的手段。而央視求和事件的歷史場景也曾發生在國共內戰期間、解放軍渡江前夕。一九四九年,蔣介石企求劃江(長江)而治,與中共形成南北朝局面,然而,掌握絕對軍事優勢的毛澤東則發表一篇《評戰犯求和》,對蔣介石極盡奚落之能事,這是中共對待劣勢中國民黨的一貫伎倆,歷經約七十年而不變。

幸而,多數台灣人民已經認清中共統戰與文攻武嚇的兩手策略,所以選擇了拒絕「九二共識」、「一國兩制」的民進黨政府繼續執政,以確保台灣不受中共威脅,民主與主權之不墜;反觀國民黨,既無當初蔣介石擁有中國大陸半壁江山的實力,更忘卻了歷次國共和談的慘痛教訓,竟然不自量力,不知中共之險惡,意圖扮演促成兩岸交流的角色,所以招致羞辱,實乃咎由自取。若再不醒悟,此一百年老店之沉淪、泡沫化,將是必然的宿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