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黃主文/追思台灣民主之父李登輝總統

1990年代的野百合學運。(圖片翻攝於「學動、運生運生」特展展出)。(資料照)

黃主文/前內政部長、台聯黨主席

野百合學運昔日邁入21週年時,前總統李登輝昨和當年學運代表對談。(資料照)

李登輝總統於今年七月三十日與世長辭,各國政要同表悼念,並稱讚他為偉大的政治家。其實他也是偉大的革命家,他十二年的寧靜革命,使台灣走出悲情從專制獨裁的政體邁向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家而不流一滴血,國際媒體讚譽他為「民主先生」,國人則尊奉他為「台灣民主之父」。

李登輝總統十二年的寧靜革命,使台灣走出悲情從專制獨裁的政體邁向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家而不流一滴血,國際媒體讚譽他為「民主先生」。(資料照,國史館提供)

他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接受德國之聲專訪,向全世界播送,他說「中華民國和中國大陸的關係,早就是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國與國的關係」。李登輝總統卸任後還繼續推動「正名制憲」,所以有朝一日台灣正名制憲成功,則孫中山先生就非台灣國父,「如果」到那個時候台灣還需要有國父的話,則非李登輝總統莫屬。

我追隨李總統十七年之久,李總統逝世讓我震驚和難過,十七年來受他指示推動的政務非常多,我一時也無法一一列舉,僅以幾件和改革攸關的國政大事來做為對他的追思和懷念。

一、集思早餐會(簡稱集思會)

之前,我和李總統素未謀面,一九八八年元月十三日蔣經國逝世後兩個星期,我在立法院突然接到總統府來電,要我邀吳梓委員一起進總統府有要事商談,我和吳梓進了總統辦公室,李總統很親切地請我們入座,他用台語和我們交談,開門見山就問起他當時的處境如何處理,我們據實以告,依憲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由副總統繼任為總統,並無疑義。然而國民黨是以黨領政的專制政黨,黨政軍特掌握在別人手上,就像嚴家淦繼任蔣介石為總統,也只能是虛位的總統,何況當時立法院還有二百多位老立委,國會如果沒有立委支持,總統的處境必然險峻。吳梓以台語說「我們和總統穿同一條褲子」以表支持,李總統也開玩笑以台語說「一人穿一腳」。最後由總統下結論,要我們集合本土立委,組織次級團體走本土路線。四月二十二日「集思早餐會」簡稱「集思會」在來來飯店正式成立有二十一位立委參加,之後增加至四十餘位,每天早餐聚會,以「鞏固領導中心,穩定政局,推動憲政改革」為宗旨,大力支持李總統。

二、國是會議

李登輝總統有日本人武士道的精神和堅忍的毅力,他雖然有改革的決心,不過,保守勢力的反彈也相當大,他只能忍住一時,等待時機,他善於利用外力,借力使力,順水推舟,竟其功於一役。他是繼任第七屆蔣經國總統未滿的任期,他的改革時間表是訂在第八屆總統當選之後。

一九八八年至一九八九年代民間要求萬年國會的資深立委退職的聲浪,已經聳入雲霄,增額立委當然不能置身度外。由民進黨立委康寧祥所發起的「三一俱樂部」邀集思會立委參加,推動憲政改革是集思會的宗旨我當然一口答應。所謂「三一」是指三年選一次的增額立委,光是名稱就具有強烈的針對性,當然箭指民間所稱「老賊」的萬年國會立委。當時我們推動要求他們退職,他們反罵我們是「紅衛兵」。

李登輝繼任總統的屆滿日在一九九○年五月二十日,當年二月國民黨提名李登輝、李元簇為第八屆總統副總統的候選人,當時國民黨內部爆發了嚴重的「主流派」與「非主流派」的權力鬥爭,非主流派企圖推出林洋港搭配蔣緯國參選,史稱「二月政爭」。後因林洋港被很多台籍大老勸退,李登輝、李元簇才能順利在當年三月二十一、二十二日當選為第八屆正副總統。兩人在當選之前的三月十六日台灣各大學的大學生發起「野百合學運」,集結在中正紀念堂靜坐,他們提出「解散國民大會」、解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及「政經改革時間表」四大訴求。三月二十一日甫當選的李登輝總統決定於下午三時在總統府接見五十三位學生代表,對他們的訴求幾乎照單全收,學運即時落幕。李登輝於一九九○年五月二十日就任第八屆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時代正式來臨。他於就任不久於六月二十八日在國、民兩黨支持下在圓山大飯店召開國是會議,我被李總統指定為國是會議委員。依據國是會議決議,「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國會代表恢復定期改選」,萬年國會結束,實現「總統直選」。

三、刑法第一百條

刑法第一百條原條文有兩項,第一項規定:「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第二項規定:「預備犯或陰謀犯前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此條文,在動員戡亂時期屢被當權者引用做為壓制言論或思想入人於罪的工具。一九九一年中央研究院院士李鎮源和台大刑法教授林山田發起成立「一百行動聯盟」,屢次聚集群眾抗議甚至絕食靜坐,要求廢除刑法第一百條。一九九二年二月行政院成立「刑法第一百條研修小組」,決議只修不廢引起行動聯盟相當不滿,發起更大規模的群眾長期抗議運動。我奉李登輝總統指示,要我約李鎮源院士溝通,我們約在林森北路華泰飯店閉門密談,在場的還有林山田教授和陳思孟教授,我轉達李總統的誠意,並舉軍人武力政變之例,如果刑法第一百條全部廢除,可能發生軍事政變,國家難以安定,並向渠等表示修法會修到沒有思想犯,沒有政治犯,後經渠等諒解之後,國民黨刑法第一百條修正案,及廢除懲治叛亂條例由我在院會提出動議,刑法第一百條加上「而以強暴脅迫」六個字通過。第二項之陰謀犯刪除。懲治叛亂條例廢除,五月十五日立法院三讀通過,「政治犯」和「黑名單」正式成為歷史名詞。(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