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謝謝李總統利用了我們

◎ 陳建志

週四晚新聞播出了李前總統辭世的消息,許多過往的記憶頓時湧上心頭。

三十年前,我們一群大學生因為無法忍受國民黨萬年國會的貪婪擴權與長年扼殺台灣的民主選舉,因此聚集在中正紀念堂,展開了要求國會全面改選、召開國民國是會議、訂定政經改革時間表與廢除臨時條款四項訴求的一場大型學生運動。那時李登輝名義上是蔣經國過世後掌握了黨國權力的繼承者,加上學生無法充分理解當時國民黨內主流與非主流的鬥爭態勢,因此李總統其實一直被學生視為批判鬥爭的對象。雖說後來學生派了代表進入總統府與他對話,但我們一開始其實是要求李登輝必需走出總統府親自來廣場面對學生,我們甚至在靜坐現場設了一個專屬李總統的座席。這場「野百合學運」,後來在李總統承諾學生的四大訴求後平和地落幕。但當時的我們其實並沒有把握李總統能否信守承諾,直到後來才理解,我們的和平退場對李總統來說,其實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因為李總統贏得了和平化解學運的成果,這份成果使得他能站在道德高點,援引外部知識份子與社會民意的壓力,來迫使國民黨內保守勢力接受國會全面改選與廢除臨時條款。

這場「野百合學運」,後來在李總統承諾學生的四大訴求後平和地落幕。(圖/邱萬興先生拍攝)

不過學生的怒火在兩個月後再度復燃,因為李總統指派軍事強人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當時我們完全無法接受李總統為何要讓一位意識形態反本土的軍事強人接掌行政院長這個重要位置,因此便再度跨校串聯,發動了名為「反軍人干政」的另一場大型學生運動。這場運動最後並無法擋下郝柏村,當時氣餒的我們並不知道李總統再次透過了學運所帶起的輿論壓力,成功的迫使郝柏村「釋兵權」,先辭去參謀總長的軍職後,才能擔任行政院長的職務,間接化解了一位強人同時挾行政與軍事指揮權發動政變的可能危機。

隔年的五月,則發生了調查局貿然闖入清華大學校園,用可以判處死刑的內亂罪為由,逮捕了清大研究生廖偉程,以及台大社研所畢業的文史工作者陳正然、社運人士王秀惠以及長老教會的原住民傳道士Masao Nikar。於是學生們再次群聚中正紀念堂,發起跨校學運,抗議政府的濫權逮捕與重啟白色恐怖。但運動發起的當天上午,我們便在國家戲劇院的階梯上被包圍的軍警以優勢人力全數逮捕,並關進了鎮暴巴士。當時被關入鎮暴車的我,以為大家會被直接送去某個看守所秘密偵訊,我透過鎮暴巴士的鐵絲窗,貪婪地向外注視著台北的街景與天空而不曉得何時才能再見。豈料最後大家只是被鎮暴車載去不同的地點,並在一一錄影存證後直接趕下車釋放。學生在當日下午設法重聚討論,隔天便轉進佔領台北車站大廳持續抗爭,直至最後迎到了廖偉程等四人的釋放與520的大遊行。同樣再次地,我們於事後才曉得李總統其實再度援引了學運與社會對此逮捕事件的強烈反彈,讓民進黨得以後來在國會順利地推動通過廢止懲治叛亂條例,並在1992年修訂了刑法100條對叛亂罪的定義。

今年,在一場野百合學運夥伴重聚的場合裡,一位後來曾加入李總統領導的台聯黨的學運夥伴告訴大家一段秘辛,她說有一次和李總統聊到了當年的野百合學運,李總統打趣的對她說:「那天我其實一早就在總統府等你們(學生代表),等到傍晚你們終於來了,你們甘知影,我當時只有你們這些學生可以依靠啊!」這段來自當年夥伴的轉述,確認了我們當年學運的和平落幕的確成為李總統的助力。

李總統(左)打趣的對她說:「那天我其實一早就在總統府等你們(學生代表),等到傍晚你們終於來了,你們甘知影,我當時只有你們這些學生可以依靠啊!」這段來自當年夥伴的轉述,確認了我們當年學運的和平落幕的確成為李總統的助力。(資料照)

從野百合學運到反軍人干政,再到獨台會案件,雖說感覺我們是一再地被李總統因勢利導的「利用」,但這樣的利用其實反而促進了我們抗爭訴求的實現。原來,李總統打從骨裡就是一位堅定的民主信仰者與台灣民族主義的擁護者!在那動盪的大時代裡,李總統在國民黨內勢力龐大的法統派面前巧妙的隱藏了他對民主與本土的信仰,並一次次地以來自學運與社會輿論的壓力為由,暗助與確保了台灣民主的進程。

於是到了1996年,台灣在國會全面改選後,再進一步地爭取到了第一次的總統全民直選,我當年正好在美國首府就讀研究所,看到中共多次以發射導彈的手段威嚇台灣不可以進行總統選舉投票時,我們在美東的台灣留學生便與FAPA和台灣同鄉會發起一連串至華府中國大使館前的示威抗議活動,更在台灣總統大選的前一日群聚在國會山莊前的草地,進行守護台灣的請願遊行。猶記得當開票結果出來時,看到李總統以壓倒性的票數當選了台灣的第一位民選總統時,聚集在同鄉會家中觀看開票的眾人不禁發出了陣陣的喝采!此時,台派民主人士早已不在意李總統身上那個中國國民黨的標籤,眾人也不再懷疑李總統推動台灣民主的意志,若問當時台美人社團對李登輝總統的看法,鮮有人在意他中國國民黨員的身分,反而開始在他身上投射台灣終有一日能建立自己國家的美好嚮往。

數千年前帶領猶太人離開埃及前往應許之地的摩西,雖然他沒有活著看到猶太人踏上迦南地,建立起自己的國家,但若沒有摩西的帶領與縝密的規劃,破除法老王的攔阻,長年飽受埃及奴役的猶太人根本無法踏出離開埃及、前往應許之地的第一步。而李登輝總統正是如同摩西這般的角色,他從內部鬆動了國民黨這個獨裁威權統治機器,為台灣的民主掙出可呼吸與成長的空間,之後更以台灣人的自覺確立了台灣人追求當家作主的決心。

李登輝總統,謝謝您為推動台灣民主化所做過的一切,我們也很榮幸在年輕時和您「搭配」,推動了廢除萬年國會與抑制了法統派的復辟。請您安息主懷,並持續在天上看顧我們這個寶島,您永遠摯愛的家園。

(作者為前野百合學運文宣組召集人、現服務於資通訊產業)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