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新聞線上》那些年,大安區的酒店故事。

記者莊榮宏

台北市酒店大亨「夏董」夏承榮病逝,消息上了頭版新聞,他在北國酒店史的傳奇人生畫下句點。

經營酒店難免處理「疑難雜症」,有時碰到扎手貨,這時就要比靠山。一九八五年代,當時三十多歲的「小夏」會客氣地請問對方:「究竟,你是想要『比黑的』,還是『比白的』?」

小夏的起家店「星象」酒店,在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小姐素質整齊,酒客盈門;最奇特的是,別人開店通常離警察越遠越好,他的店卻距當時的新生南路派出所不過十步,而大安警分局就在對面。

經營酒店,都有三兩三,但是和派出所分局毗鄰,小夏可能是第一人。

當時大安區有兩家知名酒店,一家叫群星會,後來改名直線,總管「何大爺」鼻樑架著一副老派眼鏡,瘦骨嶙峋、仙風道骨,不識者還以為是當鋪掌櫃;另一家是星象小夏,西裝革履、年輕帥氣,兩人形成對比。

小夏所謂「比黑的」,是指黑道幫派,所謂「比白的」,是指情治機關。前者,若來人叫得出江湖名號,小夏就請得動對方的大哥出面擺平;後者,若是個別官警登門找碴,小夏就請「調」字輩朋友擋駕,若遇警方施壓,則請「七海」反制。

戒嚴時期,總統蔣經國的官邸警衛室代號「七海」,總統所經,沿途各警分局都須接受警衛室督導,配合執行「道路警衛」,基於這層勤務督導關係,分局不敢得罪「七海」,小夏在七海有人脈,成為大靠山。

但這張王牌也有不靈的時候,某一任的大安分局長劉大警不吃這一套,下令員警站崗,一站就是一個多月,小夏用盡關係都搞不定。後來,小夏以百餘小姐和員工的生計陷入困境,拜託一位年輕記者開金口,劉大警才撤崗,星象才免於倒閉命運,小夏的酒店人生也才得以延續。劉大警肯買帳,是因大安分局欠這位記者一條大人情。

劉大警之後,大安區另有一位鐵面分局長陳禮中,上級長官邀陳吃飯,陳踏進餐館,卻見同桌竟有「何大爺」,勉為其難坐下,卻是一張臭臉,悶不吭聲,坐沒多久,筷子也沒碰就閃人,留下錯愕的長官。

那年頭,警察權力很大,抓到賭博,巡官可裁決拘留幾天,最多可關七天。

某夜,抓到四個打麻將的,巡官卻不敢裁決,跑去敲醒陳禮中,原來其中一人是他的外甥,巡官請示該關還該放?陳禮中卻訓斥外甥「別人關三天,你要關七天」,員警為之稱奇。事隔十多年,陳禮中已官拜保一總隊長,遇老朋友問起陳年往事,無奈嘆氣「為了那件事,我姊到現在還不跟我講話」;清官是要付出代價的,難怪世上少清官。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