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香港,已是北京的夢魘

「港版國安法」實施屆臨一個月,香港特區政府除收緊言論,也對民主派人士的參選資格做出各種要求限制。而西方國家接續中止雙方的引渡條例規範,說明該法與民主理念的扞格。現在,連歐盟也開始採取行動。可見,此際的香港,已是北京的夢魘。

作為國際化的城市,香港得以吸引各國前來投資、觀光等,在於其得天獨厚的中西薈萃特點。受到英國長期的殖民,雖是中國不光彩的歷史,但也讓香港建立完整的法治體系與精神,不僅有助與全球經濟發達國家接軌,在中共剛推動的改革開放年代,並扮演重要的火車頭角色。

但隨著香港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愈深,中國對港的影響也跟著加深,這除了中共集權體制的政治介入,大量內地人流也帶來中國特有的醬缸文化,加速對這個城市的覆蓋。香港社會原有的法治、開放體質,對此顯得格格不入,這樣的衝突關係,在「反送中運動」達至高峰。

去年十一月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主派獲得大勝,建制派席次大幅萎縮,對於香港「民意如山」結果,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稱「會認真反思」。如今,「港版國安法」的實施,看到港府所謂的反思,也宣告中國要以更高壓的手段進行壓制,莫說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不復存在,就連絲毫差異,也不被容許。

由於港府施政不得民心,唯北京馬首是瞻,預計九月舉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可望再創佳績。面對民意走勢,北京與港府卻頻施奧步,對於民主派人士仿效民主國家的初選精神,舉行初選,吸引超過六十萬名選民投票,且多位積極參與抗議的政治人物出線後,林鄭月娥就跳出來恫嚇,如果初選人士目的是阻撓政府所有政策,可能違反港版國安法的「顛覆國家政權」。

港府的指導者香港中聯辦,也指初選是「非法」,並控有「外部勢力支持」,同時點名協調初選的香港大學法律學者、「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指他目標是奪取香港管治權,想上演港版「顏色革命」。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在兩週之後,香港大學校委會就通過解僱案。戴耀廷則認為,「辭退我的決定,並不是由香港大學,而是由大學以外的勢力透過它的代理人作出,這標誌香港學術自由的終結」。

為預防立法會選舉可能大敗,已先由建制派釋放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升高,建議選舉延期,傳出甚至可能延長一年,而港府近期也將做出決定。另方面,香港泛民主派參選人陸續收到所謂「選區選舉主任」的來信,要求回答包括是否請求外國制裁香港、是否贊成否決政府法案、是否反對「港版國安法」,以及是否主張「港獨」等問題,將供決定提名的有效性。外界認為,港府此舉是為取消這些人士參選資格(DQ)做準備。

由於選制刻意設計,香港的立法會選舉結果並不會帶來任何政治權力的移轉。北京與港府的真正恐懼,在於港人再次展現堅實的民意,但種種拙劣手法,只會招致更大的反作用力。

中國不僅要壓制港人的自由聲音,透過「港版國安法」,也濫權延伸對外國人的治罪,這種反民主的獨裁立法,則受到主要民主國家的撻伐,並加以反應。「五眼聯盟」的成員中,澳洲、加拿大、紐西蘭與英國等皆已中止與香港簽署的引渡條例,美國總統川普更進一步簽署「香港正常化」行政命令,擴大制裁範圍。

此外,歐洲聯盟也宣布,由於中國違背國際承諾,將限制對香港出口用於鎮壓及監視等敏感科技設備,且二十七個會員國將推出加強對港人的簽證及學術交流措施,方便港人前往歐盟國家。

中國要將香港完全內地化,試圖切斷港人的外部連結,無非就是害怕香港成為和平演變的基地。現在更指向台港關係,要求我官方駐館人員必須服膺政治條件才能取得工作簽證。但除非把香港完全封鎖,要斷絕任何港人的對外交流,則如天方夜譚。不同於中國境內的封閉社會,只要多數港人繼續堅定對自由及民主的追求,就是北京的最大心魔。中國現在不僅取消香港一國兩制,還加大力道對台文攻武嚇,這都讓人心愈離愈遠,也使國際更視為威脅並集體反制。對香港的剪不斷,理還亂,正是北京眼下的最大寫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