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新聞線上》談修憲不如談國會遷建

記者陳杉榮

國民黨在立法院杯葛監察院長陳菊人事案的同時,提出了廢考監兩院的修憲議題,稍微有點政治概念的公民都知道這是假議題,國民黨不可能也沒膽去拆掉「五權體制」的法統,因此與其浪費筆墨和時間去討論修憲,不如正視立法院遷建的必要性。做為新興民主國家,台灣國會還委身簡陋的校舍之中,其實是對民主政治的嚴重藐視。

國民黨遷台後,採取偏安政策,除蓋了蔣家宮殿圓山大飯店和蔣家祠堂中正紀念堂之外,官舍大抵沿用日治建築,其中被當作民意機構的立法院,是向台北市政府租用的前台北第二高等女學校校舍。一如「表決部隊」的謔稱,專制時期被行政權踐踏的立法權行使職權所在的立法院,寒酸不堪,就那麼一副附隨組織的樣子。

一九九二年國會全面改選後,立法院長劉松藩推動「華山遷建案」,卻遭國民黨的關中和新黨的王建煊聯手否決,表面理由是財政拮据不應興建國會大廈,立院編列的華山遷建案預算在院會遭封殺;骨子裡卻是暗藏「不讓李登輝搞個新國會」、「新國會就是台灣獨立了」的惡毒政治怨念。

一九九九年立法院長王金平也曾研議國會遷建案,決議遷建空總舊址,並著手規劃,無奈當年發生九二一大地震,舉國投入重建工作,立法院遷建案無疾而終。二○○八年馬英九當選後,與五院院長茶敘時,話題曾提及國會遷建,還說做為建國百年的重要施政計畫。但一如馬英九執政的虎頭蛇尾,八年執政,他哪在乎立法院在街頭或者巷尾!

現在的立法院就像一部拼裝車,除了向台北市租用的舊校舍外,許多研究室和辦公處所,不是租賃使用就是向其他政府機關徵用,零零落落,沒有整體規劃,連一個縣市的議會都不如。一個毫無神聖莊嚴的國會,不可能出現有格局的國會議員,長期待在這個空間裡面,立委變得雞腸鳥肚,開會問政胡亂抗爭,大雜院內吵吵鬧鬧成了常態。

回顧歷史,倪文亞擔任立法院長時,有感於立法院空間嚴重不足,興建了一棟辦公大樓,也就是一九八五年落成的群賢樓。群賢樓興建前,倪文亞在經費稽核委員會報告計畫和預算,當時的第一屆萬年立委生氣了,指著倪文亞大罵「蓋大樓做什麼,你不回南京了?」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若提不出國會遷建計畫,蓋一座屬於台灣人民的莊嚴國會殿宇,還繼續偏安蝸居在借來的破舊校舍中,難道民進黨也準備回南京?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